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33章

第33章

        绝地求生开自定义房间的时候是不能语音的,可是当SUN-Lustre这个ID出现在一整片的英文字母中之后,余究明显感觉房间里进人的速度都变慢了。

        他笑着侧过头看向贺晚,“完蛋,别到时候人凑不齐吧。”

        贺晚瞪他一眼,懒得跟他说话,仰头喝了一口水。

        他其实有点紧张。

        上一次用自己的号打训练赛是什么时候他已经记不清了,网上那些喷子的确言辞过分沙雕,但是有句话他们说对了。

        他的确很久没有再进行过正规的专业训练。

        现在也不是自己打比赛的那段时间,Lustre这个号曾经是横扫过亚服、欧服,甚至美服的榜单,但是这一年多的时间过去,国内国外有多少像余究这样的后起之秀出现,他并不知道。

        站得过高的时候,如果跌了下来,在下方接住自己的不一定是粉丝的手,更有可能是别人的嘲讽。

        贺晚暗暗呼出一口气,伸手握紧了鼠标。谢天就在他身后,他还不想在后辈面前露怯。

        “小哥哥。”余究突然喊他。

        贺晚微愣,侧过眼看,“怎么了?”

        余究探身,将手握成拳放在他面前,“猜一下这里是什么?”

        “糖?”贺晚微微皱眉,余究却笑着,“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猜。”

        这人动静不小,说话的时候全训练室的目光都有意无意地扫了过来,贺晚觉得耳朵有些热,故作不耐烦的样子道:“小饼干?”

        余究噗地一下笑了出来,“你这是有多饿啊,晚饭量不够吗?”

        说着他将手摊开,掌纹纵横延伸、干干净净,虎口和指腹有薄茧,是终日握住鼠标训练带来的。手型很好看,贺晚甚至暗暗地在心里比对了一下,好像要比自己大那么一点点,只是手心并没有任何东西。

        他挑眉,“你就给我看你手?”

        余究摇摇头,重新将手握成一个拳,探身伸到他耳朵后面。

        两人椅子离得不远,此时余究因为动作脚尖点在地上,身子微微弓起,头几乎凑到他眼前,距离进的不像话。

        贺晚呼吸一滞,连方才那一点触景生情、突然升起的可怜紧张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人眼睛很亮,带着笑意盯住他,贺晚甚至从他的眸子里看见了自己的样子。

        微微睁大了眼睛,显得有些无措,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慌张和……期待。

        他懵了一懵,自己在期待什么。

        期待在那些嘲讽声之前,先接住自己的是这个人吗?

        胳膊就在耳边,那脆弱微小的器官甚至能隐隐感受到小队长身上传递过来的热源。

        察觉到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贺晚怔住,鬼使神差的,他踢了一下那人的椅子。

        余究原本就为了给他献宝重心不稳,此时椅子被动,直直地就坠了下去。

        他刚想暗叹玩大了的时候,却发现膝盖处抵到了一块骨头。

        小哥哥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自己的膝盖送过来给他做了支撑,像是怕他真的摔着了一样。

        重新找到一处支点,余究脚下着地,就着贺晚给他的力站了起来,双手往下一撑,强迫对方仰视着自己。

        “我如果摔成残疾了,小哥哥你养我吗?”他笑着问。

        贺晚视线往下一扫,这人膝盖还顶在自己的膝盖处。

        刚刚会踢椅子完全就是害怕自己的小心思会被发现时的下意识举动,一察觉他重心不稳贺晚就想也没想地接住他,这人就算真摔也只可能摔到他身上。

        贺晚挑了下眉,“我养一个残疾做什么?能吃还是能看?”

        余究眼中波光流转,旁若无人地俯下身凑近他耳边小声道:“能吃的。”

        说着甚至还暧昧地隔着裤子在他膝盖上蹭了蹭。

        贺晚:“……”操!

        肉眼可见的速度,余究看见小哥哥耳朵噌的一下红了。他这才收了收,心下暗笑,往后退一步重新坐回椅子上,将手放到他面前摊开,两颗奶糖静悄悄地躺着,依旧完好无损。

        他小声说:“不用紧张,没几个能打的。”

        贺晚低头看去,两颗奶糖用的是红色的包装纸,在他手心白衬红,显得很喜庆。

        他盯着看了半天,兀地一下就笑了出来。

        原来不止自己一个人多想。

        小队长这分明是看出来他有些紧张了,所以才刻意变一个蹩脚的魔术让他放松。

        贺晚不禁想,如果真的跌了下来,接住自己的人是他的话,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他伸手捏住一颗糖,指甲刮到那人手心,“这不是糖吗?我没有猜错。”

        余究却笑,“是两颗糖,都给你。”

        像极了拿到零食全都藏起来送人的小同学。说着余究直接反手扣了下去,将另一颗糖塞进了他手心,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勾一下他手。

        偷偷摸摸的,见不得人一样。

        贺晚摘过耳机扣上,剥开糖纸含了进去,味道在口腔里散开的那一瞬他笑了出来。

        真甜。

        默默搬了把小椅子坐到旁边准备学技术却吃了一吨狗粮的谢天:……我好酸。

        训练赛约了四局,每张地图各玩一场。

        贺晚一进广场就听见一道中英文混杂的问话:“是Lustre吗?”

        他嘴里含着糖,又是刚进的游戏,并不打算应。

        那人却继续用蹩脚的中文问:“泥、回来、了吗?”

        广场里声音本来就杂,这样一道怎么听都别扭的声音就显得非常显眼,贺晚忍了忍,等那个人又尝试问好的时候,终于开了麦,“Iamback,Michael。”

        话音刚落,广场里嘈杂声都极有默契的静了静。而之前那个人却恢复成纯英文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Ieback!I'llseeyouinBerlin.”

        贺晚原本想回答他的,余光瞟到身边那人幽戚的眼神,松开了按住快捷键的手,半侧着身子抬眼看他。

        “谁啊?”余究问。

        “Michael,北美那边一个战队的,老夏今天约的不是亚洲区吗?”

        余究幽幽地拖长音,“哦,几个字就听出来了啊,关系真好,人家这么想你你不多说几句吗?”

        贺晚无奈:“之前去打邀请赛的时候遇见过几次。”

        “这样啊,”余究点头,“他很强吗?信誓旦旦地说柏林见。”

        贺晚有些意外,“Michael是美服第一。”

        余究:“……操!”他有印象了,那个高个子高鼻梁蓝眼睛的美国佬,一出场就一群人喊帅。

        余究坐直身子盯着显示屏,耳麦里那人还在叽里咕噜说着一堆听不懂的鸟语,偏偏贺晚有事没事还会应他一句,刺耳的不行。

        余究闭了闭眼睛,按键开麦,照葫芦画瓢:“I'llseeyouinBerlin,Michael.”

        说完他近乎霸道地侧过身子,直接拿过贺晚鼠标给他按了闭麦,不准他再听那人说话,“专心训练。”他道。

        说完似乎是又觉得底气不足,余究补了一句:“听队长的话是战队第一要训!”

        贺晚尚还没有从他刚刚那句差劲的英语中回过神,闻言整个人都怔了一怔才反应过来。

        唇畔忍不住勾起一个弧度,“好,都听你的,小队长。”

        Michael莫名被cue,辨认了好久才认出来这是中国那个传奇战队的现役队长,甚至还特别友好地用中文跟他打招呼:“泥嚎鸭,LightT。”

        余究听得头大,一上飞机就选了一个最近的合适点跳了下去。

        老夏在他们身后,看他这样跳伞皱了皱眉。好在这一局最后队伍积分第二,人头又比吃鸡的队伍多出三个,总积分和第一名之间只差了一分,他脸色才稍霁。

        雨林图打完,贺晚渐渐找回打战队赛的感觉,余究有意识无意识地将指挥权交给他,等到沙漠图的时候,完全就成了贺晚的主场。

        沙漠图的确是最适合玩狙的一张地图,但是不代表别的枪械就不好用。

        贺晚落地脸黑的不行,搜了半天搜到的唯一一把狙击枪是win94。

        这把枪并不能装倍镜,导致射程不远,远距离三枪都不一定能打死人的那种。贺晚没办法,上手拉了两枪之后直接换了AKM。

        AK在步枪中威力很可观,贺晚拿了把步枪跟一堆狙刚,到最后居然是人头王,余究看战队结算的时候差点叫出来。

        唯一让人有些不快的是,这也导致第四局雪地一进去那个美国佬就开麦惊呼:“Lustre!Awesome!”

        余究阴着脸看贺晚似乎没听见,虽然内心有点小骄傲,但还是冷着声音开麦道:“Thankyou.”

        毕竟是在夸他家小哥哥,小哥哥本来就超棒的。

        他说的小声,完全没注意到旁边那人不自觉地挑了下眉笑开。

        到底谁可爱啊,他现在真想把小队长这得意劲儿拍下来,跟他自己中了五百万似的。

        结果等到训练赛结束,老夏一复完盘,余究居然直接开了直播。

        贺晚一愣,“你凑时长?”

        按理说比赛月的直播时长会缩减,哪有人这时候还开直播的,是得多敬业?

        余究摇摇头笑,“不,我就是开着玩玩,反正我又不练了。”

        贺晚:“……”

        六六他们刚被老夏训完,谢天足足吃了两个小时狗粮,撑得慌,全都出了去,此时训练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而余究的摄像头在另一边,一打开就能看见贺晚的侧脸。

        【啊啊啊啊老公你终于想起来你后宫三千了吗!】

        【卧槽!那个是贺神吗!这个侧颜我爱了!】

        【我以前是在玩玩直播间蹲余神,我现在要过上在余神直播间蹲玩玩的生活了吗?呜呜呜……】

        【同框了!!!我两个老公同框了!!四舍五入就是结婚啊卧槽!】

        【鱼丸给我锁死!双神也行!全给我锁死!钥匙隔壁花花吞了!!】

        【呜呜呜真美好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帅气的小哥哥,你们俩到底什么时候官宣呀?】

        余究眼一挑:“不是官宣过了吗?已经入队了就是我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