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32章

第32章

        贺晚在SUN待到晚上十一点多,终于等到夏祖离开三楼训练室。

        他松了一口气,看了看还在训练的三个人,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他还是要回去一趟的,合同还没签,在这连睡的房间都没有。

        推开门出去贺晚向左走,却听见右边有一阵悉索声,他愣了愣,转过身看去。

        SUN的基地中心是空的,两边延展开,贺晚此时往右边走廊上看,恰好看见余究怀里抱了些什么东西从房间里出来。

        突然就来了些兴趣,贺晚迈步向那边走去。

        “余究?”他喊。

        余究动作顿住一瞬,转过身来绽出一个笑,“谢天他们放你走了?”

        可能是被夏祖指使了,刚刚在训练室里,那几个人一直缠着他,连着匹配了两局才放他走。

        贺晚无奈地笑笑,“老夏是不是上了年纪了?”就患得患失的劲真是佛了。

        然后看了眼他怀中抱的东西,“换被单?队里不应该有阿姨吗?”

        俱乐部里工作人员很多,包括营养师和清洁工,一队这些种子选手更是连被单都不需要自己换的,而此时余究怀里鼓鼓囊囊的明显就是刚从床上换下来的床上用品。

        他探头向他身后看去,很干净的一间屋子,床铺得整整齐齐,一看就是新换的。

        余究勾唇,视线落到他手中的钥匙上,“疲劳驾驶不好。”

        贺晚:“嗯?”

        余究:“所以今晚还是别走了吧,被单我给你换了新的,这间房间以前本来也就是前辈您的。”

        贺晚一怔,视线不自觉地在他身上打量了几下。

        余究现在睡的这间房以前的确是他的,所以他刚刚才会在听见声音的时候走了过来。

        只是这人连让人留宿都做的这么理所当然吗?

        他还没说话,余究已经转身将脏被单放在了地上,半笑着从口袋里拿出来两根棒棒糖,递了一根给他。

        贺晚挑眉,“这是什么新型的交际方式?见人散糖,不应该是递烟的吗?”

        说着他伸手接过那根棒棒糖,蓝莓味的,贺晚笑了一下,剥开糖纸还真含了住。

        余究浅笑,“烟草伤身体,再说前辈您不是喜欢吃糖吗?”

        “……”

        贺晚怔住一瞬乐了,他的确喜欢吃糖,他很喜欢甜食,总觉得吃甜心情就会变好。

        余究看着眼前青年一侧脸颊鼓出来的包,下意识坏心眼地也将口中的糖挪到那一侧,镜像对立,正好是一人一边。

        从下午见到这个人开始就生出来的好心情简直快藏不住,余究弯了弯眼笑道:“你粉丝让我照顾好你,所以还是别走了吧,一来一回也挺麻烦的,睡不好状态会变差。”

        其实贺晚也不是一定要回去。

        一开始说要回去是为了直播,可是老夏直接把他扔到了余究桌子前;后来要回去也的确是为了睡觉,他认床,并不习惯在别的地方留宿。

        以前出国打比赛的时候,汪丛明总要为了他的睡眠问题前前后后找好多家酒店才能定下来。

        可是这间房间不一样……

        贺晚眯了眯眼,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余究身边的时候说:“我能进去看看吗?”

        余究颔首,“当然。”

        这间房以前就是他的,贺晚走进去才发现自他走后,这里连陈设都没怎么变过。

        很简单干净的颜色,窗帘被水洗的有些发白却也没有换;床头柜上有一只小猪感应灯,是以前某一次打比赛之前,粉丝从车窗塞进来求他一定要收下的。

        他好笑地将它拿起,拍了一下就亮出暖黄色的光。

        再抬头发现那人还倚在门边,嘴里叼着一根白色的糖棍儿,桀骜和温柔交织在一起,脚边是一团揉的乱七八糟的布,看着就觉得可怜。

        贺晚突然就恶从心起,心念一转便坐到了床上。

        他双手撑住被子,翘了个二郎腿,头微微上仰,眼睛却是往下垂,近乎一副挑衅的模样,勾着眼睛刻意用几近挑逗的语气问:

        “那你呢,睡哪?”

        基地里灯光熏人,贺晚身下是他刚刚换上的米白色床单,身边则有一道圆润好看的暖黄光亮,那人头向上仰起,脖颈线条流畅。

        下午余究就想咬上一口,此时更是差点忍不住。

        偏偏这人还不安分,翘起的那只脚随着惯性上下摆动,一下一下地勾着他心。

        余究觉得喉咙发紧,捏了捏垂在身侧的手,眸光暗了一瞬。

        半晌,他近乎无奈地叹了一声,“小哥哥,你该庆幸我是个正人君子。”

        贺晚一点也没觉得危险,甚至还挑眉道:“是吗?没看出来。”

        不过这倒是这人第一次当着他的面喊出来小哥哥这个称呼,贺晚勾了勾唇,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见门口一黑,余究走了过来。

        他走到他身前,俯视着贺晚,唇边那侧酒窝此时因为含了颗糖,并没有什么凹下去的痕迹。

        贺晚上挑着眼睛看他,想要看这个人打算做什么。

        一上一下,一俯视一仰视,连身遭气氛都暧昧了些,贺晚觉得有点热。

        良久,余究伸手到床头,拍了下那只小猪。低下头凑近贺晚耳边,刻意不说话,等终于看到这人耳尖不受控制地充血之后才小声道:

        “早点睡,队里还有空房间,我过去就行。小哥哥你可别勾我了,勾出火来可怎么办?你又不负责灭。”

        说完也不管贺晚有没有反应过来,余究径直拔了床边插座上的手机充电器就往外走,出门的时候甚至还好心眼地帮他关上了门。

        等到门前脚步声消失,贺晚才从方才的怔愣中缓过神来,按住跳动得有些剧烈的心脏。

        “……操!”

        撩人不犯法是吧!?

        贺晚一下咬碎嘴巴里的糖,蓝莓的香味充斥在口腔里,他回味过来余究刚刚说那话时的语气。

        -勾出火来可怎么办?

        受着!

        他勾出来的火也没见他帮自己灭过。

        贺晚轻呼出一口气,随手就将糖棍扔进垃圾桶里,正准备下楼去车里拿备用衣服的时候,才看见床尾叠的整整齐齐的一套睡衣和……内裤。

        贺晚:“……”

        现在决定换队还来得及吗?去花眠那都比在这好。

        ……

        汪丛明效率很高,第二天贺晚从余究房里出来的时候,这人已经拿着打印好的合同堵在了门口,“签吧。”

        贺晚怔住,揉了揉还有些惺忪的眼睛,接过合同看了两眼,“你这什么速度?”

        “怕你转身就跑的速度。”汪丛明道,“前年那样的事再给我来一次的话,我肯定会把你私人信息拿出去拍卖的。”

        贺晚笑,“又不是不可以换。”手机号住址什么的,换一个好了。

        知道他什么意思,汪丛明点头,“嗯,你看一下合同第八页。”

        “怎么……靠!你这合同非法的吧!”

        哪有人违约金达到九位数的???

        余究从旁边房间里出来,扫了眼合同,乐了,“以后就算SUN倒了,小汪你去做个人口贩子也饿不死。”

        贺晚懒得跟他们扯淡,看见违约金数额之后才留心多看了两眼合同。

        “临时合同,就签你三个月,从柏林回来之后你要是愿意留我们再签。”汪丛明道。

        贺晚眉头跳了下,“亚洲赛还没打呢,你们这自信哪儿来的?”

        余究在旁边笑得欢,“你都回来了,打不进决赛多丢脸。”

        贺晚原本憋的慌,闻言睨向他,“你这又是从哪来的自信?”

        余究笑着给他递过一支笔,“我这不是自信,我是相信你。”

        他对小哥哥,从来都是无条件的信任。

        可能是刚起床脑子不太清醒,贺晚闻言一怔,还真的下意识接过笔在那份名为合同实为卖身契的文件上签了名。

        汪丛明拿了合同就跑,生怕他反悔一样。

        现在才上午九点,三楼那几个人压根就没醒,走廊上只有贺晚和余究两个。

        汪丛明一走,余究就笑着看向他,“昨晚睡的怎么样?”

        贺晚盖笔帽的手一顿,没好气地把笔扔给他。

        昨晚睡的怎么样?这人真好意思问。

        他给他准备的衣服他压根没敢动,也没再下楼去车上拿,洗过澡之后想了想,反正床单是新换的,干脆就裸睡了……

        贺晚突然想到什么,近乎凶狠地瞪了一眼余究,“你房间以后给我了。”

        小队长自然是答应,浅笑着点头,又跟着他进了房间,眼睛一扫瞟见那套完全没动过的睡衣,立马就懂了小哥哥什么意思,心里软的都快化了出来。

        这人怎么这么别扭呢。

        见他要走,余究拦着门笑:“带我一个呗。”

        贺晚:“你知道我要去哪吗你就跟着?”

        “回去拿衣服?”余究道,“带我一个还能给你做苦力。”

        贺晚扫了眼他手,“余神的手原来是用来搬东西的吗?”

        那可是被人誉为电竞之光、神赐之手的。

        余究无所谓地耸耸肩,眼中闪过一道狡黠的光,“我手能做的可多了,小哥哥要试试吗?”

        贺晚:“……”

        他走近,盯着他的眼睛低声斥道:“你要是再这样有事没事开车,我废了你信不信?”

        余究眼睛还是弯着,“我冤枉,我白白丧失一个网恋的机会,我现在追我的心上人有问题吗?而且我明明什么都没说,是前辈您自己脑补的,反倒怪到我身上算怎么回事。”

        贺晚一噎,把他手从门框上打下来,“闪开。”

        心上人个屁!就一张嘴会叭叭叭!

        贺晚故意不看他,捏着钥匙往外走,直到走到三楼训练室的时候才发现玻璃上面映出的那张脸上,唇角有一道微弯的弧度。

        ·

        贺晚住的地方离SUN不远,到他家的时候都不到十点。

        余究从副驾驶位上下来,笑道:“上回来了都没上去,可亏死我了。”

        贺晚睨他一眼,“不是跟我装吗?”

        还说什么要回去看小哥哥直播,cp大旗拆了要买502粘起来,装吧这人。

        “我这还不是依着您?”余究反问,“是你非要去做一个主播的,我总不能一进直播间就跟大家说这人其实是电竞神话Lustre吧,再说了,您那技术,我说出去也没人会信。”

        贺晚犹豫了一下,进电梯的时候还是把一直以来的疑问抛了出来:“所以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连花眠都跟他匹配了一局,完全没认出来是自己,余究到底是怎么认出来的。

        余究站在他身侧靠前半步的位置,他们俩身高相差不大,但是小队长还是长身体的时候,此时已经比他高了一两厘米了。贺晚这个角度恰好看见他微微勾起的唇,和好看的眉。

        余究浅淡道:“因为是你啊,所以想要认出来一点也不难。”

        因为是这个人,所以哪怕他不说话,只要拿了把枪站在那,他都能在一百人中间找到他。

        以前在青训营的时候,老夏会把一队的比赛视频拷下来放到训练室大屏幕上给他们看;而贺晚走了之后,那段最黑暗的时期里,余究对着这个人的视频学了很久。

        学到了所有人都说SUN又出了贺神第二小余神的地步。

        这个称呼他并不讨厌,只是比起贺晚的影子,余究还是更想做自己。

        因为影子是见不得人的,他却是可以和贺晚站在一片阳光下登上颁奖台的LightT。

        所以当他的名头打出去之后,便再也没有人会用小余神之类的头衔称呼他,也就贺晚才能一口一个“小队长”地带着略显调侃的语气唤他。

        余究笑了笑,有些词加上“小”字显得很轻蔑,可是贺晚那样喊他,他却只会觉得亲昵。

        这很像是两个人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

        就好比贺晚直播的时候,匹配了个水友,喊他一声“小哥哥”,全弹幕的观众都开始cue余究一样。

        专属称呼么?好像没什么不好。

        余究笑意更甚,在电梯门开的时候,转过头看向贺晚,强调道:“因为是你啊小哥哥,所以就算你赔了小汪那一亿元违约金,只要你还玩PUBG,我就能把你找回来,别想着走。”

        他笑得很好看,一点点威胁的影子都看不见,贺晚却兀地心下一惊。

        这人这么痞的吗?而且这种近乎蛮横的控制欲是什么鬼!?

        可是天杀的,他居然真的被他撩到了。贺晚眼神躲闪一瞬,先人一步从电梯里出来。

        余究见他出去了才放心迈出,结果还没走两步就看见前面那个后脑勺猛地一下转开,贺晚折回来,看着他的眼睛威胁:“我回来了为什么还要走?你记清楚了,”

        他道:“只有别人躲我的份,小队长,最好别让我把你替下来。”

        周围很安静,贺晚住的这间小区每单元一层只有两户人家,小区环境很好,不会出现在楼道就能听见楼下吵嚷的声音。电梯在身后运转,机械的滚动不快,却很有规律,一下一下地像是齿轮在磨人心。

        余究怔了一下,藏在衣袖里的手不自觉地捏了捏,半晌才恢复自然地笑开:“口气这么大的替补吗?那我等着我喊你队长的那一天。”

        本来一开始,就是他喊他队长的。

        这段对话很奇怪,贺晚总觉得这是有什么先兆。正待往下细想的时候,余究已经走到了他门前,抬了抬下巴,“收拾东西吧,一会回去他们也该起来了。”

        贺晚没有多想,微微蹙着眉过去开了门。

        余究也没把自己当外人,换了鞋就往里走,贺晚懒得搭理他,直接上楼拿出行李箱开始收拾。

        男孩子就算搬家都没有多少要带的东西,他回来也就是拿几件换洗衣服和证件,收拾完之后一抬头发现余究正盯着墙上那几幅画。

        “那天直播我就看到了,你画的吗?”余究侧过头,浅笑着问他。

        贺晚心一悸,重新低下头又翻了翻箱子,闷声应了一声。

        “画的很好,从小学的?”

        之前在直播镜头里只能看到几幅,现在真的进了他的房间才发现几乎一整面墙上都挂满了画。

        余究不懂画,但是凭直觉都能感觉这些画画的很好;而在镜头没有照到的地方,那些画作,光是一眼看过去就让人移不开视线。

        和左边这些明显不是一个人画的。

        最大的那一副,画的是一间花园,花园中间是一座浅白的凉亭,亭子里坐了一个女人,很温柔地笑着,画眼却落在了那女人视线所看的地方。

        是一个小男孩,七八岁的样子,穿着小西服,浑身都是要溢出来的活力;暖色的阳光洒在他身上,和满园子的花草相映,很像是一只小天使。

        光是看画就能看得出来作画的人用了心思,浓墨重彩地渲染这样一个人间天使,简直像是想让所有人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小宝贝一样。

        余究看着看着就笑了出来,那是他家小哥哥。

        真的是小哥哥了,好可爱的一小只,在画上才两只手掌大小。

        他笑着扭头:“这是谁画的?好可爱。”

        贺晚一怔,抬起头视线先落在了他身上,顿了一顿才看向那副画,勾起唇角扯出一个笑,“我妈。”

        他话音刚落余究就噤了声。

        他不知道贺晚他家发生了什么,但贺林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这一件事,在圈里已经不是一个秘密了。

        余究离开那几幅画,走到他身前蹲下,笑着看向贺晚,“画的很好看,阿姨也很温柔,我能有机会见一见阿姨吗?”

        贺晚微怔,轻蹙起眉看向他,“你见我妈干什么?”

        余究:“看一看是怎么样一个温柔善良的人才能生出你这样可爱的人间天使。”

        “……”

        贺晚捏了下手心,抬起头看向他,轻挑着眼睛,“或许……你知道我比你大两岁吗?”

        “知道啊,”余究点头,“可这不妨碍小哥哥你很可爱。”

        明明强到让所有人仰视,但却可爱的让人想把他揣进怀里。

        可是这话不能明说,说出来小哥哥估计真的会弄死他。

        然而就算是没有明说,贺晚都像看傻子一样地看了他半天,才从牙缝里蹦出来一句:“你是不是有病?”

        余究没答,贺晚就站了起来,像是刚想起来一样从柜子里拿出了外设包,轻声道:“她去世了,你见不到。”

        听不出来多少悲伤的情绪,余究却怔了怔,明知道贺晚不需要人安慰,还是温声道:“是吗,那阿姨一辈子都停在最好看的时候了。”

        贺晚张了张嘴,没说话。

        他其实想说他妈走的时候一点也不好看。

        被抑郁症折磨得整个人都近乎癫狂,只是偶尔才会有清醒的时候,脸上瘦的能看见骨头,眼睛中也很久没出现温柔到让人想要沉溺进去的色彩。

        但他没说,余究字字句句戳他心窝,但却也是字字句句都在将老妈塑造成一个绝世温柔的大美人儿,简直像是怕他难过故意说出来哄他一样。

        他轻轻勾起唇角。

        这没什么不好的,反正老妈在自己心里的确是那样。如果死后有另一个人这样看她,那个小公主知道了应该也会很开心。

        这事过去五六年了,早就不是什么不能提的痛,贺晚重新检查了一遍东西,最后把外设包背上拉了电闸就走。

        出门的时候伸手去拉拖杆箱,碰到的却是一阵温热的触感,余究给他把行李箱拖了。

        甚至开车的时候他还主动接了钥匙,“我认路,你睡一会吧。”

        贺晚也不推辞,昨晚睡着都将近后半夜了,现在的确是有点困,还有点饿。

        他靠在座椅上浅寐,阳光很好,落到他眼睫上一跳一跳的。

        余究觉得当时画那副画的人心情肯定和自己现在一样,贺晚真的是一个人间天使啊。

        他笑了笑,将挡光板放下给他遮阳,车里放着舒缓的白噪音,不一会他就听见了身边这个人均匀沉稳的呼吸声。

        他微微一怔,小哥哥是真的累了。

        这一个月以来,无论是作为云星主播还是电竞神话,贺晚都经历了很多。

        余究有的时候都会想,到底是得有多坚强贺晚才能每一次都笑着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说出些不痛不痒的玩笑或者挑衅,让人对他连心疼都心疼不起来。

        可是时间线再往前拉,退役这一年多的空白期内,贺晚又面对过哪些他真的不敢想。

        他可能走过很多地方,却连外设包都完好无损、纤尘不染。

        贺晚打开衣柜的时候,他甚至瞟到了角落里那件挂起来的白色队服。

        余究轻轻呼出一口气,将车速放得很慢。

        ……

        贺晚迷蒙着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车还在动,愣了一下,“堵车?”

        余究偏了偏头,“醒了?小哥哥你流口水了,擦一下吧。”

        贺晚一怔,“不可能吧。”还是抽了张纸就准备擦,结果还没碰到就听见身边一道低笑声,“你玩我呢?”

        “没,谁让你说什么都信。”余究笑着提速,“一会就到了,回去应该正好赶上吃饭。”

        他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余究看了一眼打算挂掉,贺晚却瞥到了,“不接吗?花眠找你应该有事吧。”毕竟都是各自战队的队长。

        “要接吗?”余究思索了一下,突然扬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那你帮我接一下吧,按免提,我现在开车。”

        “美得你。”贺晚小声斥了一句,还是依言帮他接了电话。

        一接通那边花眠就说:“不行,我还是很生气,你就不能跟我说一声那主播是晚哥吗?你去论坛看看,要我认爹的帖子都他妈顶了多少层了!”

        余究笑:“你也没问我啊,自己立的flag,不就是用来推倒的吗?乖儿子。”

        花眠吼:“你给老子滚!”

        贺晚拿着手机无声地笑了下,终于知道余究为什么不接了。

        可是这个称呼,为什么自己莫名低了一辈。

        他张开嘴巴又合上,顾忌着这是别人手机便没有说话,那边花眠终于冷静下来,问了一句:“不过晚哥是真的回SUN了吗?”

        余究挑了挑眉,“商业机密,等官宣的时候你再问我。”

        花眠差点给他气死,“官宣了老子还问你个鬼!”又顿了一顿他道:“不过我这两天一直在逛论坛,走向有点迷。”

        “怎么?”

        花眠那边声音有点低:“有人带节奏说就算晚哥回来了,一年没训练水平肯定会下滑,万一真让他上场只能说明……”

        “说明什么?”余究沉了声。

        “说明SUN没人了。”花眠心一横,还是扔了出来这句话。

        SUN现役四个人里面,除了余究打出了名,王六六服役不到一年,贾成虽然是老将,但一直都不温不火,这么多年也没什么突破,更别提还有一个塞钱进队的富二代了。

        说话间已经开到了基地门口,贺晚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外人有这些猜测都很正常,唯一让他觉得有些意外的是余究脸色唰的一下就黑了。

        这人停了车,冷着脸拿过手机,“这样猜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到我面前来打到他删号退役!”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略显烦躁地随手把手机往口袋里塞,扭头就准备安慰贺晚,“那些人是傻逼,你不用……”

        话说到一半对上那人微微弯起的眼睛,“你怎么能这么痞?”贺晚问。

        自己当年已经是很轻狂张扬的了,但印象中也从来没把“删号退役”这种话挂在嘴边扔出来。

        说起来谁不是打职业的,真下了死功夫练,还真不一定有人能一直是巅峰。

        但是余究说这句话的时候,贺晚就在他旁边,第一反应居然不是觉得这小孩吹牛,而是在想……

        这小队长,真他妈的帅!

        太帅了,他喜欢。

        贺晚活了这么些年,能让别人为自己出头的机会很少,偏偏每一次都给余究撞上了,每一次都撞到了自己心里。

        他略显好笑地勾了勾唇,“你这是打算别人说我一句你就还人一拳?”

        余究:“不可以吗?”

        贺晚从储物盒里拿出来两颗糖,扔了一颗给余究,道:“可以是可以,但是聚众斗殴犯法,我不想去局子里捞你,毕竟我还不是你家属。”

        说完他就下了车,留余究一个人怔在原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什么意思?

        还不是你家属?

        “还”?

        千言万语从脑中飞驰而过,最终汇集成一句:“我操!”

        小哥哥这意思是以后愿意成为他家属吗?

        眼看那人都快走进门了,余究赶紧停好车一路小跑过去,凑到贺晚身边狗腿一般地说:“小哥哥你放心,我是一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绝对不会让你去局子里捞我的。毕竟丢我脸也不能丢你脸不是?”

        贺晚睨他一眼,“丢我什么脸了,打狗看主人?你是我家狗吗?”

        余究:“……”

        “汪!”

        王六六在三楼,只是不小心在窗边看了下风景,就塞了一大口狗粮。

        他抱着薯片桶往嘴里塞薯片,哀怨地叹了一口气,“完了,这以后还有日子过吗?”

        贾成刚起床,闻言愣了愣才坐到椅子上,“怎么了?”

        王六六转过头,看着贾成眼睛亮了亮。

        SUN是颜值队,余究痞气、贺晚帅气,谢天有着天然呆的单纯长相,就连贾成都是一硬汉形象。

        王六六斟酌一秒,走到贾成身边,将薯片桶放到他面前,面带羞涩、语意含怯地说:“或许…你愿意跟我搞基吗?”

        刚从楼下吃完东西上来的谢天:“……六六哥,你不追星了吗?”

        王六六:!灵魂暴击。

        ·

        花眠认爹这事一直没提上日程,网上节奏大师却突然一波又一波地多了出来。

        SUN正式官宣贺晚归队的那天,底下评论跟撞了邪一样。

        @SUN电子竞技俱乐部:王者归来,欢迎@Lustre归队。

        贺晚盯着这条微博看了半天,终于没忍住:“真丑。”

        他的桌椅被安排在了余究旁边,那人这时候正好在摸鱼,听见这句话乐了,“是丑,队里钱可能全给你开工资去了,小汪已经连个文案都舍不得请了。”

        哪有人官宣入队就这一句话的?除了一个艾特,加起来才八个字:王者归来,欢迎归队。

        最可怕的是,汪丛明还逼着他转发了。

        贺晚扶额,“小汪到底是被谁逼的这么丧心病狂的?”别是真干过什么买卖人口的勾当吧。

        余究忍了忍,没忍住,“可能是我。”他去年刚从柏林拿回来金锅之后就闹了一次失踪。

        “那你可真是厉害了。”贺晚瞟了他一眼,随手点进那条微博下面,整个人都随之愣了愣。

        【王者归来?之前预选赛的时候我就想说了,你们把Lustre捧这么高真不怕摔下来的时候砸死一队?】

        【亚洲赛就剩一个星期了吧?现在入队有个屁用?】

        【Lustre这个号已经在榜上查无此名了,SUN你们能不能认清事实?】

        【Lustre就算再牛也是两年前的事了,现在把他拉出来,真以为现在那些打电竞的还是两年前的小白?】

        【……】

        要不是怕打扰到另外几个在认真训练的队员,贺晚真想给他们鼓个掌。

        句句鞭辟入里,有理有据,看着就特别有信服度,看着就觉得贺晚凉了。

        他好笑地勾了下唇,一边余究察觉出异样,椅子往这边移了移,“怎么了?”

        贺晚伸手摁电源键,笑道:“没事,你还不准备?今天不是约了一场训练赛吗?”

        余究看了下手机,“嗯,约的八点,还有一个小时。真不想打,小哥哥你再帮我玩两局呗?”

        贺晚一脚给他把椅子踢回去:“偷懒偷习惯了是吧?滚去训练。”

        余究笑了笑,认命地点进训练场摸枪,“哎,哪家队长像我这样被替补怼的,你真的不考虑当队长吗?”

        “不考虑,累。”贺晚说着看见他已经进了训练场才又摁了手机电源键。

        那些带节奏的多少本身就是职业选手的小号他不知道,随便扫了两眼他就去了论坛。

        【SUN官宣了,Lustre真的归队了。】

        -阿伟死了!我买到釜山票了!!!

        -啊啊啊啊!我贺神终于回来了吗!他是我打职业的初衷啊!

        -初衷加一,我当时就是看了Lustre的视频才想去打电竞的,我当时就在想怎么能有男人这么帅!

        -又强又帅,SUN下一期青训营什么时候招生啊,我还没成年我可以去吗!?

        贺晚往下划了划,终于看见几条预料之中的回帖:

        -你们好歹也是打比赛的,别像那些脑残粉一样认不清现实好吗?现在各服务器榜单上哪里有Lustre的名字?

        -SUN今年是要凉啊。新成员菜成那弱鸡样,LightT训练跟玩一样;离比赛只剩一个星期了,贺晚现在就算加进来又有什么卵用?磨合都来不及。

        -贺晚直播视频你们没看吗?就算是装,至少也能证明他技术往下降了吧。

        老生常谈,贺晚随意看了几眼就给关掉,结果一侧头发现小队长又摸鱼了,“你不训练?”

        被抓包的小队长抬起头冲他咧了个笑,抓了水杯就起身,“我下去倒杯水上来。”

        贺晚一眼扫到训练室里饮水机,也不拆穿他,看着他出去之后随手登上PUBG。

        他回来之后没去找老夏要号,一直都是用的之前的小号,连前缀都还没加,平时跟一队几个人训练用足够了。

        而说到磨合,很奇怪的是,他和谢天他们磨合程度很好。

        甚至连贾成都说像极了一开始余究和他打比赛的样子,总感觉这两个人的路子几乎是一样的,在什么环境下应该怎么打,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反应十有**都相同。

        贺晚想到这里笑了笑,所以这就是余究能从直播间找到他的原因吗?

        因为彼此太像了?

        他点进游戏,刚准备点匹配的时候,手机震了一下。

        微博没退。

        官宣那条微博底下很多人艾特他了,如果是自己关注的人回复了消息,他会收到通知。

        贺晚微微怔住,点进微博。

        @SUN-LightT:Lustre的高度?大概就是比我再高一个我,什么时候把我摔下来了你们再扯这些有的没的。

        @SUN-LightT:还有一个星期吗?忘了时间了,应该过几天再官宣的。

        @SUN-LightT:榜单?有一个能打的吗?

        @SUN-LightT:……

        他还在回复,贺晚一阵哭笑不得。

        别人说这些话只会让人觉得狂妄,可是用余究的微博号发出来,没人觉得他被盗号了,也没人觉得他脑子被门挤了。

        这人从出名以来怼人就没留过情面。至于榜单……对于包揽了国内三分之二榜单第一的人来说,的确是没几个能打的。

        要不是担心他这样说下去会拉仇恨,贺晚还真想就这样看着他一条条回复。

        他笑了下,推开椅子起身出门。

        余究压根就没下楼,此时正坐在楼梯上跟那些键盘侠互怼。

        贺晚走到他身后,用鞋面蹭了蹭他背,“喂。”

        小队长不耐烦地摆摆手,“还有半个多小时呢,我一会回去再进房间。”

        这是把他当成老夏还是六六了?贺晚走到一边,半倚着栏杆笑着问:“喂,我入队礼物呢?”

        余究猛地一顿,手生生悬在了手机上方,僵硬着转过头来看,便看见贺晚一脸笑意地看向他,跟在看戏一样。

        “六六送了我他偶像的签名海报,贾成送了我一副耳机,小天都给了我一副键盘,队长你呢?就算给我组装一台电脑也该好了。”贺晚弯了弯眼睛,视线向下落,“还是你打算把这些怼人记录截图给我当入队礼物?”

        还没等他说话,贺晚又接着:“那你是不是要准备个压缩包?从你进我直播间那天开始你就一直在怼人,我怎么不知道余神原来是个泼妇?”

        余究那边光线不是很好,一抬头一明一暗,连那个人身周都染了一层光晕。

        他消化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贺晚在取笑他,一张口想要混过去,可想了想却哑着嗓子道:“再等等,出国前我肯定送你。”

        贺晚被他突如其来的正经弄懵了懵,还要说什么就看见老夏走到了青训生训练室门口,赶紧拉过人往训练室跑。

        要是被教练发现他们俩一起偷懒,又得是一顿训。

        夏祖最近跟更年期一样,贺晚实在不想听他吊着嗓门喊。

        进了训练室发现老夏还没上来他才轻呼出一口气,“幸好。”

        结果一抬头看见里面三个人眼神全都落了过来,王六六甚至还啧了一声。

        贺晚一愣,这才发现自己还抓着余究胳膊的,脸上一热赶紧甩了开就要回自己座位上。

        走到一半谢天却喊住他,“晚哥……”

        贺晚:“嗯?”

        谢天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站起身来小声道:“等下训练赛你可以帮我打吗,我坐你身边看着,有些地方我还是不太会。”

        贺晚一愣,扭头见余究也盯着他,想了想点头,“行,那我用你号,你过来登一下。”

        他其实挺想正经跟余究一起玩一局的。

        号刚登上老夏就上来了,看了眼时间拧眉道:“这都几点了,你们在干嘛?”

        谢天立马回道:“我打算请前辈教我,在上号。”

        夏祖显然也愣了一下,视线落到贺晚身上,“你打?”

        贺晚点头:“嗯。”

        夏祖眉头皱得死紧,在余究发房间号的前一秒,他问:“贺晚你账号密码还记得吗?”

        贺晚一怔:“什么号?”

        训练室里灯光很足,老夏盯向他的眼睛,看着里面跳动的光彩,“Lustre,还记得吗,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