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24章

第24章

        余究回到基地的时候,三楼教练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他往上走,路过一楼青训营,瞥见一台机器后泛出莹莹的光。

        这个点了,居然还有人在练。

        余究挑了挑眉,记下了那个人样子便上楼。

        老夏见他来了,抬了抬眼皮,视线落在他手上的钥匙,皱眉道:“开车回来的?”

        说好了一起回来,结果开出去两百米这人自己往回跑可还行,现在又从哪骗了一台车回来。真有本事了。

        余究笑,“队长的车,我给开回来了。”

        闻言,夏祖一怔,停下了手里的事,凝眸向他,“你们俩一起的?”

        “没有,他有点累,我开车送他回家。然后他担心我这个点不好回来,把车借我了。”

        余究浅笑着,钥匙环在手指上转了个圈儿,走到办公桌前,脑海里想起的却是贺晚最后赶他走的时候,凶狠不耐的语气后,微红的耳尖。

        啧,完蛋了。

        他的小哥哥怎么能这么可爱。

        真要了命了。

        夏祖瞥见他一脸陶醉样,眉头拧的死紧,骂道:“贺晚那么好一孩子,怎么就被你这东西骗到了。”

        余究笑:“还没骗到,承您吉言,骗到了一定请您喝喜酒!”

        夏祖一阵郁卒,懒得再跟他讨论这个,随手转过来几份资料,“你看看,过两天陪我去挑一下。”

        “干嘛?”

        是二队队员包括青训生的资料,余究挑了下眉,夏祖瞪他:“我只答应你参加这一次比赛,再往后还有三个月的高强度训练,战队经不起意外你该知道。”

        余究愣了一下,旋即笑开,无所谓地翻了几页资料,然后道:“我刚刚看楼下有一个不顾门禁偷偷跑出来练的青训生,你自己选个时间试试吧。”

        夏祖微怔,“不看二队的?”

        “二队的也都傲气的很,拉上来做替补不一定合适。况且反正都是要重新磨合的,不如找一个还没入队的,这样小天也不至于总是担心自己拖后腿。”

        老夏点点头,心想也是,刚打算说话的时候,余究打了个哈欠,笑着补充:“两个一起拖后腿总比一个有趣,也让六六他们体会一下带不动的感觉。”

        夏祖:“……滚!”

        余究从善如流:“好嘞。”

        走到门口,他又转了过来,笑着道:“对了,明天的庆功宴别准备我的份了,我有事先走了。”

        拿下了冠军举行庆功宴一直都是传统,今天晚上那一两个小时的大打打闹闹到底做不得数,夏祖皱了皱眉,“你不去?小天可盼着这个好久了。”

        就连回来的路上还兴奋地说明天一大早就让人各送一头牛羊来,一定要在天台上办烧烤。

        “不去,”余究笑,“吃烧烤肯定要喝酒,喝酒我还怎么开车。”

        老夏本来想说你开个屁车,转眼瞥到他手上钥匙,一句话卡在了喉咙里出不来,半晌烦躁地摆摆手,“滚滚滚。”

        好家伙,喂狗粮喂到他这来了。

        ·

        前一天闹得太晚,第二天不论是SUN还是贺晚,一个个全都睡到了下午才起来。

        贺晚起床之后肚子饿的不行,直接烧了壶水泡泡面,等水开的时候刷了会微博。

        从前翻到后,五六条热搜跟他有关的。

        贺晚觉得脑门子上的筋都突突地跳着疼,点进去看了看,买了票去看比赛的说有生之年,没抢到票的叫苦连天。

        至于他出场的那一个小时以及解说画面,已经被转发上百万次了。

        【卧槽哈哈哈你们看十六分三十秒,贺神说SUN要队长祭天之后余神那个眼神,aaaawsl!】

        贺晚一怔,点进去看回复:

        -姐妹,我早就看到了,怕被人怼才没敢说。

        -好他妈配啊这两个人,老娘粉余究这个大猪蹄子一年多,什么时候见过他这么幽怨委屈可怜兮兮又惹人怜爱的眼神!

        -有一种被很喜欢的大哥哥说了然后很委屈的小朋友嘟着嘴的感觉,啊我不行了,余神人设崩了。

        -不,姐妹,余神人设真的没崩,你看看他赛前采访时说的话,那他妈叫人话吗!?

        -我总感觉有猫腻,前几天TREES官宣的时候,贺神不是发了条微博吗?那天晚上余神开直播说的话你们记得吗?

        -记得,“贺神要是真组战队,我马上付违约金就把自己打包过去了。”我已经在民政局了,你们看看什么时候搬合适?

        贺晚瞥见民政局,心想就是搬过来了难道拜个把子吗?往下再一看:

        -而且余神那一个眼神看过去之后,贺神也闭嘴了你们发现了吗!操了!这两个人都是SUN的,绝对早就搞到一起了,甜的我齁。

        -我甚至怀疑贺神过去看比赛都是因为余究这个大猪蹄子在。突然心疼玩玩。

        他看到这一句,眉头跳了跳,正要再往下翻的时候,水烧开了。

        他放下手机起身泡泡面,一边撕调料包一边想着这都什么事儿。

        他不是反感别人拉他跟余究组cp,只是……

        一边嗑糖一边心疼,两个主角还都是他,这就有点玄乎了。

        贺晚好笑地摇摇头,手机突然响起来。

        骆招招打过来的,他顺手就给接了。

        “嗯?”

        那边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压不住的兴奋,骆招招张口就问:“你昨天把贺林他们教训了?”

        贺晚认真地想了一下,“没有。”

        他最多只不过是在解说的时候疯狂吹了一通SUN,顺带实话实说的比较了一下TREES,“说实话也叫教训的话,那也许是的。”

        骆招招一听就知道他都说了哪些实话,疑惑地问:“那不至于啊,TREES要解散了你知道吗?”

        贺晚一怔,“解散?”

        “是啊,很突然的就要解散了,好在目前只是一个私人小型俱乐部,不然我估计贺林这次光是违约金都得赔死。”

        贺晚想到昨天晚上走之前贺林不可置信地看向周世凯的眼神,凝眉问道:“怎么回事?”

        骆招招道:“听说昨天他们还没出电竞馆就吵起来了,一回去贺林二话不说就请了律师跟几个队员谈解约。这才办起来没三个月啊,你弟……哦不,贺林这速度牛批的。”

        “那周世凯呢?”贺晚问。

        那边顿了一下,“你以前那个队员?可能要被起诉。”

        事态发展的贺晚始料未及,他挑了下眼睛问:“理由?”

        “打假赛。”骆招招道:“不过没传开,估计也就是走个律师函,不至于坐牢。”

        的确是不至于坐牢,贺林也参与了这事,他不可能闹得太大。但是他这雷厉风行的作风,实在是让贺晚惊了一惊。

        他想了一会,问:“是贺正义教的吧?”

        那边顿了顿,贺晚便好笑地揉了揉脖子,继续道:“也是他让你告诉我这事的?为的是撇清贺林和这事的关系?”

        贺正义这人是真的渣,至少对于他和他妈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但是对他小儿子居然出奇的好。

        不仅砸钱给他办俱乐部,又在出了事之后立马将责任推到周世凯身上。周世凯一个无权无势的,哪斗得过他?

        不过这也好,两个人狗咬狗,随他们闹去,只要不闹到自己这边来就没关系。

        骆招招摸不准他的想法,纠结半晌开口,“我真拒绝了,后来想想也算是个好消息,才告诉你的。”

        “行了我知道了,”贺晚打断他,“以后他们的事不用跟我说。”

        说完他也不管骆招招还要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招招是和他一起长大的,从小往他家钻,自然不会觉得贺正义是一个多么十恶不赦的人。

        老妈去世了之后,骆招招总担心他一个人无依无靠的,也尝试过劝他回家,说是父子俩哪有隔夜仇。

        还真的有。

        老妈没死,一切好说;老妈都不在了,他是真的听见贺正义声音就作呕。

        有的时候人真的就是太关心你了才会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想法,想要为你好,提出来一个很寻常的建议,却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不好的。

        到这时候贺晚突然想起来余究昨晚在停车场无所谓地说出的那一句话。

        ——因为不是一个好故事,所以不重要。

        他不禁想,如果刚刚电话那头的人是他,会怎么说?

        大抵会说一句,“TREES解散了,啧,不能多虐他们几次好遗憾啊。”

        贺晚想着想着突然笑了出来,再一转念愣了一下。

        操了!

        他怎么说关自己屁事!?

        微博小段子不能看,cp超话不能逛,他都快中毒了。

        贺晚赶紧放了手机吃完面歇了一会开直播。

        昨天因为去看比赛已经请了一天假,今天不能再鸽了。

        谁知道他一开播,还没进游戏呢,满屏全是礼物特效。

        贺晚愣了愣,确定今天不是自己生日也不是什么直播纪念日,不由问道:“什么情况,你们在干嘛?”

        【5555我好心疼玩玩啊】

        【我宣布,我对余究那个大猪蹄子脱粉了!】

        【鱼丸cp大旗我亲手拆了!让他们双神cp舞去吧!哼!!!】

        贺晚哭笑不得,撑着下巴控诉,“你们自己组的cp自己拆可还行?”

        【拆了!大猪蹄子不值得我为他扛旗!】

        贺晚笑了笑,跟观众说了声别再送礼就准备开游戏,结果一个走神再看弹幕助手的时候,礼物又刷起来了。

        还都是一个人刷的。

        LightT:拆我cp经过我同意了吗?

        贺晚:“……”

        正要说话,手机响了一下,他这才想起来昨晚给余究手机号码了。

        贺晚一惊,立马关了直播麦接电话,一边往弹幕看,这人最后一条弹幕还是在跟粉丝强调cp拆不得。

        “喂,前辈,您车我给开到您家楼下了,您下来拿钥匙还是我送上去?”

        他前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贺晚已经推开椅子站了起来,闻言自觉道:“你上来吧,306,进来喝杯茶。”

        那边传来一道车门关闭的声音,紧接着笑声像是从耳畔响起一样,“不了,我赶着回去看直播。我家小哥哥跟我的cp都快被拆了,我得买管502粘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晚晚:进来喝杯茶吧。

        鱼鱼:(内心:好!!!!!)不了,我还要回去。

        晚晚:???

        鱼鱼:(啊,我这招欲擒故纵用的真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