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26章

第26章

        虽然是小众的匿名论坛,流量也很大,贺晚看见那条回复之后,整个人都怔在原地动弹不得。

        天气有些燥热,窗户关的严实的屋子里闷闷的,贺晚便像是被压着了一样。

        他不知道这是谁发的,但是猜也猜得出来。

        当年参与到这事里的人很少,加上陈猎也才五个,其中还有一个已经很久都没有消息了。

        所以周世凯这是被贺林和贺正义搞了之后要反过来搞他?

        贺晚勾起唇扯出来一个嘲讽的笑,所以说他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回去呢,队友都能这样对他,自己当年到底是多遭人恨啊。

        帖子下面依旧还有人在回复,带上这么一个劲爆消息,就算没有锤,也能让他们闹翻天来。

        贺晚懒得再看,切出去换到微信,瞥见余究那条消息的时候顿了一下。

        心里很烦,脑子也乱,甚至生出了丝要不就答应他回SUN吧,装个屁啊,有什么好演的,不把那些人打的跪下来都不知道谁才是爸爸的念头。

        再一转念这想法就散了,笑了笑切换微信,找到通讯录里的一条点进去。

        贺晚:见一面吧,把当年的事说清楚。

        收信人是Hunter。

        发完之后他难得地点了支烟,吸了一口便夹在手心,翻了翻通讯录,拨了个电话给认识的律师朋友。

        “问一下,国内现在对电竞打假赛有没有明确的量刑规则?”

        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看着手上那支烟半晌,问道:“那对于造谣损害他人名誉的呢?多严重才会量刑?”

        那时候是因为有所顾虑,那么可笑的事闹出去对SUN肯定会有损失,自己费尽心力护着的战队,实在没必要因为个渣滓毁了。

        可是现在,自己退役了,周世凯正跟TREES纠缠不清,他还担心个屁。

        贺晚挂断电话之后,看了下论坛和微博的发酵趋势,转而给骆招招打了个电话,“这两天关于我的事不用压,可以的话推波助澜一下也行……我没疯,是有人疯了。”

        总有些人不惜命,他就让他们知道活着到底多不容易。

        ·

        余究是第二天起来才看到论坛上的消息的。

        站得越高,造谣的人越多。不仅是贺晚,他这一年来被造谣的次数也不在少数,他皱了皱眉直接联系论坛管理员删帖便下楼和老夏一起挑青训生。

        挑的并不是多么顺利,老夏一直拧着眉头,他也因为起床看见的那个帖子心情相当差。

        最后导致整个基地从一楼到三楼都笼罩在一种相当压抑的气氛中。

        然后到了晚上,余究不放心地刷了下论坛和微博,整个人差点就崩了。

        【惊天大消息!贺晚原来是靠打假赛才出名的!】

        -卧槽真的吗!?什么情况!?

        -我好像是听说了,昨晚那个帖子里爆出来的。

        -而且那帖子现在被人删了,是不是心虚啊我的天!

        -细思极恐,前排吃瓜。

        余究一点进去入眼就是这些看起来路人实则带节奏的言论,脸色唰的一下就黑到了谷底,再往下才看到总算来得及进来反驳的回帖。

        -???你们眼瞎?贺神操作都看不见?

        -最近什么情况,我贺神不就是出面解说了一次预选赛吗?动谁蛋糕了???

        -乌鸡鲅鱼,什么话也真的都敢说,出帖了,这帖子脏。

        这帖子的确是脏。

        余究看了眼主楼和前几楼的回帖,时间间隔非常接近,回复的内容也全都是求科普求介绍,或者各种内涵暗踩。要说不是水军,他是真的不信有人能这么快就跟上主楼的节奏。

        他冷了眸子,原本想要继续删帖的,但是看到最上面的回复,又担心删帖真给了这些人口舌,心情临界冰点,他点了出去打开微博。

        热搜上还没有动静,超话里已经起风了。

        黑子不敢直接在Lustre超话发博,都是从PUBG的各个流量较多的超话开始内涵。

        余究扫了几眼,顿时就有点想要炸超话的念头。

        赶在训练赛之前联系到了微博那边的人,结果对方却说这事有人在背后操纵,不是钱的问题,只是并不好解决。

        他脸色愈黑,谢天特别小心地跟他说一句“队长,要打训练赛了。”他才终于将手机放下。

        今天晚上是跟另外几个入围亚洲赛的战队一起约的训练赛,不仅有一队,还有二队和青训生。

        原本大家还没从打进入围的兴奋中缓过神来,结果一到广场就发现了不对劲。

        不仅平时话特别多的花眠一言不发,跳了伞之后,右上角的击杀公告就一直没停过,前面出现频率最高的永远是三个ID。

        SUN-LightT

        DYG-Hunter

        YUU-huahuaya

        贺晚的事早就在圈子里传开了,陈猎对于贺晚亦师亦友,花眠则是一开始就跟他关系很近;至于余究,更是SUN现役队长,是以他们一个个打人跟捶黑子一样,其他人也就不敢说话。

        到最后清算的时候才发现这三个人一局加起来拿了二十九个人头,活生生的虐杀局。

        一共打了三局,退了比赛之后,谢天和王六六面面相觑又把自己扔进了训练场。

        余究终于待不下去起身出门的时候,贾成喊住他,皱着眉头道:“队长他不是这样的人。”

        他说的队长是谁余究自然知道,愣了一下旋即笑开,“我知道。”

        他当然不是这样的人,只是这件事不解决他会憋死。

        花眠退了比赛就给他发消息:

        花眠:你看到了?

        余究:没瞎都看到了。

        花眠:有人在黑晚哥,我联系论坛和微博那边都说处理不掉。

        余究眉一挑,当下也不急了,闲闲地靠着栏杆打字:

        余究:怎么?花队想当我情敌?

        都这种时候还有心情跟他开玩笑,要不是YUU离SUN远,花眠是真的想立刻过来敲爆他狗头。

        花眠:老子当个你屁情敌,我他妈可不想以后一上战场就被你像逗猫一样满地图追着跑。

        花眠:总之我这边会一直想办法的,你不要激动,轻易下场只会将事情闹得更大。

        余究勾勾唇,闹得更大吗?

        反正他不怕死。

        这事如果他们黑的是自己,他是真的不怕把事闹大的,就跟前几次一样。

        他低下头,听见夏祖在青训生训练厅里扯着嗓门喊,转了个身一边往教练办公室走一边打字:谢了,谨代表我家队长跟花队道个谢。

        花眠:代表个屁,你多大脸啊,什么时候真把晚哥带回来再说。我去捶人了,mmp,真当我八百微博号是白养的吗?

        余究没跟他再贫,直接进了老夏办公室,没等一会,门开了。

        夏祖见到背对着他坐着的青年愣了一瞬,转眼看见他手上夹着的香烟,皱了眉头,“不是戒了么。”

        余究笑笑,弹了下烟灰又吸一口才摁灭,说话的时候吐出来一圈烟雾,“是戒了,今天有点烦。”

        闻言老夏也不好多说,他自然知道他在烦什么事,别说余究,就连他都恨不得上场捶人。

        一个个都瞎几把扯。

        他今天甚至还听到两个青训生在讨论这事,当即就让人写了两千字检讨。

        夏祖烦躁地薅了一把他的寸头,将手里拿着的记事板丢到桌子上,然后坐到余究对面,皱着眉头问:“说吧,来找我是为什么。”

        余究笑,开门见山道:“您这是不是有当年釜山那场比赛的录像?”

        老夏愣了一下,问:“你不是也有吗?”

        他不止一次看到过余究对着那套画质差到爆的光碟录影反复看,现在怎么找他要这个?

        余究:“我的那一版是官方刻录的,是全视角,我想要贺晚单人视角的,教练你那里有对不对?”

        的确是有,不然战队打完比赛之后的复盘根本没法做。

        只是贺晚那一次的情况实属特殊,他从来没给别人那次比赛录像过。

        面前青年神色淡淡,唇角始终噙着一丝玩味的笑,眼底却是阴冷。老夏手指摩挲了一下木质桌面,拧着眉头问:“如果是真的呢?”

        余究怔住,“什么真的?”

        “如果真的是打假赛呢?”

        闻言,余究缓了两秒又笑开,“教练您别逗我……”

        话说到一半看见夏祖认真的脸,剩下来的话便卡在了喉咙里。

        心脏突然没由来地一阵闷闷的疼,他握了握手心找回力气,却听见老夏又重复了一遍,“如果真的是贺晚当年打了假赛该怎么办?你该知道,打假赛的像他那样退役是最光彩的退出方式了。”

        最耀眼的时候退出,让所有人记得他最张扬肆意的样子吗?

        是挺光彩的。

        圈里有许多曾经风光一时,后来因为伤病或者状态下滑而退役的选手,也有传出丑闻不得不退役的人。像贺晚那般退了之后还被所有人惦记着,的确是很特殊的存在了。

        至少在这事爆出来之前,是这样的。

        但是开始有水花砸到了这个圈子里,一点一点地散出涟漪,妄图将河底藏着的隐晦全部掏出,放在太阳光下暴晒。

        比起究竟是不是真的,余究突然发现自己现在砸上脑子的第一件事居然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一直接受赞美的一个人,开始被人这样议论的时候,会不会难受,会不会觉得喘不过来气。

        指甲掐进手心,他不敢再往下想。

        余究抬起头,定定地看向夏祖,“队长他多么骄傲您应该知道。他不可能打假赛,老夏你也没必要试探我对他的信任。”

        “就算所有人都这么说,只要他没有亲口承认,我就不会相信。”

        余究抬起胳膊往前探,下巴搭在双手交握处,勾唇道:“所以教练,赶紧把录像给我,我等着看他当年到底是怎么就打了‘假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