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45章

第45章

        亚洲邀请赛结束,很快就席卷了国内各大电竞版块头条。

        SUN再度延续神话,solo、四排双金锅实至名归,一时间各个热词被顶上话题榜首页。

        #Lustre四连吃鸡#

        #SUN四排五鸡#

        #LightT闭眼爆雷#

        ……

        而在各个cp粉眼里,这场比赛简直就跟天上哗啦啦洒下来十吨糖精似的。

        贺晚到酒店露台吹风,点开微博热搜,话题榜第二就是:鱼丸是真的!

        【我以人格担保!鱼丸绝对是真的!!!】

        -姐妹我认同你!最后颁奖台上双神对看的那个眼神,awsl!!!

        -不止!再往前你们看见了吗!有现场姐妹返图,贺神牵着余神的手去的颁奖台!!!

        -我他妈原地爆炸旋转七百二十度大喊一声:鱼丸是真的!!!!双神给我锁死!

        -啊啊啊啊啊我为什么粉的是这么一对神仙cp啊!份子钱随多少合适啊呜呜呜呜!!

        巨大的兴奋感导致他们完全忽略了余究在比赛时的异常,这倒是稍稍让贺晚宽了点心。

        SUN、YUU全部打进决赛,现在一群人正在里面狂欢。他原本打算比完赛就带余究回国的,也被耽搁了。

        贺晚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骆招招。

        骆招招一接通电话就笑他,“不跟你家小队长一起庆祝,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他往里一扫,小队长正被人闹着要灌酒,贺晚心一惊,赶紧道:“帮我联系一下国内最好的眼科医生,国内没有找国外的也行,联系好了跟我说。”

        说完也不管骆招招回音,立马挂了电话往大厅里去。

        烟酒都是伤眼睛的东西,他可不敢冒险让小队长被灌了酒。

        觥筹交错间,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接过酒杯,余究怔了一下,转眼就看见向来清冷的小哥哥温着嗓子道:“我喝。”

        帮人挡酒这种事一般都是后辈给前辈挡,而在这一屋子的人里面,压根就没几个有资格去灌贺晚酒的,见状不免都愣了一愣。

        贺晚却神色自然,直接接过花眠递给余究的那一杯酒干脆利落地喝了进去。

        “晚哥,你这……也太宠这小子了吧。”花眠半晌无奈道。

        余究挑眉,“难不成宠你?”

        花眠:“滚蛋!”

        贺晚一杯酒下肚,脸上染了几分红晕,见没人再上来,便向余究挑了下眼睛,“出去聊聊?”

        其实也没什么好聊的,两个人出去之后吹着风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贺晚刚喝的那杯酒度数不高,但好像被花眠掺了什么东西,此时竟有些上头,朦朦胧胧的一片,看什么都不真切,连带着眼前这个小队长都变得影影绰绰。

        贺晚看他半晌,和远处的光火合二为一,他想了想,突然问道:“你为什么进的SUN?”

        余究一怔,“因为不知道做什么。”

        实话,那时候的确不知道做什么。浑浑噩噩的度过,不如跟着一个人的脚步去努力,那时候在电脑屏幕上看见的贺晚,是最耀眼的光。

        贺晚看他半天,笑了,“好巧,我也是。”

        余究不免疑惑,贺晚像是看出来了,便接着说下去,“我妈是个画家,原本在她的设想里,我也该是个艺术家或者什么的。”

        打游戏,并且把电竞作为职业去做。

        这从来就不该在贺晚的人生规划中,但是他去做了,还做的很成功。

        余究也是。

        贺晚倚着栏杆,看向玻璃门后的那些年轻人。

        五个中国战队的人在一起狂欢,笑着闹着,连谢天那么腼腆的孩子都被哄上台唱了两首歌。

        “还有两个月要去柏林了,听说你去年在那边打的很不错?”贺晚偏过头,看着余究笑。

        小哥哥像是醉了的样子,眼睛里有水光,余究顺着他,“还行,至少把那些看笑话的打闭了嘴。”

        贺晚点头,“真棒。”

        他走近两步,凑到余究身边,又重复了一遍,“真棒。”

        小队长真的很棒了,以前就这么觉得,现在更觉得这世界上就没有比他更优秀的人。

        这人一直在笑,贺晚余光往厅里瞟了两眼,见没人看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驱使,他微微偏头,在眼前人唇边酒窝处落下一个吻。

        “你真的很棒了,今年我再陪你去拿一个奖杯回来。”

        在釜山,他说他要陪自己将错过的那个奖杯拿回来;那自己就陪他去柏林经历那些不曾参与过的光阴,再将落在时光里的荣誉拿回。

        贺晚平时都是肆意的,这时候酒意微醺了头,又有些困倦,整个人都软软的,落到他脸颊上的那个吻也轻的没有力气一般。

        余究听见他的小哥哥凑在他耳边轻声道:“我一定会给你把眼睛治好,信我。”

        凉风、酒香,心里突然就软软的颤了一下,像是被人拿着一根羽毛毫无章法地挠了挠,痒的人不自觉笑出来。

        余究道:“好,我信你。”

        他从来都不会怀疑贺晚。

        ·

        等到一觉睡醒,窗外阳光照到眼皮上的时候,贺晚才兀地想起来他昨晚做了些什么。

        操!他又亲余究了!?

        妈的,一天亲他两次,还都是自己主动的,这他妈是被灌**汤了吧???

        等等,他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想不起来了,原地死亡。

        贺晚烦躁地揉了把头发,转身就进了浴室洗漱。

        出来的时候,汪丛明正好在敲门问他有没有准备好。

        老汪手里抱了两座金光璀璨的大奖杯,笑得嘴巴都合不拢。贺晚半倚着门笑他,“你这一脸财迷样能不能收收?丢脸。”

        汪丛明义正言辞:“不能!不赚钱怎么供你们这群少爷,快收拾好东西,两点的飞机,再不走要延误了。”

        说完他就转手敲了另一个房门,余究出来的时候明显一副刚睡醒的样子,瞥见老汪手里那两座奖杯还特别过分地将它们凑到一起碰出个响儿才出来。

        “你倒是皮。”贺晚看汪丛明险些拿不住的样子笑道。

        余究很自然地走过来,“守财奴一个,怕是又在算回去能拿多少奖金了。”

        贺晚点点头,转身进去,“应该不少,小天在呢,谢董怎么着也不会亏了他的。”

        余究眼一眯,跟着人进去,反手把门关了起来。贺晚听见动静转过头一看,“你进来做什么?”

        “刷牙。”余究道,然后在贺晚一脸震惊的表情中还真走进了浴室开始洗漱。

        贺晚愣在原地半晌,摇摇头开始收拾东西,余究出来的时候恰好看见贺晚累瘫在床上。

        地上一大堆都是粉丝塞过来的各种礼物。

        余究笑笑走到床边,带着刚洗漱好的清爽低下头,“所以说不要随便收礼物,你这怎么带回去?”

        贺晚睨他一眼。他真没收,只是solo赛结束当天,粉丝直接跑到酒店来了,礼物盒就放在地上,连个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托运吧。”半晌贺晚抬起头无奈道。

        晨光落到他脸上,映出很好看的弧度。余究想起来昨晚这人近乎呢喃一般在他耳边小声说的话,心下软的一塌糊涂。

        本能驱使着,他低下头,单手支在贺晚身体另一边,在这人略显错愕的眼神中含住他嘴唇。

        昨天就想亲的,他们俩的接吻不是撞来撞去就是碰不到对的地方,谈个恋爱跟打架似的。

        见小哥哥还没有反应过来,余究便趁势伸了下舌头。

        绕着形状很好看的唇走了一圈,他一下一下地挑逗着床上人的神经,然后很突然的,余究真想去查一下这人有没有蛀牙。

        母胎solo的两个人,连接个吻都小心翼翼。余究尝试着撬开他牙关,伸到一半,身下压着的人终于反应了过来。

        贺晚牙齿用力,立时就想要咬他,可是动作到一半又怕真的伤着了他,硬生生地停了住。

        余究坏心眼地弯了弯眼睛,顺势伸进他口腔里,温柔和霸道两种情绪交织,几乎夺走了贺晚口鼻之间的所有空气。

        直到这人手特别不安分地顺着衣摆滑到腰腹间软肉,贺晚才猛地一惊,睁大了眼将人推开,“你……”

        一个单字吐出来他就又缩了回去。

        因为他清楚地看见了小队长唇边残留的几缕液体,一点一点地黏成丝线,分不清是谁的,在晨光中闪烁。

        可能是自己的,也可能是他的。黏在一起挂在他唇边,甚至可能自己嘴巴上也沾到了些许……

        很像中国的一个成语:相濡以沫。

        贺晚立时就受不住,耳尖热热的疼,连胸膛都在剧烈起伏着。他一把跳起来,推着人就往门外走,“滚滚滚!别过来了!”

        余究好笑地道:“小哥哥你怎么又害羞了,昨天你亲我的时候我可没这样哦。”

        他不说还好,一说贺晚就更加崩溃,恨不得直接把人从窗户里扔出去。

        亲个屁亲!他就当自己养了条狗,碰了一下它嘴巴!

        亲狗为什么要碰牙齿!?

        操了!

        将人推到门外,一开门正好碰到准备敲他门的六六,“诶晚哥,正好,老汪要我过来帮你收拾东西,你那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给我,我帮你……”

        贺晚一把把余究扔过去,“把他带走,送你了!”

        王六六一脸懵逼:“???我要他干嘛?”

        赶在门哐当一声砸上之前,余究笑着从口袋里拿了一颗糖递过去,小声道:“检查过了,没有蛀牙,可以吃糖。”

        “你再不滚我把你打的满地找牙!”红着脸衣衫不整发丝凌乱气息漂浮的小哥哥毫无底气地威胁道,威胁完还不忘伸手接过那颗糖才甩了门。

        余究:“……”

        妈的,可爱爆了!!!

        作者有话要说:鱼鱼:呵,我没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