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嘉平关纪事在线阅读 - 第2215章 大同小异50

第2215章 大同小异50

        第2215章大同小异5.0

        “什么?”

        沈昊林、沈茶刚扶着秦正、晏伯进了旁边的小厅,就听到了梅林的这句话。他们转过身去看着梅林,看着她把岐伯扶到离门口最近的座位上坐好。

        “没听错,二爷中间上来了一趟,想要看看咱们需要什么。不过就说了几句话,就下去继续忙了。”梅林看了他们一眼,帮着他们把秦正和晏伯也安顿好,

        “这就是你们不对了,应该请二爷爷进门的,我们用了二爷爷的地方,还不跟他老人家打招呼,多不礼貌,是不是?”

        “我们说来着,但是知道包厢里面的是萧公子,就没打算进去了。”

        “为什么?”沈茶微微一皱眉,“跟萧家有什么梁子?”

        “应该没这么严重,就是.”梅林想了想,“可能有点纠葛吧。”

        “二爷爷说这个话的时候,什么表情?”

        “没什么表情,今天茶楼太忙了,二爷看着就有点疲倦的样子。”梅林坐在门口的位置,开始给大家煮醒酒茶,“不过,他离开的时候,还挺匆匆忙忙的。按照五哥的话说,那就是落荒而逃。”她看看晏伯,又看看秦正,说道,“我之前听了一个小道消息。”

        “你怎么老听小道消息?苗苗告诉你的?”听到梅林的话,沈茶是哭笑不得,把金苗苗塞给她的油纸包打开,看了看最大的那个,还是放在了一边,“岐伯,小秀水呢?现在睡了?”

        “都这个点儿了,可不是睡了?本来是想带着他去逛逛夜市,但他不喜欢。”岐伯伸了一个懒腰,说道,“正好他睡了,要不然,我们也不能这么踏踏实实的喝酒,是不是?”

        “说的也是,小秀水在的话,不可能让您几位喝成这个样子的。”沈茶轻笑了一声,拍了拍手里的大油纸包,说道,“这个是专门给小秀水的。”

        “还专门给他带东西?是什么?”

        “我们今天不是逛夜市吗?苗苗看到了不少适合小孩子吃的小零嘴,觉得小秀水应该会很喜欢,就买了一些。知道我跟兄长要过来,就拜托我们拿来。既然小秀水已经睡了,我们也不吵他,这些零嘴就交给您,您记得明天给他。不过,苗苗也说,还是要控制一下,免得坏了牙齿。”

        “好。”岐伯点点头,看着沈茶把那个油纸包放在后面,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呀,就是太宠着他,他要什么就给什么,这样可不太行啊1

        “他现在不听您的话了吗?”

        “听话是听话的,但是偶尔会闹点小脾气,不好好吃饭什么的。”岐伯轻轻摇摇头,“大概这是所有小孩都会出现的情况。”“确实是。”沈茶笑了笑,把剩下的油纸包都打开,按照每个人喜欢的口气,把里面的零嘴、卤味什么的,分别放在每个人的面前。“酒儿小的时候也这样,但只是一阵子就好了。小秀水也会一样也会一样,他本来就很乖,您不用太过于担心。”

        “但愿如此吧。”

        沈茶分完了那些零嘴,重新坐回到沈昊林的身边,看了看已经把醒酒茶煮好的梅林,轻轻叹了口气。

        “说说二爷爷,你怎么就确定,二爷爷一定是跟萧家有关的?”

        “诶,老大没听过那个传言吗?”看到沈茶摇头,梅林又看向沈昊林,“国公爷也没听过?”

        “没有。”沈昊林看了看她,“刚刚茶儿问你,是不是苗苗跟你说的那个传言?”

        “不是苗苗姐说的,是偶然听到老夫人说起来的。”

        “老夫人?”沈茶很好奇的看着梅林,“我娘?”

        “是啊1梅林点点头,看到沈昊林和沈茶都是一脸的茫然,解释道,“好像老夫人也不是很确定,只当做一个传言来说的。听说是二爷年轻时发生的故事,他还没有变成二爷的时候,还是王爷的时候,早年间在外面游历,曾经遇到了一个女孩,两个人一起相伴,玩了大半个江南。二爷很喜欢这个女孩,女孩对他也是有点意思,两个人后来越走越近,最终二爷想要娶这个女孩为妻。”

        “这个故事.”沈茶想了想,看看沈昊林,“我们听过好多个差不多,是不是?”

        “嗯,虽然有点出入,但都是大同小异的。”沈昊林点点头,看向梅林,说道,“后来呢?二爷爷想要娶人家,人家女孩是不知道的,是不是?”

        “应该知道吧?这个又不是一个人就能决定的事,对吧?但是,就在他们说好要一起回西京城之后,那个女孩就突然不告而别了,然后二爷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没有丝毫的踪迹,仿佛这个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再后来,二爷奉皇命去了辽国出使,在临潢府遇到了那个女孩,才知道她是萧家的人,而且还是当年萧家主最疼爱的女儿。据说就因为这个,受到了严重的打击,直到现在都没有考虑婚嫁之事。”

        “啊?”沈茶听完了梅林的话,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怎么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她看了看秦正,“师父,这个事儿,您知道吗?”

        “问我?我不知道啊!我虽然跟他玩的好,但这种事儿,也是没打听过。”秦正听了这些跟沈昊林、沈茶一样,也是一脸的懵,“没想到,他这样的人也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看到自己的小徒弟还看着自己,笑道,“别这么看着我,我确实是不太清楚,我认识他的时候,已经很靠后面了,他都到边关来了,自然是不知道的。况且,他改名换姓之后,就很少提年轻时的那些事情。他自己不提,别人也不会多嘴问的。”他拍拍晏伯,又看看岐伯,“你俩认识他比较早,他年轻时的事情知道的也比较多,是不是?”

        “我”晏伯喝的稍微有点多,这个时候脑子转的不是特别快,听了梅林和秦正的话,他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反应出来,现在是在说什么。他接过梅林递过来的茶,吹了吹,等茶稍微凉一凉,可以入口了,浅浅的喝了一口,说道,“不是那么回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