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59章

第59章

        #2019PUBG世界联赛,SUN夺下金银双奖项!!!#

        【我他妈粉的是一个什么神仙战队!SUN冲鸭!!!!】

        -同问!我粉的是一对什么神仙cp!!!

        -我真的……我要哭了,比赛开始前我看他们的视频我就快哭了。我喜欢的这群少年,一直都在很努力地坚持他们的梦想。

        -我们看到的是这群二十岁左右的少年在世界赛上发光,我们没看到的是这群孩子在无数个不眠的夜晚训练的过程。

        -这才是我喜欢的电子竞技,他们是一群有血性、有理想的青年!这些孩子远比大多数人优秀。

        -知道吗?我看了这些年SUN经历的一切,我从贺神还没正式进入SUN看起,我从这支战队还不在巅峰的时候一路追过来,我知道他们经历了多少困难,我也知道他们有多少压力,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这群少年。他们足够优秀到配得上世界上一切赞美之词。

        -……

        单排赛结束当晚,汪丛明抱着奖杯笑得合不拢嘴。老夏面色很好,甚至对上余究挑衅般的挑眉时都没发作。

        他知道余究什么意思,“看吧,我不还是输给了贺神?”

        老夏懒得搭理他,进队一年半,将近半年没有好好训练,还能拿下银奖,他真的不想再跟这个对自己没有清醒认知的人说话了。

        这两个人注定都是奇迹。

        一个退役一年多重回赛场,一个忍着伤痛继续比赛,明明都不是全盛时期,却拼命到让所有人都觉得已经代表了最高水平。

        其实夏祖还真想看看这两人实力完全恢复后的水平。真正打一局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而谢天抱着手机刷微博和论坛,早就涨红了脸,激动地不像话,老夏重重地咳了一声,“过来复盘。”

        谢天错愕:“我也要?”他明明都没有上场。

        “也要。”夏祖点头,“明天双排你跟六六,现在就要安排好,一会我还给你们约了两场训练赛,热热手。”

        余究乐了,“您这赛前约训练赛,真不怕心态炸了?”

        六六瞪他,“你一个不上场的哔哔什么!”

        余究语塞,摊手往后靠。

        贺晚唇边勾了个笑,到他身边小声说:“你先回去睡觉吧,打了一天眼睛该累了,明天让理疗师来酒店帮你理疗,好好准备四排。”

        余究略显不甘心地瞪他一眼,最后还是泄了气儿,伸手捏住贺晚的手,揉了揉,“别太累着,反正你说的双排没指望拿奖,老夏跟小汪就是压榨劳动力,你别理他们。”

        “咳!你当着我们的面说这个是不是有点不好?”汪丛明没忍住,一脚踢了过去。奈何腿短,压根没踢到。

        余究躲了躲,赶在这群单身狗举起火把烧了他之前出了门,可是就连出去,这狗东西还不忘轻快地在贺晚脸上嘬了一下。

        老夏看得没办法,在一片眼冒火光之中把人赶去了训练赛。

        约训练赛是防止手生,但也怕真累着他们坏了状态,所以不到十点就散了。

        贺晚回去的时候,客厅灯是亮着的,卧室门没关严,小队长在床上躺着,眼罩带的好好的,床边留了一盏暖黄色的小灯。

        自从他们俩飞到柏林以来,虽然每次训练贺晚依旧会提前把余究赶回床上,但是每天推开那扇并没关上的卧室门的时候,床头永远点着一盏灯。

        他喜欢的暖色调,小小的、弱弱的,光火顺着呼吸一点一点滋进心里,暖得不像话。

        贺晚唇边扬起一个笑,尽力将动作放得很轻,去到浴室洗完澡将头发吹得半干便搭了个毛巾出了来。

        他也不急着上床,只是将视线落在床前沙发上叠的整整齐齐的两件队服上,然后拿出了回来前找汪丛明要的马克笔。

        看见那件队服的第一秒他便觉得少了些什么,哪怕小男朋友使了点心思让他们俩的区别于其他人的,贺晚还是觉得少了东西。

        他是学过画画的,眼下材料不够,时间紧急,便只能用马克笔对付。

        一边画着一边抬头,视线落在床上熟睡的青年脸上,开始回忆那副宽大的眼罩下方,是怎样精致的眉眼。

        画着画着眼中便盛满了笑意,连神色也变得温柔。

        余究醒过来的时候,有很微弱的光透过眼罩触碰到眼皮,耳边有比纸笔接触更加柔软的声音,小哥哥回来了。

        他翻了个身,将眼罩褪下,半支着身子坐起来,“怎么不睡?”

        贺晚笔下顿了一顿,一滴浓墨渲染开,他问:“醒了?我吵到你了吗?”

        余究揉揉眼睛,胳膊往前探,将整个人调了个头儿。脚尖抵着床头,趴在床上看贺晚在干嘛。

        青年趴伏着,上半身挺起一个曲线,单手支住下巴,眼睛里还带着些刚睡醒的血丝,却是一接触到他目光的瞬间便笑了出来,傻气中透着帅气。

        贺晚心下一动,没忍住用笔尾挑了挑他下巴,“别用这种小狗一样的表情看我。”

        余究视线却全被他手上那件队服吸引了,往前挪了挪,惊讶道:“那是我吗?”

        队服左胸上方被他覆了一片暖金色光的地方,用黑色的马克笔画了一副简笔画。

        画中的青年有浅浅下陷的酒窝,一双好看的眼睛向上弯起一个弧度,笑得很温柔;而他身上的衣服只勾勒出边框,配着队服很容易看出是白色的主色调,拉链敞开,似是有风从前方吹来,吹乱了青年的发和衣襟,一派张扬的年少轻狂。

        而一边软凳上铺展开另一件队服,款式相同,左胸上方一副简笔画,画中青年黑发黑眸,明明也是好看的模样,却莫名感觉没有贺晚手里这件画的用心。

        余究将那件队服拿了过来,先是对着卡通人物看了半天,才翻到后面,只一眼他就呆住了。

        半晌,小队长喃喃道:“你在我的队服上画了你?”还是左胸上方,最靠近心脏的位置。

        贺晚却没觉得怎样,头也没抬,手下继续最后一道工序。

        还差一个ID。

        余究眼睁睁看着这人落笔,在酒窝青年那件敞开的队服左上方写了几个很小的字母:LightT。

        贺晚摊开手,找他要他手上那件。

        小队长彻底懵掉,几乎是木木地将衣服递给他。贺晚见状笑道:“怎么,把我画你队服上委屈你了?”

        “没有。”余究立马否认,看着他动手写英文的时候,到底没忍住,哑着声音问:“晚晚,你这是……想让我死吗?”

        死在这人这么温柔的一举一动里,死在他每一个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微笑里,死在只被他一个人知悉的贺神的柔软可爱中。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优秀又令自己着迷的人?

        原本以为拿的剧本是自己痴心追男神,结果他小心翼翼地洒了一片暖阳,男神却旁若无人地在异国的酒店里,坐在他床边,趁他还在睡觉的时候,补齐那片暖阳下应该出现的两个人。

        一样的恣意,一样的美好。

        将对方画在队服上,画在左上方最接近心脏的位置,画在一片暖金色的光里。

        ……

        余究觉得,这人是真的想要他死了。

        贺晚没听懂,快速将ID填写完整之后合上笔抬起头,“你说什么?”

        青年却一下俯上前,低下头含住他的唇瓣,第一次近乎霸道并且不温柔地将舌尖伸进,攻城略地一般侵占着他口腔里的每一块领地,搅着他跟自己一起沉迷。

        直到大脑缺氧,贺晚才发现自己已经滚到了床上,而身边这人微喘着气离开他几分,深棕色的眸子里是深不见底的**;而在那**的最深处,贺晚看见了自己。

        沉默半晌,余究翻身下床,“我去洗个澡。”

        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转过头,喉结滚动,犹豫了一下快速道:“我今晚去隔壁睡,你好好休息。”

        像是不给自己反悔的机会一样。

        贺晚迷茫了好一会儿,等到浴室传来水声的时候才噗地一下笑开,这他妈是养了一只可爱到爆炸的小奶狗吗?

        克制不住的时候跑去浴室冲凉,明明不甘心却强迫自己分床睡什么的。

        小队长这么萌的吗?

        贺晚一时间心情好的不像话,在床上打了个滚儿,直到水声停了下来,听见隔壁关门声他才笑着抱了个枕头下床。

        门敲开,对上那双略显错愕的眼睛,贺晚近乎撒娇地小声道:“怎么办,我习惯了,不跟你睡睡不着。”

        余究:“……”是我输了,论撩而不自知,我绝对比不过我家小哥哥。

        日了。

        ·

        第二天双排赛开始之前,观众席第三排,角落的位置坐了一个青年,带着口罩和鸭舌帽。

        旁边的女生频频向他投去目光,最后没忍住,试探着问了一句:“AreyouLightT?”

        青年顿了一下,口罩向下扯,对着女孩子露出一个笑,恰和大屏幕上单排金奖得主队服胸前卡通人物笑意重合。

        余究伸出食指,竖着抵住鼻尖,“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