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番外七

番外七

        等贺晚和余究倒完时差,终于想起来跟花眠算账的时候,谢天早就一天能跟花眠打一个多小时双排腻腻乎乎地“爸爸”、“哥哥”瞎几把乱喊了。

        余究捧了一杯枸杞水,靠在电竞椅里,睨着眼睛看谢小天。

        贺晚随手从他桌面上拿了一颗糖塞嘴里,“干嘛呢你?”

        “我在想咱儿子有没有送聘礼过来。”

        贺晚一愣,然后没忍住笑了出来,“照你这么说,小天是什么?”

        余究答的自然:“儿媳妇。”转脸在贺晚脸上嘬了一口便下楼。

        再回来的时候,他摘了谢天耳机,“别玩了,打训练赛。”

        余究眼睛刚好没多久,不适合高强度训练,夏祖给他布置的任务也就是每天两三个小时保持手别生就行,后期再加,是以这两天的训练赛基本都是贺晚打。

        而他这次却说:“晚晚你别上,要是闲的无聊的话帮我开个直播凑下时长。”

        贺晚叼着根棒棒糖,“美得你。”却还是听话登了他的号开直播,惯这人惯出习惯来了。

        【啊啊啊啊我双神终于回国了吗!!】

        【余神眼睛好了吗呜呜呜我好担心啊!!!】

        【你们俩开个直播都撒狗粮吗!余神的直播间为什么是贺神在???】

        贺晚一条条回:“嗯,回来了,现在在基地。”

        “眼睛好了,谢谢大家关心。”

        “他要打训练赛,说是直播时长不够,我给他播一会。”

        【这种老夫老夫的相处模式,双神我可太可了。】

        【眼睛没事就好,之前官方发通知的时候可吓死我了,你们一定一定要好好的啊!!!】

        余究贺晚世界赛两大赢家都不在国内,老汪就算再能公关也不可能一直瞒着大家,索性就在余究手术顺利后用SUN的官博发了个通告,告诉大家余神眼睛其实早就出了问题,一直没说是怕他们担心,现在已经做过手术了,静心等待回归就好。

        他发微博前有打职业的选手猜测过LightT眼睛出问题,而他发微博后,粉丝哭红了眼睛。

        贺晚心下微暖,将摄像头往旁边扳了个角度,然后踢了下余究椅子,“喂,过来说句话再走。”

        余究正好在开自定义房间,闻言扭过头来,先是对着贺晚笑了笑才转向摄像头,看着弹幕回:

        “嗯,我回来了。”

        “眼睛没事,你们发的祝福我都看到了,谢谢大家。”

        “是友谊赛,跟YUU的,一会让你们贺神实况转播。”

        贺晚一个眼神扫过去,挑着眉不说话,余究见状便笑:“约了局比赛,麻烦贺神一会解说一下?”

        “报酬呢?”

        余究:“您看我怎么样?”

        “滚蛋。”贺晚骂道,声音放小了些,“本来就是我的,还好意思说是报酬。”

        【你们!现在!!结婚!!!】

        【打结婚证!!!】

        【民政局呢!?我他妈要被齁死了。】

        【诶不对!YUU?这是齐发狗粮?】

        【这打不起来吧,人不够。】

        谢天在一边惴惴不安,手机放桌上一直在振动。

        爸爸:不怕,我不会跟他打起来的。

        爸爸:宝宝别慌,你别上也行。

        爸爸:亲一口。

        谢天羞红了脸,刚拿起手机发了两个字过去,余究便道:“小天,进房间。”

        贺晚将游戏画面导到直播间,弹幕就惊了。

        【哈哈哈神他妈友谊赛!!!】

        【我就问问哪家比赛赛事是这样的!】

        【余神这是过来报仇了吗卧槽!】

        【我余神牛批!花神活该!要你拐了人家小忙内走啊!】

        屏幕上一共七个队,除了一个队ID前缀是YUU,其他清一色都是SUN。

        余究这老狗,连青训生都喊了过来。

        那边花眠进了房间也是一脸懵逼,余究却还没停,拿出手机在队长群里发了条消息。

        你余爹:殴花眠,机会难得,速来。

        谢天脸色煞白,看着LION、LL几个战队一个个进到房间之后,脸色白了好几个度,又突然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自家队长宠人的姿势还真是与众不同,这种莫名人多势众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花眠进游戏之后默了半晌,好笑道:“SUN就算了,我老婆娘家人,你们进来干嘛?”

        LL队长陆超恒立马解释:“别误会啊,要是你创造一个机会让我过来殴余究,我也过来。”

        杨彪道:“余究说青训生也能上,我带他们过来练练手。”

        贺晚看着这展开,眼睛都瞪大了几分,又摇摇头暗笑这群职业选手的小孩气。

        谁能想到一堆在比赛场上刚的下一秒就可能打起来的对手,私底下能约这样一场怎么看怎么不公平的“友谊”赛呢?

        贺晚一边开着直播一边解说,累了的时候就去拿一盒冰淇淋,吃着吃着旁边一颗脑袋便凑了过来,他也就顺势喂他一口。

        花眠到底是花神,必输的局输的也不难看,甚至还刚死过余究几次。

        只不过每次公告一出他便不敢补枪就是了。

        像极了疯狂刷老婆娘家人好感度的新儿婿。

        事实证明,好感度刷的不错,导致之后老汪终于兑现诺言带全队去迪士尼玩的时候,花眠也跟了过来。

        六六气呼呼地拍了一张照片发到在他偶像超话里。

        @GodSix:#南音#这到底是来玩的还是吃狗粮的?[允悲]只能听男神新歌缓解悲痛了。

        配图两张,一张是两对情侣腻腻乎乎的背影,一张是音乐软件听歌的截图。

        结果一个漂流坐下来,微博叮叮当当地跟要炸了一样,他擦干手颤巍巍地点进去。

        @南音:我上个月刚去的迪士尼,还挺好玩的,不要听歌啦,回去再听。悄悄说一句,飞跃地平线一定要去玩哦。

        他手抖的都快握不住手机,底下那人居然又回复了一句。

        @南音:忘了说,我也是SUN的粉丝,六神你打比赛超帅的!

        -六神666!

        -真实偶像与偶像的互动!我枯了!!!

        王六六一声尖叫,捧着手机激情告白,夏祖和汪丛明看看他,再看看前面四个人,对视一眼,正准备走,贾成单手拿了两根冰淇淋过来,“吃点吧,透心凉,单身狗不配来游乐园。”

        “……”

        青训生一期又一期,终于留了一个进二队、又新招了一批进来的时候,冬天也就到了。

        贺晚生日在年底,12月6号,余究恰好比他早一天。

        贺晚想着到底要给他什么生日礼物,准备了好久还是没定下来,心不在焉好多天,连余究拿了几份文件过来什么都不给他看就让人签名也签了。

        完全不怕是卖身契。

        而老汪知道留不住这俩人,4号给他们过完生日之后,大手一挥放了两天假。

        小队长买的房子早就装修好了,4号晚上他就连哄带骗的拐着人回了家。

        贺晚之前说过生日让他开荤的话,余究便钻了空子,新房子从一楼到二楼、从厨房到浴室,到处都沾染上了两人的气息。

        余究并不找他要礼物,只是在情动迷茫的时候,低沉着诱了一句:“把你送给我吧,晚晚。”

        傻子吗这不是?

        早就是他的了还送什么送。

        5号饿醒了之后,贺晚将一只小盒子递给他:“生日快乐,小队长。”

        余究眼睛亮了一下,接过盒子随口道:“求婚吗小哥哥?”

        贺晚心下一颤,腰都酸的不像话,还是骂道:“滚蛋。”

        不是戒指,是一把车钥匙。

        没有男人不爱车,贺晚想了很久,还是送了他一台限量版。

        余究哭笑不得,纠结很久问道:“你这是包养?”

        可是说着这话的人第二天给了他一个房产证。

        贺晚挑眉:“你这是包养?”

        余究将房子布置的很暖,不知道从哪学了些特别俗的装饰,拉了一串串的星星灯,香薰蜡烛摆在壁炉上。

        小队长穿了贺晚之前画的那件队服,笑着从身后抱住他:“打开看看。”

        队里新队服早就换了,但是这时候他穿这件在身上,冬天都暖了起来。

        贺晚做好心理准备,打开那个红本本,上面赫然是自己的名字。

        他咽了口空气,问道:“前段时间你让我签的是过户书?”

        余究懒懒笑道:“嗯,原本是想着写两个人名字的,可不是夫妻关系很难弄。”

        “怎么办,小哥哥你什么时候娶我啊?”

        “我现在连房子都没有了,你要是再不要我我就没地方去了。”

        “小哥哥你二十二周岁了诶,到法定年龄了。”

        他说着就没停下来,从背后抱着人,将头埋在他脖颈间,呼吸喷洒在那些斑驳的吻痕上。

        贺晚强自镇定,将人胳膊拿下来,合上本子站起身,凉凉道:“到法定年龄也结不了婚,你别想了。”

        余究愣了一下,旋即笑开,转身走到壁炉前,将早就藏在蜡烛边的黑绒盒子拿出来,转身,“那怎么办,只能我来……”

        求婚两个字卡在喉咙里,他怔怔地看着贺晚手里那只银色盒子发呆。

        半晌,小队长捏住手心,“晚晚你不会又要送我一台车吧?”

        贺晚视线落到他手上盒子,缓了缓,道:“不是。”

        那是一枚戒指,简单大方的款式,尺寸是他曾无数次交握的那只手无名指的。

        贺晚将其取出来,拉过小队长的手:“到年龄了也结不了,可是再过几年……”

        他说:“再过几年,国内还是不……还不可以的话,等你退役了,我们去国外。”

        “美国、荷兰、德国、挪威……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蜡烛光火闪烁中,贺晚勾唇,一双黑珍珠一样的眼睛看向他的少年。

        空气里的味道很淡,轻轻浅浅的,于是声音也变的浅淡。

        有人笑着问:“到时候我们结婚,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