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46章

第46章

        回国之后,SUN被约去做了许多访问,但是毫无例外地,一队两位人气选手全都不见踪影。

        王六六第七次被媒体问到比赛结束之后,余究和贺晚去了哪的时候,怒而奋起,扔出五个字:“度蜜月去了!”

        当场就吓的某家媒体手里的话筒嘭地一声掉到了地上。

        可粉丝对这个回答表示开心的不行。

        【哈哈哈哈SUN接受采访,队员直接说双神度蜜月去了可还行?】

        -啊~我粉的是一对被所有粉丝和队友祝福的神仙cp,我满足了~~~

        -这俩人啥时候办的婚礼啊哈哈哈,别瞒着!份子钱我又不是不会出!出视频!出VLOG!我买!!!我粉的cp必须有姓名!!!

        -哈哈哈内部消息,上次那个说有老干妈味安全套的兄弟,听说真往SUN寄了一箱套子[图片.jpg]

        -卧槽牛批啊兄弟!这是想要谁精尽人亡!

        -……

        贺晚看见这些评论的时候,正在医院等检查结果。

        余究眼睛问题不算特别严重,但想要根治还是得开刀,而国内目前对这一方面的手术技术还不够精湛。

        如果再去国外,一来一回、一开刀一痊愈,夏天也过去了。

        也就意味着他会错过世界联赛……

        来之前他就猜到了,小队长不可能没有来看过,既然一直没解决,那就肯定是没找到合适的办法。

        贺晚坐在医院长椅上看体检报告,余究好笑着从里间出来,“小哥哥,我们俩再不回去,网上连孩子名都起好了。”

        贺晚微愣,抬起头看他,“什么名?”

        余究重复:“孩子名。”

        他笑着把手机放至贺晚眼前,“六六采访的时候说漏嘴了,粉丝现在已经在讨论孩子是跟我姓还是跟你姓了。”

        贺晚茫然,抓住重点:“你生的出来?”

        余究一下被噎住,半晌才无奈的摇摇头,“有点困难。”然后眼睛转了一圈儿,笑道:“但你要是想要,我也可以试试。”

        小哥哥其实现在压根就没心思跟他闹,余究这么说也不过是想要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可谁知道听完之后贺晚只是点了点头,“哦。”

        余究这下彻底没辙了,回国不到一个星期,医院倒是跑了个遍。

        自己是什么情况他最清楚不过了,出国之前就一直在做理疗,之所以答应贺晚再过来做一次检查不过是想让小哥哥放个心。

        谁知道这心没放下去,眉头倒是皱起来了。

        余究将口罩往上拉拉,伸手将人拉了起来,“先回去吧,我刚刚看到这边有记者。”

        贺晚蹙眉,“有记者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又不是明星。”

        余究失笑,“你怕是忘了你现在还待热搜榜上待着这事?”

        贺晚这些天上热搜的方式五花八门,一会是跟SUN一起,一会跟余究一起,就连一个单独的“Lustre表情”都能在热搜前十挂上半天。

        颜粉、技术粉、老婆粉,再加上cp粉,这两人人气直逼流量小生,每天话题度居高不下。

        被他这么一提醒,贺晚才有些意识,皱着眉戴好口罩去了停车场拿车。

        反正骆招招也在帮他联系医生,的确是不着急这么一会,而且……训练还是要继续的。

        谁知道这一回去,大老远就看见王六六顶着个奖杯站在门口晒太阳,一脸苦逼的表情。

        贺晚停好车走过去,六六一见他们来就奔了过来,“呜哇!我错了,晚哥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要打要罚要骂全怪我,您别生气好不好?”

        “你又偷吃什么了?”贺晚揉揉眉心道。

        “不是……”王六六小声道,头上奖杯顶不住摇摇晃晃,偏偏又不敢取下来,憋屈着脸道:“没吃,老夏都没收我一箱子零食了。”

        “你是要减肥了。”余究笑着弹了下他肚子上的肉,“再这样下去带你出门还要多付一份托运钱。”

        汪丛明恰好从基地里出来,二话不说扔了个键盘到地上,“老夏说了,踩住f和j两个键不能动。”然后转向余究,“托运什么?把他那一身肉割下来托运吗?”

        余究微怔,跟贺晚对视一眼,“怎么了这是?六六又说错话了?”

        汪丛明冷哼一声,转脸进了基地,“度个屁蜜月度蜜月,就他有嘴叭叭叭。”

        余究一听到这个就乐了,伸手就想帮六六把头顶奖杯拿下来,“开个玩笑而已,晚哥都没生气,你跟老夏发那么大火干嘛,看我们家六六委屈的……啧啧啧,看不出个人形了,算了,不管他。”

        以为能被解救的王六六:“……”mmp!

        贺晚和余究之间那点小暧昧,队里人都看得出来,粉丝嗑糖嗑得也欢。

        但这种事,捅出来和没捅出来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没被人捅出来之前可以说是队友情,也可以各种脑补;而一旦石锤了之后……同性恋这个话题在国内毕竟还是隐晦。

        贺晚看了眼网上事态发展,终于明白了汪丛明为什么那么气六六嘴快。

        【先歇歇,别急着嗑,我有点怕……】

        -我不是真搞到真的了吧……?

        -卧槽!别出圈啊,我真给搞怕了。

        -完蛋,我越看这两人越像真的了,亚洲赛领奖的时候他们俩还是一起牵着手上的颁奖台……

        【高清图!最后一天比赛,余神后半场上场的时候,下唇角是破的!】

        -???这怎么了吗?

        -姐妹,你是不是想说贺神……

        -双排赛那天贺神直播的时候露了下脸,嘴巴也是破的……

        【我搞到真的了,但是我开始慌了……】

        -啊啊啊啊啊啊别啊!我好不容易粉上了一对没有黑料的神仙小哥哥!

        -卧槽卧槽卧槽!蓝洞有性别歧视吗???

        -没有吧!没说同性恋不准打比赛吧!!!

        -完了,我现在居然有点希望这俩人是演的。

        -我也……我可以自己脑补糖,我也不想因此痛失一对神仙选手啊!

        -……

        三楼教练办公室里,贺晚随手把手机一扔,“就这事?谈个恋爱犯法?”

        余究原本还在想着小哥哥万一不开心了咋办,结果他这么无所谓的一句话扔出来,心里原本设想好的句子全部吞了回去,愣愣地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就能有人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这么让他喜欢呢?

        就像是完全按着他的喜好长出来的一个人。

        ……

        不对,更像是贺晚的每一点,都让他喜欢。

        喜欢他的强大、喜欢他的张扬、喜欢他的不羁,更喜欢他只能被自己一个人看到的害羞、傲娇和柔软。

        而此时,这个小哥哥眼尾轻轻上挑着,话语里全都是不耐烦,反问道:“谈个恋爱犯法?”

        汪丛明被他问愣了神,结巴道:“不、不犯法。”

        本来也没哪一条法律规定喜欢同性犯法。

        “那不就结了。”贺晚道,转身就想回训练室。

        离国际赛不到两个月了,余究这种状态,他必须要担起SUN的大梁。原本就烦的不行,还有人要拿这种事做文章。

        搞笑了,那他甚至还想着以后跟余究一起移民领个证回来,岂不是要吓死一批人?

        余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见人要走立马拉住他,笑道:“你打算做什么?”

        贺晚:我他妈打算买个戒指把你绑去结婚!

        当然,这话他没说,微微蹙了下眉道:“看情况,要真是吵的不行的话,直接公开好了。”

        余究微微扬起头,故意问:“公开什么?”

        贺晚:“公开你是我家狗?会汪汪叫的那种。”

        得,压根就不指望能从他嘴巴里听到一句情话。余究暗叹了一口气,转念一想又不太对。

        在釜山那晚,这人喝醉了倒是会主动吻上来,呢喃着道一句“真棒”。

        唇畔不自觉地扬起,余究心情大好,笑弯了眼,哄着他汪了一声,道:“不用公开。”

        “现在也就是六六说漏了一句话,只要稍微放一点我生病的风声出去就……”

        “不行!”贺晚沉声打断他,“你眼睛的事,不可以传出去。”

        他声音放的很重,屋子里几个人都愣了一愣。

        汪丛明呆呆的,“什么眼睛?”

        贺晚不回他,只是略显烦躁的原地走了两步,“我们俩的事随他们传去,你别回应。”

        余究倒是想回应,他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把这么优秀的一个小哥哥拐回家了。

        只是贺晚难得的坚持,委实让他怔了怔。

        半晌,他弯了眼睛笑,“好,不回应。就当偷情。”

        这人像是故意一般,将偷情两个字说的百转千回,连眸子里都是揶揄的水光,贺晚差点被他臊红了脸。

        待到反应过来之后,他瞪了一眼余究,转脸就出了去。

        也没回训练室,只是趴在三楼栏杆处往下看。

        这一期青训营在他们回来的第二天就进行了考核,还真一个都没留下来,老夏为此喝了一晚闷酒。

        SUN现在青黄不接,连自己签的也只是三个月的临时合同。

        余究眼伤的事一旦传出去……

        往大了说是对SUN不好,往小了说,LightT这个ID会打折。

        他太清楚小队长是付出了多少才打到如今的地位的,他不允许一点会让他跌下神坛的风险存在。

        他的小队长,该是站在神坛之上被众人敬仰的神,提到都该心生敬佩,而不是惋惜。

        还好,现在社会对这些情况包容度很高,粉丝们也只是担心会打扰到他们而暂时闭麦不言,并不会出现全网攻击到不得不回应的情况。

        贺晚洗了把脸,准备去训练,顺便把门口的六六捞回来。

        结果刚走到二楼,手机响了,他皱了下眉,还是接了。

        那边男人带着愠怒的骂声像是从耳边传出来的一样,“贺晚!你是变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