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19章

第19章

        PUBG火的很快。

        无论是游戏体验还是其观赏性,在同类型的射击游戏中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优势,于是它便像是一阵风,迅速地从蓝洞吹到全球各地。

        替补谢天一开始纯粹是因为喜欢玩游戏、崇拜职业选手,再加上自己老爹就是国内第一强俱乐部的董事,于是他就进来了。

        他只是想做个跟在职业选手身边端茶递水,偶尔再学学技术的小怂富二代,可是胡斌的退队、队长和教练的期待,使他不得不担起责任来。

        这很难,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谢天洗完脸深呼一口气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余究正靠着玻璃护栏低头玩手机。

        他愣了一愣,走过去打招呼:“队长。”

        余究抬头,将手机收起来招呼他跟自己站在一起,“累了?”

        谢天一怔,倒也诚实:“有点。”

        余究低笑,指向楼下那间宽敞明亮的训练室,“这一期青训营招了二十个,这二十个人的梦想你知道是什么吗?”

        谢天傻了眼,潜意识觉得队长不是一个会跟他谈梦想的人,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留下来。”

        “是这样没错。”余究道:“他们从全国各地来到SUN的青训营,不分昼夜的训练,只是为了留下来,或许有一天能加入二队,再或许一队。”

        一队二队加起来也不过八个人,目前尚且都是满员,二十个在排行榜上排名很靠前的人,为了争一个甚至可能永远不会出现的名额,每天都练到凌晨。只希望开镜再快那么一秒,准头再精一分,这样才可能被教练看见自己。

        “你已经留下来了,你比很多人都站在了更高的位置。”余究笑,“我不喜欢说道理,但是谁都清楚,站得更高责任更大,你可以沮丧、发泄,但是不可以退缩。我不是逼你,我只是希望你看清自己选择的路。”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加入一个战队的,谢天才17岁,他当然会彷徨会犹豫,也会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可是他的初心是什么,除了他自己,谁都不能去质疑。

        况且在SUN,17岁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年龄。

        余究看了眼眼前这个不安的少年,说:“你可能不知道,我进SUN的时候也才17岁,当时还在青训营。”

        谢天眸子亮了亮,“我知道的!没有人不知道的,队长…很强。”

        后面一句话他没说出来——是个神话。

        可是余究却笑,“那你知道Lustre17岁的时候,就已经在一队了吗?”他说起这个名字,眉目温柔着暖了春色。

        他打量了谢天一眼,道:“就和你一样。”

        余究从来不曾跟战队成员提起过贺晚,是以谢天猛地听见这个ID被他念出来有一瞬间的恍惚,才犹豫着问:“贺神?”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忙摆手,“不不不,不一样的,贺神他…他……。”

        他了半天他也没说出个后续来。

        有些人很强,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实,可要你真的去给他一个形容词的时候,又会觉得词穷,仿佛什么词都配不上他;而当那个人活在别人的口中,日复一日地被人传说他是个神话的时候,似乎就真的被神话了。

        谢天没见过贺晚,私心里觉得他应该和他们队长差不多,但刚刚余究说话的时候,他又觉得有什么不一样。

        余究提起Lustre的那一瞬间,眼里有灼热的光。

        那是提及自己景仰的人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光彩。

        他有些不知所措,余究却低笑了一声,“是不一样,你太弱了。”

        “跟我当时一样弱。”

        自己当时进一队的时候,还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编外人员,别说在SUN,就是随便拉出来一个战队他都排不上号的。

        他很自然的说了一个事实,谢天却被惊的说不出话来。

        余究……弱?

        这还给别的电竞选手活路吗???过分了啊!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余究勾了勾唇并不多言,而是说:“SUN现在很好,不需要你每天训练二十个小时去挽回颓势,我和战队只需要你答应一件事。”

        谢天茫然,问:“什么?”

        这孩子其实天赋不错,又肯努力,余究当然想拉他一把,但前提是他不能太过自我怀疑和否定。

        余究正色道:“未来可能有很多不可预料,但是现在这个当下,你还有时间,我希望你明确自己来SUN的目的。不论是为了什么,总该找一个目的或梦想继续走下去。”

        基地里灯火明亮,白炽灯发出耀眼的光芒,壁橱里的奖杯上是镀了金的璀璨;谢天正对的一面墙上,挂了很多照片,照片上有哭脸有笑脸,却全都是激动的。

        那是一起奋斗后拿下属于自己的荣耀时的激动振奋。

        小替补嗓子哑了哑,再抬头的时候,大着胆子问了一句:“那队长你的梦想是什么?”

        余究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怔住一瞬,右手很自然地伸进队服口袋里握住一颗糖,笑道:“为了让所有人都臣服于我啊,那感觉挺好的。”

        谢天将信将疑,正要再问的时候,余究看了眼时间,“还有五分钟,缓过来了就去准备吧,迟到了花眠他们可不会等你。”

        花眠打比赛时候的暴躁是谁都知道的,谢天一秒钟也不敢停留,闻言立刻就往训练室跑。跑了一半又转过头来弯腰道谢,队长是看出他心慌特意过来安慰他的,谢天看的出来。

        余究摇摇头,笑着把那颗糖拿出来,剥开包装塞进了嘴里。

        他的梦想?梦想具体化到一个人的时候,他还不愿意堂而皇之地将其放在日光下告诉别人。

        ……

        之后的一个星期,SUN从上到下都进入了封闭训练的状况,终于见到太阳的那天,王六六拖着笨重的身子从基地大门出来,伸手捂住眼睛,夸张地喊道:“哦我的上帝,这是什么!哦太阳!该死的太阳,快要把我的眼睛晒化了!”

        夏祖从他身边走过,一巴掌拍到他头上,“闭嘴!”

        六六抱头鼠窜,上了车之后还在嘀咕,“我明明说的那么好,我们!SUN!去赛场就是要亮瞎别人眼睛的!也不看看全职业圈还有几个比咱们队长更帅的人。咦,余究呢?”

        贾成抱着外设包坐在车里补眠,现在才九点,把他们这群网瘾少年拖起来感受早晨**点的太阳简直就是折磨人,闻言侧了侧身子,靠着玻璃道:“被老汪拉去化妆了。”

        王六六崩了:“……操!”

        “我也要!经理你偏心,余究那老鬼那么好看化个屁啊,我也要化妆!”感受到了社会主义战队毒打的王六六毅然决然地往下跑。

        战队跟拍的摄像小哥抓准时机怼着他那大脸盘子一顿猛拍,结果走到基地门口的时候他发现前面那个笨拙的身影停了下来。

        他举着机器往基地门口拍去。

        现在是四月中旬,上海的天气忽冷忽热,这些天太阳却出奇的好。阳光洒在那幢白色的别墅下,从大门里走出来一个人。

        笔直修长的一双长腿随意的迈着,包裹在一条黑色运动裤里,勾勒的线条更加流畅;往上是一件T恤,干干净净地只在左胸上方印上一个太阳的图案;白色的队服拉链敞开,从袖口往上印满了赞助商的商标,错落凌乱,却出奇的好看。

        镜头再往上,入镜的是一张略带着不耐的脸,像是不适应骤起的阳光,余究双目轻轻眯起,一双剑眉微微蹙着,明明写满了生人勿进,可又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而等到青年加快脚步走到他们身边的时候,浅淡勾勒出一个笑,唇边酒窝就变得极为诱惑。

        跟拍小哥将镜头带到他身后,随风摆动的白色队服上,LightT六个字母在太阳中间张扬跋扈,像极了不可一世的独裁者。

        王六六在原地愣住半晌,等到余究从他身边走过去之后才回过神低骂一句:“靠!走秀去的吗!穿这么好看,绝了。”

        汪丛明颇为自得地大笑开,“还好老子有先见之明,提前半个小时把他拖起来,这次咱们战队就是全电竞馆里最靓的崽!”

        王六六怨念地盯着他,“经理你这么偏心真的好吗?”

        汪丛明扯出一个温柔的笑,“你们穿的明明都是一样的衣服哟~”

        王六六:妈个鸡,这战队没法待了!

        下车的时候,镜头和粉丝将四人围的水泄不通,好在保镖剽悍愣刷出一条血路出来。谢天被挤在人群之中,瞥见疯狂的粉丝和写满了“SUN”的应援牌,突然就觉得浑身血液都热了起来。

        而往前看,他们队长正低着头按手机,一脸冷峻,帅气逼人。

        采访环节结束,SUN一行人进了休息室。

        贾成立马补眠,王六六被挤出一身汗,脱了衣服往自己身上浇水。外面传来敲门声邀请余究去进行单独的赛前采访,他才终于将手机收了回去,似乎是得到了什么好消息,眼里都染上一层浅浅的笑意。

        谢天心有余悸,愣住半晌急忙忙追出门喊住余究。

        余究回头,略显疑惑地看向他,谢天拍了拍尚在剧烈抖动的胸脯,道:“队长,我想好了!”

        工作人员不敢催促余究,他侧头说了一句抱歉而后笑着看向他,“想好什么了?”

        谢天眸子晶亮,坚定地道:“我要站在颁奖台上,为SUN把奖杯拿回基地!我还要等比赛结束去买食材,请全基地的人一起吃烧烤!”

        余究愣了愣,见他煞有其事的模样,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身周有其他战队陆续进场,也有一些战队的队长准备去采录室接受采访,路过的时候跟他打招呼。

        余究半靠着墙,一眼瞥见那几道绿色的队服,上面写着“TREES”。

        于是他眯了眯眼睛勾唇浅笑,“好啊。正好我教教你怎么用枪教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