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23章

第23章

        他说这话的时候甚至还往前近了两步,贺晚下意识地后退半步,挑了挑眉,“哦,那你等着吧。”

        他就不信余究真能等过来谁。

        余究看他几秒,兀地一下笑了出来,“好,我等着。”

        场馆里人渐渐稀少,外间走廊的光开始黯淡,余究凝向眼前青年,唇边始终保持一个酒窝微陷的弧度,“前辈现在走吗?您这一露相,外面蹲你的人可不少。”

        贺晚自然也知道这件事,就连刚刚去停车场也在角落看见了几个眼眶尚且红肿的女孩子。

        但是不走的话,和余究待一间屋子里,他慌。

        总有一种骗了人要被抓包的愧疚感。

        似乎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余究勾勾唇,拿出手机点开微博,然后放到他面前。

        今天是国内预选赛,本来就上了热搜,此时热搜榜前五十扫下来生生有四个都和这件事有关的:

        【贺晚】

        【LightT】

        【SUN夺冠】

        【PUBG国内预选赛】

        二十五支队伍参赛,四个热搜,三个都跟SUN有关。

        贺晚觉得……真他妈太有排面了!

        操了。

        进不得退不得之间,余究转身坐到了沙发上,还用眼神暗示他要不要也过来。

        贺晚想了想,坐到了他另一边,掏出手机调成静音开始发消息。

        玩个球球:临时有事,先走了,恭喜夺冠。

        刚发完就听到余究手机叮了一下,他半抬起眼睛小心地看过去,瞥见青年眉头跳了跳,一双眸子里全是玩味的笑,再低头自己手机上多了条消息。

        余究:小哥哥食言没有点补偿的吗?食言而肥哦。

        贺晚翻了个白眼,打字:我又不胖!

        想了想还是补充一条:你要什么补偿?

        消息一发出去贺晚就后悔了,赶紧挽救:你要是敢说网恋你就去死吧。

        果然,贺晚抬眼看见余究似乎愣了一下,低低的笑了出来,手指放到删除键上面。

        贺晚心里跟哔了狗一样,咬牙问他:“你笑什么?”

        余究抬头,晃了晃手机,笑道:“我等的小哥哥是个鸽子精,放我鸽子了。”

        贺·鸽子精·晚用力捏住手心,面上却笑着,“放你鸽子你这么开心?”

        余究:“放我鸽子我当然不会高兴,”他眼珠转了转,绽开一个笑容,“但是他答应给我一个补偿。”

        贺晚见他这个笑容,心里没由来的一跳,果然下一秒就听见这人说:“原本我只是想说以后他直播的时候,队伍里给我留个位置,结果他自己提出来网恋……”

        休息室里光线很亮,明晃晃地刺眼,余究说着看了过来,眼里有跳动的光,玩味道:“我突然觉得这个提议挺好的。”

        贺晚:“……”

        我坑我自己。

        真哔了狗了。

        ·

        最后是余究提出来跟他一起走,很自然地将队服脱了下来递过去,“你要不穿我的衣服出去?”

        贺晚眼尾一挑,看向那件白色队服后面的六个字母,“你觉得你就不会被堵了?”

        贺晚人气是高,但是他消失的这一年多时间,国内电竞职业圈第一把交椅余究正坐的稳稳的,又因为外形突出,贺晚保证,在场馆外堵他的人只会比自己多而不少。

        可是余究却笑:“没关系,刚刚我跟老夏他们一起出去过了,粉丝追车一段时间就走了。我回来只是想碰碰运气,看他会不会过来找我。”

        他说的温柔深情,哪怕很清楚余究口中的“他”那个身为主播的自己,贺晚还是怔了一下。

        其实就算钥匙在身上,他应该也还是会回来的,会等到夜半三更,场地周围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再走。

        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些红着眼睛的粉丝,就像刚刚不知道怎么面对汪丛明一样。

        他摇摇头笑开,伸手接过衣服,翻了个面反穿,又将自己的帽子扣到他头上,“走吧。”

        贺晚走出几步,发现余究并没有跟上来,疑惑着回过头,看见方才还在跟他开玩笑的青年此时愣愣地站在原地,眼睛被帽檐遮住,垂在身侧的手却虚虚握了一下。

        他唤:“余究?”

        这人这才回过神来,大步朝他走过来,笑道:“走吧,前辈。”

        现在是半夜两点,两人从地下停车场出来的时候,蹲守在旁边的两个女孩子手里拿着应援牌打瞌睡,见电梯开了猛地抬起头看,互相交流了一下又蹲了回去。

        贺晚瞟了一眼,应援牌上写的是SUN。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贺晚瞥见偌大的SUN下面有一行刚加的小字:

        Lustre举世无双!我们等你回来!!!

        每一个感叹号都写的很可爱,胖墩墩地一堆,上面还画了笑脸。

        贺晚突然就走不动路了,压抑了一晚上的情感找不到一个疏泄的口,闷闷地堵在心里嘶吼。良久,他将钥匙递给余究,转身摘了口罩向那两个女孩子走去。

        余究也不拦他,站在原地看那个角落。

        贺晚走的不快,一步一步向那两个女生走过去的时候,余究能清楚地看见她们脸上的震惊。

        像是被冻住了一样,直到青年停在她们面前,她们俩才怔怔地眨眨眼,然后双手捂住嘴巴小心地哭了出来。

        因为是背对着,余究看不见贺晚脸上的表情,却很理所当然地觉得他应该在笑。

        明明最难受的人是他,但是他一定在笑。

        分明是最耀眼最刺目的光,却将所有尖刺留给赛场的敌人,将温柔的内核袒露给身边的亲人、朋友、甚至是粉丝。

        归根到底,他喜欢的那个小哥哥,是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

        他看见贺晚伸出手,将那块应援牌接了过来,似乎说了什么,然后向他这边指了指。

        余究一愣,抬起帽子浅笑,便见到那两个女生无声地叫了一下,又跟贺晚说几句话便赶紧道别离开。

        应援牌还在贺晚手里,他走过来的时候问余究,“这块牌子我带回家行吗?小队长?”

        听见这个称呼,余究怔了怔,压住心底快溢出来的喜悦,强装镇定地道:“是送你的,不需要问我。”

        贺晚一哂,“写的是SUN,我现在不在那里了,问你一句也是应该的。”

        余究脑子里转了很多词,脱口而出却只有三个字:“回来吗?”

        贺晚原本还在看那块牌子,闻言手一顿,抬起头扯出一个笑,却见余究定定地看着他,连撒谎都不忍心,只能故作无谓地回答:“不回去了。”

        半晌,他补充道:“也没有什么必须要回去的理由。”

        现在的SUN很好,有很好的队长、很好的队员、很好的教练和经理,甚至连粉丝,都是一群既温柔又可爱的人。

        这样一个耀眼夺目的太阳,是余究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接手,一步一步将它从黯淡无光推到流光溢彩。

        他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回去,夺走属于他的光芒。

        似乎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余究道:“您不用担心,我是一个俗人,并没有多么迫切的功利心和权欲心,前辈如果回来,SUN的队长还是您。”

        “而且……”他缓慢道:“我很想和前辈您在一个赛场上一起努力。”

        他很浅淡的扔出这一句话,简直就像在跟他说今晚月色很美,星星很好看一样。贺晚却是真的忍不住了,半红了眼眶低下头快步走到自己车旁边,示意他赶紧过来开车。

        今天一天,从早上收到那一张有着明媚笑脸的照片开始,注定就会是很特殊的一天。

        贺晚再坚强再强大,也不可能一下承受住这么多人带给他的感动。

        粉丝说:“贺神,我们等你回来。”

        老汪说:“小晚,你为什么不回来?”

        老贾说:“队长,你终于回来了。”

        而现在,在这半夜两点的停车场,余究跟他说:“我很想跟前辈在一个赛场上努力,您回来吗?”

        ……

        贺晚缓了缓,等余究坐上驾驶位的时候已经看不出什么神色了。

        他低下头,犹豫很久将微信切换成以前的那一个。

        消息很多,手机被卡出来一次他才又点进去。

        最新的一条是刚发的。

        Hunter:小晚,好久不见。今天见到你很开心,有时间见一面吗?

        轻轻呼出一口气,贺晚删除消息摁灭手机,半靠着车窗吹风,然后视线就落到了开车的青年侧脸上。

        鬼使神差地,他问了一句:“你想知道我退役的原因吗?”

        话音刚落,余究握住方向盘的那只手指腹微微发白,只一秒又恢复正常,浅笑着道:“想知道,可是那一定不是什么很好的故事,所以并不重要。”

        他不想惹贺晚回忆起以前的难受事,他只是想让这个人快乐而已。

        能回到赛场上他会快乐的话,余究便会不遗余力地去争取;

        他如果真想做个小主播的话,他也能帮他挡住风雨和议论。

        他是有私心,可是私心不过是贺晚能多看他一眼,最好能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就像今天晚上,经历过所有汗水、荣光、掌声和眼泪之后,他和他一起在一方狭小的车厢里,吹着夜间凉爽的风。

        他很随意、也觉得很自然地这么说,坐在副驾驶的贺晚却整个人都怔住了。

        这是第一次他主动想要说自己为什么退役,却被人告知并不重要。

        他明确的说哪怕他想知道,可那不是一个好故事,所以不重要。

        贺晚愣了愣,开始怀疑这人究竟是不是赖在他直播间当着所有观众问他要不要网恋的人。

        这么温柔的一个人,也能那般张扬吗?

        可是还没待他想好说什么,余究主动开口了,“前辈,其实您和我家小哥哥很像。”

        贺晚眼一眯,“你家小哥哥?”

        余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笃定地说:“迟早会是我家的,你们很像。”

        “同样都是很温柔的人,却总是以为自己很坚强,将事往自己身上揽。明明委屈的要死,却永远都是笑着,妄图用尖刺吓跑别人。”

        依旧是通过耳麦传出来的那一道慵懒低沉的声音,可是就在身边响起的时候贺晚却莫名地感觉到了一阵触动。

        凉风吹到脸上,他耳尖微微地泛起丝红。贺晚刻意不去看他,拽着最后一分倔强问:“隔着根网线你怎么知道他是什么人?说不定是个装萌新的抠脚大汉。”

        余究愣了一下,兀地笑开,偏过头看向他,眼里有明亮的色彩,愉悦道:“可能是因为就算隔了根网线,他也依然很耀眼的发着光吧。”

        贺晚一怔,耳尖红晕愈深,下意识脚往前踢了踢,半哑着嗓子故作凶狠道:“看路,想死我可不陪你!”

        作者有话要说:余神:我家小哥哥?

        贺晚:我刀……算了,不要刀了,你家的就你家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