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39章

第39章

        第一天的solo赛以贺晚的绝对碾压结束。

        六局比赛,四局吃鸡,总积分甩了第二名近三十分。

        余究在后台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唇角弧度都压不下去,却还故作惋惜地道:“可惜了,要是安排了休息时间让小哥哥回一下状态的话,估计能创六连鸡的记录。”

        【这次我不反驳你。】

        【这句话我赞同。】

        【Lustre当之无愧的solo王啊我的天】

        【我贺神好他妈帅啊!!!我可以这三个字我已经说累了15551】

        【你们SUN招保姆吗?能洗衣服能做饭的那种,我保证不打扰你们呜呜呜】

        余究笑着,“不招,小哥哥生活起居我都会帮忙负责的。”

        弹幕观众闻言刚想怼他,却见屏幕上那人起了身。

        由于是solo王,此时镜头全部给到他,屏幕上青年有一张很好看的脸,唇边噙着丝笑意,却是桀骜轻狂的张扬。他捏了捏手腕,动了筋骨一般的懒散。

        而他转身向中心走去的时候,白色队服背后的金线字母耀眼,在明亮的光线下熠熠生辉。

        现场观众愣了一瞬,都自发地站起来欢呼:“Lustre!Lustre!Lustre!”

        Lustre是王,是当之无愧的光芒和荣耀。

        他有着最耀眼最璀璨的光辉,哪怕在最黑暗的角落里蛰伏一年,只要出场便是当时的少年——

        张扬、肆意、意气风发。

        余究看着那抹背影,久久移不开视线。

        导播偶尔会将镜头扫向现场观众,哭肿了眼睛泣不成声的不在少数,手中“Lustre”灯牌硕大。

        有多少人在等他回来?

        自己又是多么幸运才能在千万人之中将他找回来放在身边。

        贺晚天生属于电竞赛场——见到他的第一眼余究就知道这件事。而到了今天,真的亲眼看见这么多人为了他的回归而激动而雀跃,他突然有些嫉妒。

        嫉妒到想现在去到前台用队服将那么夺目的小哥哥罩住,然后抱回酒店房间锁起来。

        察觉到这人一直没说话,弹幕观众开始揶揄:

        【yooooo~余神您这是被贺神帅傻了?】

        【啧啧啧,我知道我们贺神帅的不行,鱼鱼你也不能这么怂鸭。】

        【上呀!快去恭喜他拿了第一!】

        【诶你们看,不觉得贺神的队服和其他几个人不一样吗?】

        贺晚是和谢天他们一起起的身,所以要拍自然是全部拍了进去,队服后面的细小差别便被发现了。

        【是的诶,贺神那件好好看啊,余神不会是嫉妒的所以不说话了吧。】

        【摸摸余神。】

        【摸摸~】

        【妈妈给你做一件!做情侣衫!!!】

        余究勾唇:“不嫉妒,那件衣服是我送他的。”他随手拿过刚刚因为嫌热而脱下的队服搭上肩,“我去恭喜他了,下了。”

        说完也不管观众是不是还在嚎叫,余究毫不留情地直接关了笔记本,起身看向老夏和汪丛明。

        一开始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老夏知道贺晚实力,但是会不会下滑谁都不好说。他来釜山之前甚至带着实在不行保住最后一个入围名额算了,再不济他自己上场的想法……

        可是这六场比赛看下来,说实话,他动摇了。

        汪丛明激动得不行,一下叫了起来就往休息室外冲,房间里只剩下余究和夏祖。

        余究勾唇,似笑非笑地看向他,夏祖拧了拧眉,“明天双排你上,四排……看情况。”

        国内对双排训练算不上多么重视,本来就是短板项目,老夏没想着在这里拿下什么名次。余究如果一直不上场会让人起疑。

        余究笑:“行。”

        他大步向外走去,他已经等不及见他家小哥哥了,那么优秀的贺晚。

        ……

        颁奖仪式很琐碎繁杂,贺晚以前就拿奖拿的手软。这一次虽然意义不同,但他拿过奖杯的时候,第一反应却是下意识在人群里找了一眼。

        没找到。

        正觉得有些无聊的时候,余光瞥见后台处站了一个人。

        队服懒散的敞开,嘴里叼了根糖棍儿,半靠着墙摆弄手机,见他看过来还不忘抛了个媚眼。

        口袋里手机震了一下,贺晚又好气又好笑。这小队长怎么尽喜欢做这些在大庭广众之下偷偷摸摸的事儿。

        心里暗骂一声,口袋里震动声却一直不停。

        贺晚无奈,借着松手拿奖杯的劲儿掏了下手机。

        周围嘈杂的不像话,听得懂的听不懂的话全部一句接着一句,贺晚懒得细听,看着手机屏幕就笑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

        余究:这是哪家小哥哥这么帅气呀?有对象了吗?

        是他比赛的时候视频截图,贺晚挑眉,打字。

        还没发出去,主持人cue到他了。

        他连忙将手机重新塞回口袋,面带微笑地回答问话,就当没看见角落里那道手机闪光灯光线。

        而等到终于放人走了之后,SUN一队成员不多做停留,直直地向后台走去。饶是这样,出电竞馆的时候,车还被堵了大半个小时。

        余究看着窗外粉丝,笑着剥了颗糖给贺晚,“啧,完蛋了,这下真藏不住了。”

        贺晚睨他一眼,“藏不住你就偷拍?”

        丝毫没有被抓包的自觉,余究哂笑一声,“那么多人都在拍你呢,我哪里就是偷拍了。”

        当时场馆里拿镜头对着贺晚的人可多了,他那是明目张胆地拍。

        贺晚懒得跟他辩解,伸出手朝他要手机,余究笑:“不给,万一你给我删了,我岂不是要亏死。”

        他说的赖皮,SUN几个人全在车里,幽幽地将视线转过来。王六六道:“我营养充足的很,求求你们不要再给我塞狗粮了行吗。”

        余究闻言下意识看了一眼贺晚,却发现这个专业打假人员挑了挑眉并未说话,转手就拿了张蒸汽眼罩戴在了眼睛上补眠。

        他心下激动,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

        小哥哥没反驳,这代表什么!?

        代表他默认了啊!

        操!

        激动的心情一直持续到落榻的酒店,贺晚刚摘了眼罩准备下车发现车里一个人也没动。

        他愣了一愣,问:“怎么了?”

        汪丛明转过头,半是苦涩半是欣慰地道:“你看。”

        伸手指的地方是酒店前门,此时正围了一群人,手里拿着国旗和条幅在等人。

        国旗是鲜艳的红和耀眼的金,条幅则是熟悉的方块字:

        ——欢迎回家,我们一直未曾远离。

        对一个职业选手来说,赛场的确是家没有错。但是现在这样一群人也不吵也不闹,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酒店门前或哭或笑……

        贺晚突然有些绷不住。

        这情形在预选赛上已经发生过一次了,但那次他出现的突然,粉丝连应援牌都是现做现写,绝对没有现在这样大规模的有意识欢迎。

        刚刚比完赛他走的那么快就是担心会出现这种情况,结果粉丝居然追到酒店前面来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下车的时候,身边有一只手递了过来。

        余究挡了挡他,“要我陪你一起吗?”

        贺晚微怔,这小孩为什么每次心思都这么细。

        笑着摇了摇头,贺晚道:“给我准备一颗糖,西瓜味的,有点热,降降温。”

        浑身上下最热的地方,一是心脏,二是眼眶。

        贺晚拉开车门,走到那些人面前,站住好一瞬,突然鞠了个躬。

        老夏在车里看到这一幕,差点没忍住掉了几滴泪。

        贺晚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三年,他亲眼看着这人是怎么从一个无名小辈打到顶点的。

        他天资很强,训练也很认真。看起来懒散,但其实每一分每一秒能用来提升自己的机会他都没有放弃过。

        没有哪一条路是一帆风顺的,他亲眼见到过贺晚凌晨三点还在训练室里对着错误视频一步步复盘,也看见过他在比赛场上露出毫不在意的微笑。

        可是从来没有见到他这个样子。

        站在一群人面前,手紧紧地捏成拳,呈九十度鞠了一个躬,很久都没有站起来。

        他在为不是他的错误道歉,他在为消失了一年多时间而没有个交代道歉,他在感恩那些一心盼着他回家的粉丝。

        鼻子有些痒,老夏吸了吸,转脸看向余究。

        年轻的队长肩上是SUN,眼里是Lustre,唇边有一道微扬的弧度,带着酒窝浅浅下陷。

        余究眼睛里一直有光,光所落的地方是那人的背影。

        夏祖突然不忍心再看,转脸坐了正。

        半晌,粉丝终于让出一条路,一队成员下车进了酒店。

        花眠在酒店大堂,亲眼目睹了一切,没忍住红了鼻子,迎上来伸开双臂笑着说一声:“欢迎回来,晚哥。”

        贺晚眼眶有些热,干脆就抱了上去。

        还没到三秒,搭在自己背上的那只手就落了下来。花眠酝酿好的情绪散掉,一脸愤懑地看着余究:“你干嘛?”

        余究刚刚松开捏住花眠的手,神色淡然:“辈分错了。”

        在场的都是人精,闻言立马就懂了他意思,花眠低咒一声转身就回了YUU;贺晚蹙着眉头看他,伸手,“糖呢?”

        方才还像个阎王一样的小队长立马笑了出来,“今天没带西瓜味的,我上去给你拿,你先回去洗个澡?”

        贺晚挑了下眉,距离晚餐时间还有一会,他现在的确有点热,依言上楼。

        原本留了个心眼要锁门的,但是手放到门把上的那一刻也不知道自己抽了哪门子风,他没锁,甚至还留了个小缝,只是进浴室的时候锁了浴室门。

        是以余究拿了一盒子乱七八糟的糖进到他房间的时候,听见浴室里水声,连呼吸都滞了一滞。

        而更让人崩溃的事,由于汪丛明有一个未接电话,贺晚无所顾忌地就给了余究手机密码让他回拨过去。

        挂了电话之后小队长不小心点到了微信图标,还在先前的聊天界面里没有出去。

        那几张图片下面的对话框里,没有发出去的内容是:

        ——你家的,要吗?

        余究眼一睁,手一抖,点了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