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番外六

番外六

        “前辈?”SUN二队队长许关在耳麦里小声唤道。

        谢天这才回过神,下意识开枪,“啊?”

        [SUN-sky005使用Kar98K命中头部淘汰了YUU-huahuaya]

        许关:“……没事,您刚刚走神了。”

        话一说出口,见这人半天没反应,许关扭过头扫了一眼。这一眼不得了,谢天脸色白的跟纸人似的,整个人都僵在了那。

        “前辈?您没事吧?”他问道。

        谢天吸了一口气,视线跳过电脑而是转向另一个战队的位置,花眠坐在那边,一点正形都没有,见他看过来甚至还抛了个媚眼。

        谢天躲不及,生生接了那个眼神,脸一下烧的通红。

        死掉了,花神肯定又记仇了。

        完蛋了,想哭。

        谢天惴惴不安,却还是说了句没事,强撑着镇定跟队友打了下去。

        而另一边老怪连个眼神都没分给花眠,凉凉道:“送人头呢花队?”

        他们关系好,从来不会这么生疏的喊对方,这是摆明了要问罪了,花眠却也不恼,懒懒道:“你看我像吗?”

        “我看你就是。”老怪手下一枪狙死SUN一员,“干嘛?认了个儿子当媳妇宠了?”

        花眠笑开,给队员报了个点便在队伍语音里聊了起来,“没送。”

        大桥两边和桥中间,历来属于蹲守点。好巧不巧,SUN和YUU在这碰见了。

        花眠被狙倒的时候,看见右上角公告,不仅他愣了,打他的那个人也没了动静。

        诡异的愉悦感从心间涌了上来,可还没待队友救援,那孩子干脆利落的一枪入魂,一把狙用的倒是有他两个前辈的样子。

        只是这心到底不够狠,犹豫的那几秒钟放在赛场上,足够被杀三四回了。

        YUU快速利落地将对方几人对死,舔包走人,SUN除了谢天全都送在了这座桥上。

        这本来就是预料之中的事,就连解说震惊也只震惊于花神居然死了。

        这是一场友谊赛,名不经传的小战队会派实力强劲的队员上来,可是几个大俱乐部全都在准备下个月的秋季赛,压根就不会来这里浪费时间。

        YUU一队几个人一出现,所有人都知道第一名肯定是他们的了,结果花眠倒是死了,还是被SUN一队的狙击手打死的。

        开着直播,直播间观众对这一幕喜闻乐见。

        【哈哈哈我花神真的好惨,怎么哪都能碰到SUN】

        【想我鱼丸双神了,他们俩什么时候回来打比赛啊】

        【那是SUN的小甜甜吧,牛批啊,首杀花神】

        【这俩人玩啥呢,一个不补枪、一个不找掩体,大眼瞪小眼搁这闹呢?】

        【哈哈哈楼上姐妹你为什么能发语音?】

        【说句不切实际的,我居然觉得这俩还挺有cp感】

        【???】

        【你们不觉得吗?暴躁花神被SUN狙死之后哪一次这样笑过???啊我花神桃花眼真的是能溺死进去啊!!!】

        【你醒醒,花神只被贺神或者余神狙死过,怎么笑?】

        【……emmmm,我要是被他们俩狙死我做梦都能笑醒】

        弹幕早就从比赛偏到了舔颜,比赛场上一局结束,YUU毫不例外地吃了鸡。

        第二局开始前,老怪睨过来一眼:“要真是你媳妇你说一声,我下手轻点。”

        这场友谊赛并不多么正规,加上YUU一队这几个上场实力碾压,大家全当玩一样,真打的温柔一点也很正常。

        花眠闻言笑开,随手标了个点:“我倒希望他是。”

        多可爱一小孩啊,床下喊前辈、床上喊爸爸。

        见面怂兮兮、上床哭唧唧。

        妈的,真可爱!想日。

        老怪还没说话,另外两个队友便不约而同地冷笑一声。

        “辣鸡。”

        “敢情你这是单相思,还拉着一个队过来跟你打比赛?”

        花眠诓他们来打比赛的时候说正规比赛练练手也好,神他妈的练练手,在这练手不如回去跟他们约个训练赛,还抢二队那些孩子机会,真的是——

        要点脸吧我花神。

        花眠并不辩解,只说:“不用让,那孩子不比你们差。”就算真比他们差,打哭了什么的,他觉得也挺可爱,可以抱在怀里哄。

        二十分钟后,

        [YUU-huahuaya使用SCAR-L击倒了SUN-sky005]

        老怪一挑眉,正准备补枪,花眠却止住了他,“等等。”

        然后就径直向刚刚冒血的地方走去。

        谢天咬着牙往墙里爬,花眠却走到他身边,隔了一堵墙当掩体笑道:“小天?”

        !?

        这人开全部麦了!

        谢小天趴在地上,几乎以为自己是在找洞钻,场上场外一阵哗然,完全看不懂这什么神走向。

        花眠却径自打开了人物栏,“不理我吗?宝……”

        谢天吓了一跳,赶紧开麦打断他,“前辈好!”

        花眠问:“几个药?”

        谢天:“啊?”

        说话间,队友已经来到了墙后,看这景象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上来救援。花眠道:“你让他过来救,我不开枪,问你身上多少药。”

        谢天虽仍狐疑,但再不救援就真的死掉了,他切成队伍语音让队友过来救,才回道:“一瓶止痛药一瓶饮料,三个绷带。”

        花眠几乎以为自己幻听,半晌嗤笑一声:“宝宝你玩啥呢?”

        谢天:“……”死了算了。

        花眠:“喊我一声哥哥我给你急救包。”

        【???】

        【等等!确定我这是在看电竞比赛直播,不是什么耽美bl广播剧吧!】

        【我他妈就说这两个人有猫腻!】

        后台汪丛明面如死灰,夏祖缓了半晌安慰他:“淡定一点,花眠好歹还是个人。”

        老汪机械地扭过头:“说这话你信吗?”

        夏祖:“……比余究好一点。”

        而前场谢天刚被救起来,转身就走,誓死不喊他,花眠也不拦,只是随手一梭子步.枪打死了过来救他的队友。顺带还懒洋洋地灭了两个准备过来劝架的人。

        谢天:“……你、你说了不开枪的。”

        花眠有理有据:“我不开枪的前提是他救你,你现在不活了吗?”

        “!”

        过分!强词夺理!诡辩!!!

        谢天气得咬着唇蹲下身救人,两个红血在一起怎么看怎么凄凉,花眠却说:“你喊我一声哥哥,我给你药还放你走,绝对不骗你。”

        “你刚刚就骗我了!”谢天委屈控诉。

        花眠脸上笑意就没撤下去过,压根就不管台面上摄像头是不是在照他,继续逗自家宝贝儿,“我没有,你又冤枉我。”

        又这个字一出来,谢天脸色白了一瞬,队友救了起来都不敢走,三个人大眼瞪小眼。

        花眠知道他害羞,忍着笑上前丢了两个急救包,“你过来,药给你。”

        谢天:“……”

        花眠往后退,“我都往回走了,你该不是想让我边走边扔子弹吧?”

        “……没有。”谢天小声道,扔子弹还玩什么嘛。

        这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极了糯米团子,面上裹上一层白.粉,内里是熬得软糯甜腻的红豆沙,吃一口都感觉出黏黏的甜。

        花眠差点没忍住开上一枪。

        见他走远几步,谢天看着地上那两个药包一阵纠结。

        还没捡起来,一颗子弹就擦身而过。

        花眠神色一凝,直接开枪扫射,将人扫死之后冷声道:“谁家带出来的,这么不讲规矩?”

        众人:“……”你他妈在比赛场上调情,好意思说别人不讲规矩???

        他原本克制着自己不喊谢天宝宝,之前口快说了出来也不过是惊讶于这人拿那点药玩个什么,现下见他差点被别人打死,怕他受到惊吓,下意识哄道:“宝宝不怕,他死了。”

        谢天羞得快哭出来了,低声骂道:“我又不是没打过比赛!”世界赛赛场上多惊险刺激的没遇到过,至于他像哄小孩一样的哄吗!

        这么多人看着呢!不丢人吗!!

        可是……

        真被人当小孩一样的哄着的时候,却连心里都是甜的。

        花眠杀完人又往后退,谢天控制着人物向前走两步,捡了那两只急救包之后,很小声的说了一句:“谢谢……哥。”

        听见那个称呼,花神唇角上扬,桃花眼丝丝勾着情意,心里都快开出花来。

        老怪给他架了半天枪,讽道:“出息。”

        花眠脸嘴炮都懒得打。

        他真就这点出息,他是想让谢天喊他爸爸的,但是这小孩万一真搁赛场上喊出来了……

        不是谢天羞愤而死,就是他当着千万观众的面硬起来。

        危险系数太大,还可能被SUN全队打,不如留到床上喊。

        主办方被这一波操作惊呆了,原本就是想办一个友谊赛吸流量,结果这短短几分钟,流量暴涨。

        【我他妈……】

        【你们电竞圈都怎么回事???】

        【别跟我说什么SUN和YUU兄弟战队情的屁话!这特么要是兄弟情,我一头磕死在YUU门口!!!】

        【我fo了,我双神cp销声匿迹就来新的了吗?嫌我蛀牙不够多还是咋?】

        【有的人啊,表面上各自为营针锋相对,实际上啊哥哥宝宝黏黏糊糊的早就勾搭在一起了,fine,这糖我嗑了。】

        【这旗我举了!!小甜甜太可爱了叭!!】

        ……

        后来谢天翻出旧事气的问花眠,那时候什么都没确定,这人怎么就敢在公众场合那样聊骚。

        花眠一双桃花眼笑得多情,温柔地给他洗去身上沾染的污秽,反问道:“宝宝你倒是告诉我,你当初喝醉了酒,电话为什么打到我这来了。”

        要么是放在最重要位置的紧急联系人,要么便是……这个号码按出了很多遍,却一直没曾接通过。

        这孩子胆小、害羞,不知道从哪偷偷摸摸存下了自己的电话,又总是刚拨出去就挂断,连给他打个电话的勇气都没有。

        可是花眠有。

        花神人美心善刚枪王,他家宝宝走了一步,他便可以一步步走到他面前,笑着带他回家。

        反正他时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