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37章

第37章

        网瘾少年们向来没有早晨的概念,说是八点采录,其实为了上镜好看,基本上各队长都是六点多就被经理喊了起来。

        除了余究。

        汪丛明在他房外足足等到七点,夏祖跑完步回来站在门口吸烟。

        “我真要喊他起床了,”老汪道,“这都几点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昨晚做了什么运动睡到现在。”

        夏祖一口一口地抽着烟,“再让他睡会。”

        汪丛明看得惊奇,“你这护犊子护的有点过分了啊,余究是你私生子?”

        夏祖闻言眼一瞪,“瞎扯什么!”

        话音刚落,眼前那扇门从里开了。

        余究出来闻到一股烟味,吸了吸鼻子看着夏祖旁边垃圾桶上的烟蒂,乐了,“老夏你少抽点,肺都快坏了。”

        夏祖随手将刚点燃的那支烟摁灭,靠着墙问:“昨晚睡的怎么样?”

        余究视线下意识向隔壁房间瞟去:“还成。”

        除了小哥哥那一声啾委实让他差点没忍住半夜化身为狼扑到别人房间之外,其他都挺好的。

        夏祖皱了皱眉,看了眼贺晚房间,问:“压力大吗?”

        余究伸了个懒腰,随手将队服往肩膀上一搭就关上门出来,笑道:“他都回来了我有什么压力?”

        汪丛明闻言想拎着人就走,余究却摆了下手,“等会。”

        汪丛明为了必要的时候进他房间喊人,找前台拿了卡,余究顺手就接了过来打开贺晚房门。

        察觉到真的能开之后他愣了一下就笑了,这小哥哥这么不设防的吗,住在外面门都不反锁?

        也不怕有人半夜脱光光爬到他床上去哦。

        房间里窗帘拉的很厚实,只能顺着接缝处透进来一点点的微光,照着床上那人侧颜温柔。

        余究放轻了脚步走到他床边,轻声唤道:“小哥哥。”

        贺晚睡的正熟,没听见,余究便继续喊:“小哥哥~晚晚~队长~~~”

        一副不把他吵醒不罢休的架势。

        一只光裸的胳膊从被子里伸了出来,贺晚皱着眉翻了个身就向声源处打去,“别吵,困。”

        软的不像话。

        余究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胳膊,还顺手捏了捏,像极了一个流氓。

        他笑着控诉:“你昨晚差点让我没睡着你知道吗。”

        贺晚原本就半梦半醒间,胳膊虽然被人抓住,但却也不是什么令人难受的角度,他嘤哼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脸正好对着余究。

        贺晚长得很好看,天生一副清贵公子的模样。凌乱的碎发搭在额间或随意翘起,因为睡的不太安稳,此时眼睫轻轻浮动,扫着眼下阴影;唇是晕染的正好的红,让人想一口咬上去。

        余究呼吸一滞,差点没忍住。

        半晌,担心汪丛明要敲门喊他,他小心地把贺晚的胳膊放进了被子里,“看我多好,你让我没睡着我都不舍得吵醒你。”

        床上那人自然不会说话,他眼眸暗了暗,微微低下头。

        凑着贺晚的耳垂,他哑着嗓子道:“你自己说的啾,我现在不过是让你履行承诺,可不是耍流氓。”

        一个清浅而不含**的吻落在那人发间,余究小声道:“早安,小哥哥。”

        微光撒在床上,渲染出一副正好的画:雪白的床,青年俯低身,轻吻着他的神,浅淡的吻落在发间,美好安宁的不像话。

        而等到关门声响起,床上那人才猛地一下睁开眼深呼一口气。

        操!

        不舍得个屁啊!谁他妈大早上被人亲一下还能睡得着的!?

        还有,这人怎么进的房间!?他没锁门吗!?

        贺晚翻身下床,连鞋都没穿就到了门边,狠命地锁了好几道才略微缓了缓心情。

        转眼瞥见门边穿衣镜里青年通红的脸……

        贺晚:“日了。”

        ·

        余究上车的时候,中国区的几个队长顶着一脸粉坐在上面打哈欠。

        他愣了一愣然后笑开,“干嘛啊你们,一个个纵欲过度的样子。”

        杨彪看都不看他,头靠着窗睡觉。

        花眠瞥了一眼,发现他脸上一点妆都没有,张大了嘴巴低咒一声:“靠!凭什么你可以不化妆啊!?”

        原本是要化的,但他没起来,所以汪丛明也来不及再喊人就给他塞上了车。

        余究勾唇,“天生长得好看,没办法。”

        另外两个队长闻言没忍住,一人一个抱枕砸了过来。

        LL战队是替上来的,队长陆超恒此时不无幽怨地说了一句:“啊——反正又打不进决赛,我干嘛过来受这个罪啊。”

        烈马战队老由一下怼回去:“那你退赛啊。”

        “我不!”他道,“就算是做个代购也好啊,公费出国诶,老余你把抱枕给我,我困得不行。”

        余究随手给他俩扔了回去,坐到了花眠前面。

        车开到一半,花眠问:“你们垃圾话准备的怎么样了,我有点怕韩国翻译翻译不准。”

        老由抬了抬眼,“你这是想了多少国粹?”

        花眠拿出来一张纸,从上往下一条条读:“也没多少,大概就是‘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你就是个弟弟’、‘你花爹来了’……”

        余究打断他,“花队,你到底什么时候认爹?我看今天这场合不错,看的人也多,干脆择日不如撞日,我也好认了你这个不孝子。”

        花眠探身想打他来着,担心被车上跟拍录了进去,憋了一口气坐下,“滚蛋!”

        余究笑笑,转眼瞥到陆超恒正盯着他,勾唇道:“我没想什么,就一句话。”

        杨彪这才睁开了眼,花眠就问了,“不符合你性格啊,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怼死那群棒子?”

        “不用我怼,”余究笑,“我今天不上场。”

        闻言车上几个人全都怔了怔。

        第一天是单排赛,比的是个人实力,余究多强他们都知道,结果这人说他不上场?

        杨彪想到什么,皱了皱眉问:“Lustre上?”

        余究笑着点头:“他带队,我转播。”

        “……”

        良久,车厢内爆发一阵怒吼,陆超恒叫道:“靠!我要下车,我做代购去了!”

        贺晚上场,他们还打个屁的solo???!

        玩躲猫猫吗?!看谁先碰到他谁先休息?

        ·

        而等到下午贺晚带着一队几个人坐到赛场上之后,大屏幕上开始轮播各战队队长的赛前宣言。

        几种通用语言贺晚都学过一点,听着音响里传出来的翻译和原音没几个词像的句子,不免笑了一笑,懒得再往下听,直到有熟悉的语言传进耳朵里。

        花眠早上说的信誓旦旦,真正采访的时候却笑着道:“大家都是朋友,不同战队也要和睦相处,虽然我人美心善,但是我也不会让你们的哦。”

        贺晚挑眉,半侧过身看向大屏幕。

        余究在最后才出来,他下午跟汪丛明到了电竞馆休息室之后这人居然还迎了上来,笑着接过他手里外设包问:“小哥哥睡的怎么样?”

        他一说话贺晚就想起来今天早上这人落到自己头发上的一个吻,闷声应了一下就没再理他。

        此时看到他出现在屏幕上,方才坐下来的那一点紧张感居然很神奇的消失了。

        大屏幕上余究站在白色墙前,唇边笑容灿烂,他看着镜头笑道:“solo我不上场,solo王回来了,我会在场下记录各位被击杀的精彩瞬间的,请尽情表演吧。”

        余究颜好技术一流,就算国籍不同也有一大批粉丝。

        更别提中国本就人口众多,观众来的也多,是以他这话一出,场馆内无论听得懂听不懂,一阵阵尖叫声响起。

        solo王是谁,他没明说,但是导播已经自觉地将镜头切给了贺晚。

        一年多没坐在赛场上,他原本还有些紧张,可是小队长这么狂妄的一句话甩出来,他连紧张都没了。

        一心想的就是:这人狠话放出去了,他要不给他拿个金锅回去,这小队长脸都要丢光了可怎么办。

        贺晚笑了笑,对着桌面上转向自己的摄像头勾唇,无声地做了个口型:我回来了。

        ……

        坐在休息室里的余究看见这一幕,不自觉地随着屏幕上那人笑了出来。

        他赛前问过主办方,允许直播,于是打开了直播间和亚洲赛直播平台,这时候正在实时解说。夏祖见他这样,皱了皱眉没说话,只是和汪丛明盯着房间里的导播镜头。

        直播间的观众一堆是从官方直播间过来的。

        【啊啊啊啊我老公真的直播了我的天!】

        【啊那几个韩国解说连开场都在吹他们家选手多牛逼,佛了,比得上我们双神一根手指头吗?】

        直播间画面有延迟,这个时候才到花眠出场,观众一看见花眠就笑了出来。

        【哈哈哈我花花真的好可爱啊!】

        【人美心善一花神,霰弹喷子教做人???】

        余究笑了笑,“你们花神其实不止会霰弹枪,他很厉害,步枪、狙击枪用的都很好。”

        【yoooo~我余神这么毒舌一人居然会被花神说话?】

        【啧啧啧,同是双神cp,我可以爬墙吗?就爬一秒。】

        【我刚刚好像看到镜头扫到贺神了,前面的姐妹你爬吧,我估计你上不去就得下来。】

        果然,余究赛前录像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直播间一阵尖叫。

        【aaaaaa我老公今天真特么帅!】

        【上我!我可以!】

        【我的天余神素颜状态都这么好吗?我怕不是个假女孩子呜呜呜。】

        【哈哈哈我余神真的是第一贺吹啊,一天不吹你老公你能死?】

        余究瞟到这条弹幕,挑了挑眉,“谢了。”

        【???谢什么?】

        【我————艹!余究你这么不要脸的吗!?】

        【我撤回了!我老公什么时候成你老公了!guna!】

        余究没跟他们争,毕竟今天早上才从贺晚那里偷了一个吻,他心情好的不行,完全不在意粉丝们的言论。况且没等一会,就看见直播间观众激情舔屏了。

        【阿伟出来死一下。】

        【阿伟出来了,阿伟死了。】

        【给阿伟上柱香。】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贺神能这么帅!】

        【到这时候我只想说一句话:哥哥你不用动,妹妹我全自动呜呜呜呜!贺神什么时候能睡我啊!】

        【呔!余究你这老贼出来受死!把我老公拐跑了!】

        似乎是生怕这人再不要脸的说一句谢谢,弹幕观众立马刷屏:

        【欢迎Lustre回来!】

        【恭迎我神回归!】

        【Lustre天下第一solo王!】

        余究笑意一直没褪下去,此时就算又透过镜头看了一遍贺晚,还是觉得看不够,跟着弹幕小声道:“欢迎回来,我的——小哥哥。”

        作者有话要说:鱼鱼:其实我想说的是“欢迎回来,我的神”

        晚晚:滚!矫情!

        球球:你的你的你的,全都是你的。户口本给你,你们俩给我滚去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