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38章

第38章

        solo赛一共准备了六局,两局海岛两局沙漠一局雨林一局雪地。

        由于solo赛基本上不存在一个人连吃六把鸡的情况,所以组委会并没有安排赛间休息的时间。

        余究听着主持人介绍,啧了一声,“这是想要累死人吗?”

        万一小哥哥六连鸡了呢?

        他没明说,但是弹幕观众一听就知道他们余神又在吹贺晚,纷纷取笑他。

        【ballball你了我余神,你能不能矜持一点?】

        【追男人也不是这样追的啊!】

        【你之前答应给那个男粉门票,结果第二天就被打脸你记得吗?】

        说到这个余究想了起来,贺晚自己脱掉马甲的那天,有一个爸爸粉跑到了他直播间嚎了一嗓子,他答应追到主播就给门票的。

        然而事实情况是他并没有追到主播,还给了门票。

        粉丝一个激动,拍了快递包裹发到了超话里面,于是几乎所有人都以为鱼丸是真的了,开始艾特两位当事人。

        八百年不发一次微博的贺晚难得纡尊评论了一下:

        @Lustre:假的。

        【专业打假我贺神。】

        【清清白白鱼丸糖。】

        余究并不在意,笑道:“我什么也没说,是你们脑补的。”

        这时主持人还在cue流程和念赞助商名字,贺晚有些不耐烦,偏偏导播还有事没事将镜头切给他。所以贺晚甫一入境都是一副不高兴别惹我的性冷淡脸,余究见他这样子,眼睛不自觉地就亮了。

        这么冷酷帅气的小哥哥,原来真的只有自己见过他那么软的一面吗?软到可以趁他睡着偷偷亲一下。

        他笑着转向弹幕:

        【啊啊啊啊啊啊!我需要急救!我要血包!!!】

        【我不行了我死了,我爱贺神一辈子!】

        【单方面宣布我跟贺神结婚了,谢谢大家祝福!】

        在弹幕粉丝开始滋她之前,余究吐出两个字:“做梦。”

        【哈哈哈哈我余神好狠一男的。】

        【啊喂!你们俩天天在一起,现在连梦都不给我们做了吗!?】

        【过分了啊喂!】

        【算了,一想到我余神肯定是在下的那一个,勉勉强强不那么嫉妒了。】

        【喂!?如果余神真的在下,这他妈不该嫉妒到爆吗!?】

        【唉,我的傻姐妹们啊,在gay的世界里,明明下面那个才是舒服的~~~】

        看完了全程的余究:原来是这样的吗?

        [提示:超级房管进入您的直播间,您的直播言论将被实时记录,请注意弹幕和谐~~~]

        余究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超管进来了,你们收着点,不然自己去官方看解说吧。”

        【我不!官方没余神声音好听!】

        【我不!官方我听不到让我舒畅的贺吹发言!】

        【我不!我就要看着你骚!】

        余究:……行、吧。

        直到这个时候主持人才cue完流程,开始比赛。

        基地飞监狱线,线路很窄,注定了打起来会很挤。

        一队四个人,谢天选择打野,高飘去了废墟;王六六选择右部防空洞;老贾则落了M城。

        相对来说选点都很稳当,除了……贺晚。

        刚出现跳伞选项的时候,他就按了F键,直直地落在了基地。

        老夏在后台看见这一幕,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他在玩什么!?”

        汪丛明吓了一跳,安慰老夏道:“小晚他心里有数。”

        余究却挑了挑眉,小哥哥这…有点东西诶。

        【我贺神这么刚的吗?】

        【基地?哇,这条线路跳基地很有可能落地成盒啊。】

        基地作为地图里的热门点,跳的人本来就多,更别提这种拼人头的solo赛,早一秒落地捡枪都有可能比别人多收一个人头。

        跳伞点首先就出现在基地上方,是以这里跳的人肯定不会少。

        导播给的是全景图,余究刚刚看了一眼,起码落地七个。

        他勾唇,在一片质疑声中出声,“他会出来的。”

        他的确会出来。

        今年的赛事积分规则全部采用8422制,不多拿点人头,就算吃了鸡也不能稳第一。

        贺晚第一局就跳基地,其实存了点私心。

        一是的确这边刚枪多,人头收割快;二是余究当着全世界观众的面那样吹了他,他想让他们知道他担得起小队长这份吹捧。

        贺晚勾了勾唇,知道后台教练、经理还有队长都看着自己,落地捡了把S686,正面喷倒了一个人。

        单排赛倒地就死,没有任何补救的机会。

        所以在飞机还没离开,甚至都没有全员落地的时候,击杀公告跳出无疑是会让全场沸腾的。

        而这还不够,紧接着的十分钟里,导播频频把镜头给到贺晚。

        [SUN-Lustre使用S686淘汰了WAG-Water]

        [SUN-Lustre使用m416爆头淘汰了QER-asw21]

        [……]

        “啊很可惜,Water轻敌了,开场就跳基地,的确很容易会被人阴。”韩国解说这么说道。

        直播中翻译出来的时候,观众一阵恶寒。

        【恶不恶心啊卧槽,轻敌个屁,看见贺神没穿甲就往前冲想阴人,死了都是活该。】

        【他们韩国选手这样打又不是第一次了,而且全世界都知道韩国解说偏向性严重。】

        余究心下冷笑,将直播中人声调小,然后看了眼弹幕道:“不能这样说,我解说也肯定是偏向SUN,不要上升到国家,好好看比赛吧。”

        比赛其实已经没什么悬念了,老夏在后台见到贺晚那一顿操作,心稍微定了定,紧接着就看导播把镜头给到了贺晚的人物。

        他在楼顶,手里拿着的是一把m24。

        现场观众一阵惊呼,余究见状刚刚被恶心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他笑着说:“哟!你们从来不玩狙的菜鸡主播瞎鸡儿玩玩拿狙了,不要眨眼啊。”

        也没法眨眼,贺晚动作很快,手起枪落,收割人头。

        [SUN-Lustre使用ck]

        余究看到前缀的时候愣了一下,旋即眯起眼睛。

        一个队伍的,单排赛跳一个地方吗?

        他捏了捏手腕,屏幕上的人物已经扛着枪开始舔包了。

        基地一共跳了七个人,贺晚杀了四个,最后他清场的时候,现场和直播里的观众全都愣了。

        【是因为看久了玩玩直播吗,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么不真实。】

        【有一种老母亲看到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欣慰了,我流lui了】

        【我贺神……这一年到底是怎么忍着不秀技术的?】

        【Lustre太强了吧,我总感觉现在看到的是魔幻戏码。】

        【他当初到底为什么要退役啊,之前在传打假赛,是空穴来风吗?】

        【这样一个宝藏,退役简直是全世界的损失。】

        【我突然……有些心疼。不知道为什么。】

        【我一想到贺神消失了一年多的时间,我也……】

        余究见话题不知道怎么绕到了这上面,下意识地冷了眸子。

        他的Lustre本来就是该站在最高的地方发光发亮的,一年多的蛰伏丝毫没有磨灭他的光辉,相反又在釜山这个地方燃烧全场。

        他打的很出色,出色到明明是别人的主场,但却是镜头最多的那一个。

        余究每次见到贺晚打比赛的样子都是在视频里,一年前的他戴上耳麦隔绝外界声音之后是笑着的,一年后的贺晚还在笑,可是眼底却将志在必得的求胜欲放的明显。

        余究有些心疼,可是突然就没忍住皮了一下,“我跟你们说,你们别看小哥哥现在这么努力,他全是为了我的。”

        【????】

        【脸是个好东西,我求求你要!】

        【为了你什么?为了你不骚吗!?】

        余究从善如流,“因为我大话放出去了,万一solo王不是他会丢我面子,小哥哥才不舍得我丢面儿。”

        【姐妹们闪闪,我拎了桶黑狗血来了,我倒要看看是哪只鸡成了精。】

        “不信算了。”余究笑,视线落到赛场上。

        已经到半决赛圈了,SUN还剩谢天和贺晚,这倒是让后台的三个人都惊了一惊。

        小汪喃喃道:“小天打的不错啊。”

        可能是因为并不出色又不是人气选手,谢天几乎没有镜头,前期只能在全景图里看到他一直在上山下山,而到了这时候,导播才开始将镜头给到他。

        装备不是特别好,一把SKS和一把SCAR-L,近战远战都还行。他打法相对比较保守,不敢像贺晚那样刚,所以手上只有两个人头。

        恰好有一个敌人出现在视野范围内,他眼一亮,开镜瞄准,两枪点头,对面只剩血皮。

        虽然没收掉人头,但是打的也相当不错了。

        余究浅笑,“介绍一下,这是我们SUN的前替补同学,现在的替补?你们贺神。”说着他像是刚想起来一样,“诶,我们队的替补这么厉害的吗?改天我也当个替补去。”

        老夏原本在专心看比赛,闻言转过头来瞪了他一下,“瞎说什么!”

        余究立马认怂:“错了。”

        【哈哈哈果然都怕教练的吗?】

        【开始想贺神在队里会不会也被教练训。】

        余究瞟了眼老夏,小声道:“不会,教练特别宠你们贺神,一句话都舍不得多说。”然后加了句:“当然,他队长也是。”

        余·节奏大师·究带的一手好节奏,观众已经懒得理他了,专心看比赛。

        缩圈的时候谢天被日本队一个选手收了人头,而贺晚反手狙了他,最后进决赛圈吃鸡。

        第一局,以SUN-Lustre的十三杀吃鸡完美结束,贺晚总积分第一。

        第二局,Lustre八杀吃鸡,总积分第一。

        第三局,Lustre九杀吃鸡,总积分第一。

        第四局,吃鸡的是一个韩国选手,贺晚依旧总积分第一。

        【……】

        【我开始知道余神说的累死人是什么意思了。】

        【贺神他……真的不是人吧?】

        屏幕上青年唇角始终勾着一丝笑,淡若春风。明明做着在枪战比赛里取人性命的事,他却一直在笑,连眼底那丝开场时极为明显的求胜欲都消失不见。

        余究看着视频,解说了什么自己都不清楚。他只知道Lustre真的回来了,不是视频里的那道声音和影像,而是实实在在站在自己身边的人。

        等到solo赛结束,那人摘下耳机,呼出一口气淡淡扫视镜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