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25章

第25章

        贺晚站在原地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小哥哥就是自己。

        这人怎么这么厚脸皮,这种明星选手都是自己带节奏组cp的吗?

        他以前也没这样啊。

        而且…这种莫名的又好笑又嫉妒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贺晚捏捏手腕,眯了下眼睛转身坐回到椅子里,“好,那你别上来了吧,门卫室有人值班,你把钥匙给大爷就行。不请你上来坐了,好好粘你和小哥哥的cp大旗吧。”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重新开了直播麦说一声抱歉便进了游戏。

        余·偷人不成蚀杯茶·究:“……”

        他怎么就忘了他家小哥哥原本就不是一个纯情小可爱,昨晚面对面能撩完全是因为他情绪不好,很多事砸到了一起所以被他钻了空子。

        今天…

        今天要是真的被他一句话就撩到了,那也不该是贺晚。

        余究勾勾唇,倒也依言将钥匙给了门卫大爷才出楼。

        这个小区绿化做的很好,现在正是四月底的天气,月季开的正艳。他站在绿化带前,微微仰起头找了一下。

        三楼最右边的那一户,只有一间屋子亮了灯,莹白色的光,窗帘后映出来半个剪影。

        他突然想起,当初贺晚还在SUN的时候,自己也曾这样看过他。

        青训营一直有门禁,但是真的偷偷出来练,老夏也不会发多大火,只要你能保证第二天的训练度。

        余究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多么聪明的选手,进SUN的初心就是为了贺晚,自然会练的更认真。

        其实到后来已经说不清是不是喜欢了,只是在最卑微最弱小、最深陷泥潭的时候,瞥见了一缕光,于是便下意识地想要去追寻去仰望,渴望与之并肩。

        与其说喜欢,不如说是对那一种生活的向往。

        老爸老妈离婚后全都各自组建了家庭,并不在意他的死活。跟奶奶一起生活了七年,奶奶去世了,他便开始了半工半学。

        那时候也不过才十五岁,还是童工的年纪,晚上在网吧做网管,白天又去学校上课。

        每个班里都有几个成绩不怎么好的学生,成绩不好上课还睡觉自然就不得老师喜欢。

        偏偏中学升学率又和老师的奖金挂钩,余究被明着暗着劝退好几次,他一直没走,直到将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放到了奶奶坟前。

        敢招童工的自然都是黑网吧,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怎么在那种地方生活下来的,余究现在自己想都会觉得不真实。

        和他如今这样周身是光的生活相差太远了。

        没想去高中念书,在网管玩玩游戏打打架,时不时会有隔壁街的老板带着小弟过来闹事,他便也就上场拎根棍子就开始打。

        如果不是贺晚,他真的怀疑自己一辈子会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下去了。

        那年电竞赛事尚且还没那么多平台转播,网吧里有职业迷,他去送泡面的时候瞥见屏幕上那个勾唇浅笑的少年,然后眼睛就再也移不开。

        那是一个很耀眼很璀璨的存在,张扬恣意地在国际赛场的领奖台上笑着。

        直到那个时候,余究才知道,原来玩游戏分两种。

        玩和比。

        能去国际赛场上比赛的人,那已经不是玩游戏了,是为了梦想和信念而奋斗的一种态度。

        他很羡慕这种人,因为他并没有什么梦想。

        再往后,等到自己也开始玩那个人玩的游戏,好不容易爬上了榜单前几的时候,SUN招青训生了。

        越是微小越是见不得机会,泥巴里滚出来的孩子,给他一点看不见希望的光都会死死地抓牢,所以余究去了。

        对那个人而言很轻易取得胜利的一场狙击赛,是他无数个日夜于黑暗混乱的角落拼搏换来的一点机会。

        少年人天生对强者有仰慕感,于是当两颗狙击枪的子弹,一颗打到了他身体,一颗打进头颅的时候,梦想突然就从暗不见天日的地方滋生,开始肆意疯长。

        可它尚且还没有长成一棵树,光突然消失了。

        那个在一楼青训生大厅练累了抬头一眼就能看到的房间里,再也没有贺晚这个人。

        ……

        飞虫在眼前转了好几个圈,余究视线模糊了一下,他眨了眨眼将自己从回忆里拽回来,又看了一眼三楼才浅笑着走开。

        贺晚播到落地成盒突然觉得有些热,起身想要拉窗帘的时候瞥见楼下站着一个人。

        真不怪自己一眼就看到了,实在是余究这个人,长得真好看。

        穿了一身白色休闲服站在一棵花树下,任谁都会觉得这是个来拍广告的电影明星。

        所以贺晚拉窗帘的手也顿了顿。

        楼下那人不知道为什么定住了,就站在那里不动,贺晚心想着他在干什么的时候,突然就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

        他是个天赋极好的人,所以就算半路出家也能轻而易举地直接杀进SUN一队。

        老夏总说他要是再多练练,哪还有别的战队的事,他便笑着说就算他不练也没别的战队的事。

        偶尔几次凌晨不睡去摸训练场也纯粹是因为白天睡了懒觉,晚上再不练他可能会被老夏念叨死。

        那年要去釜山打比赛前的一段时间,他几乎天天睡懒觉,除了约好的训练赛,他一般都是自己一个人晚上单独去练狙。

        有一次练累了,出来趴到栏杆上打算看看照片休息的时候,瞥见黑暗的基地中,一楼训练室里有光。

        他愣了愣,鬼使神差地走了下去。

        训练室是暗的,唯二的两道光,一道是电脑屏幕、一道是屏幕后那人好看的指节处燃烧的烟蒂。

        一看就是担心会被拎回去的训练生,贺晚笑了下,走进去给他开了灯,“队里不缺这点电费,小心眼睛坏了。”

        说完那孩子竟像是被抓包了一样整个人怔住,贺晚看得好笑,走过去扫了眼他电脑屏幕。

        居然用的也是狙。

        他一时就来了兴趣,自觉握过鼠标和键盘帮他狙死两个人之后抱臂站到一边,笑道:“打给我看看。”

        那孩子闻言尚且怔愣,又极快速地反应了过来。之后似乎是怕他闻不了烟味,直接将原本右手夹着的烟换到左手,在离他稍远的地方摁灭了。

        贺晚挑了挑眉没说话,再看向屏幕发现他居然打的挺好。

        虽然没什么章法,但胜在准头精。

        他看了几分钟生出丝熟悉感,脱口问:“上一次跟你们打沙漠图的时候,狙了我一枪的人是你?”

        少年估计以为他在兴师问罪,一下就慌了神,手下也出现个失误,被人淘汰了。

        屏幕黑掉的那一瞬,他推开椅子站起身道:“队长…我不是故意的。”

        贺晚看得好笑,颇为正经地说:“不是故意送人头的?”

        话一说完就看见他明显局促的表情,贺晚便不再逗他,轻声道:“打的挺好,下次有机会一起打一局。”

        那时不过是一时兴起随口说,后来事发突然,他直接退了役,这个一起打一局的约定自然也没有实现。

        突然想起来这件事,贺晚愣了一下,不自觉地想当初的那个青训生是不是就是现在站在楼底的这个人。

        念头出来的一秒钟他就给否定了。

        那么容易害羞和较真的一个小孩子,哪一点像现在这个撩人都不脸红的余神了?

        贺晚摇摇头,也懒得再开窗户,直接坐回椅子里继续直播。

        而等到直播结束,他才总算从粉丝的各种cp粮断、情消恩断的悲惨氛围中解脱出来。

        他该怎么告诉他们,他们现在正在diss的双神cp另一个主角也是他?

        点开微信的时候,瞥到对话框最上面的那一条消息。

        他这个号没几个人知道,骆招招找他也一般都是打电话,所以消息居然还是余究那一条,提的补偿。

        余究:不来看我比赛就和我一起比赛吧,小哥哥,我给你在SUN留了个位置,什么时候来随时跟我说。

        这人没有说网恋,贺晚有些吃惊;对于SUN一队队长这么锲而不舍地想要拉他入队这件事,贺晚表示更惊了。

        余究眼瞎吗?自己直播的那个技术进职业队?

        是嫌赞助商太多了还是嫌奖杯占地方?

        他笑了一下,直接切出去,后来想了想,还是下意识划开了那个熟悉的论坛。

        一进去就被最热的帖子吸引了。

        【贺神昨晚真的帅爆!我他妈弯了。】

        -这是这论坛里第一千九百七十二个说被贺晚掰弯了的男人,兄弟,祝你好运。

        -非回,这里性别女,爱好女,我觉得我要被Lustre掰直了。

        -真的佛了,SUN两任队长一个比一个A,我都可以啊!!!

        -可以个屁,我们自产自销了,都别想了!

        -楼上66?我说SUN全队颜值最低王六六没人有意见吧?

        贺晚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王六六?还真的不丑,白白胖胖挺可爱的。

        他弯了弯唇,打字回复:

        -我觉得他还挺可爱的。

        贺晚以为回复之后还会是这些言论,结果几分钟没刷新,论坛风向早就变了。

        -说真的,现在电竞圈都是颜值即正义了吗?你们看贺晚、余究、陈猎、花眠,就连TREES的贺林,哪个不是长得好看身材又好。

        -打电竞的长那么好看还给不给我们这些死肥宅活路了嘤嘤嘤。

        -说好看我是服贺神的,特别是甩狙的时候,那唯我独尊的表情真的绝了。

        -啊~贺晚甩狙我也可以,我甚至想让他狙击我,awsl。

        贺晚瞥见这一条特别想给他回复一个活着不好吗,结果再往下一看,就连瞳孔都不自觉地震了一下。

        -贺晚好看?他当年打假赛的时候你们也觉得他好看吗?

        作者有话要说:我余神这是错误示范,大家还是要好好读书的!听到了没?(捏拳警告)

        看见评论区好多说好可爱,你们摸着良心回答我,可爱的到底是谁?

        A.鱼鱼B.晚晚C.甜甜D.球球(小提示:有一个选项被球球加粗了哟~你们这么聪明应该找的到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