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18章

第18章

        余究盯着屏幕,四声枪响之后,看见屏幕右上角一条连着一条的蓝色淘汰公告,他呆滞很久才缓缓地勾起唇角。

        这才是贺晚,逢狙必死的贺晚。

        偏偏这人不自觉,将人打死之后随手就把m24扔到了地上,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这枪还是不好用,还你了。”

        余究缓下心神来,走过去捡枪开麦浅笑,“要AWM吗,我去找。”

        “不用,我不玩狙。”贺晚道:“这种局玩狙,太欺负人了。”

        他没明说这种局是什么,但余究觉得,大抵就是拿着猎枪的猎人进了兔子窝吧。

        队伍里一直都只有他们俩的声音,等他们说完话之后才听到一声大喘息,“卧槽!队长牛批啊!这特么是人能做到的吗!”

        二号居然还没退队。

        余究微愣,转眼瞟了下直播间的弹幕。

        寂静,寂静无声。

        刚想回到游戏里,弹幕彻底疯了。

        【???????】

        【6……66666?????】

        【人干事?????】

        【换号了?????】

        甚至有人直接发问:

        【玩玩你刚刚是不是和余神在一起,他帮你打的对吧?】

        【主播换人了对不对,这他妈是玩玩老子直播吃键盘!】

        【菜鸡主播开挂实锤,你们还有要洗地的吗?】

        【呵,开镜就锁头,开枪就死,这不是挂是什么?】

        余究眯了眯眼睛,正在考虑要怎么帮他解释的时候,贺晚出声了,“是技术。”

        余究听见耳麦里一声低笑,“好歹跟你们余神后面练了这么久,算不算得了点真传?”

        把他拖出来挡枪可还行?余究乐了,顺着他说:“嗯,我早说过你技术很好。”

        弹幕这才稍稍安静了些,纷纷控诉主播明明私下里和余神就有联系,还骗他们说只是好!朋!友!天理难容!

        贺晚瞟了两眼,不再多做回答,捏了捏有些冒汗的手心,重新回到游戏里。

        他不想玩狙不是托词,他是真的不想玩狙,手里拿着狙击枪就生理性厌恶的那种不想。

        甚至刚刚,开镜之前贺晚手还微不可查地抖了一下。

        之所以用狙,其实和这局跳了基地他没去送死而是好好指挥是一个原因。

        他不想演。

        余究拿了一颗对待朋友的真心对他,贺晚本能的不愿意去坑他。

        余究是职业选手,这个小号已经暴露了自然会被很多人盯上。

        PUBG是积分制的游戏,多少人冲分往上跑,到了高分段赢三局加的分也不一定抵得上输一局的。

        他不想让余究输。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的时候贺晚并没有多想,等到这一局圆满结束,两个人从决赛圈杀出来,贺晚看见屏幕上跳出来熟悉的八个大字,心突然松了松。

        从退役以来他就一直在演,就算骨子里渴望厮杀时的快感,表现出来的也依旧是漫不经心的玩笑。

        骆招招熟悉他,所以会问他一句要不要去看比赛,甚至以前还拐弯抹角地问过他要不要再组战队。

        贺晚当然是拒绝。

        他喜欢玩绝地,喜欢一枪爆头时的刺激,也喜欢站在领奖台上被众人仰视时的独一无二;但他很清楚,自己不会再去打职业了。

        而这些天余究插科打诨一般地赖在他直播间,在每一次出事的时候主动站出来,在游戏中将自己的后背和装备毫无保留地交给他。

        说不感动全都是屁话。

        这种感觉……就很像身边又有一个队友了。

        总之,不太差。

        贺晚捏捏手心,按下返回键到大厅,之后余究又想让他当指挥位,尝试砸礼物的时候被贺晚拦了下来,没好气地道:“钱多了烧去,别给我砸。”

        手下却依旧自然地点了START。

        这一局玩的很顺利,除了不配合的“队长”,每一个队友操作和意识都在线。贺晚也就干脆不说话,乐得清闲,只等到队友受攻击的时候才会上去援救。

        水平很高,弹幕自然也就看傻了眼。

        【我粉了玩玩72天,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

        【+1】

        【+10086】

        【我觉得特别不真实,有一种老母亲养儿子养大了的感觉】

        【同感,而且这个儿子还跟别的男孩子跑了】

        【可我居然流下了欣慰的泪水】

        【妈个鸡!以后谁再说我们玩玩是菜鸡我跟他急!!!!】

        贺晚瞥见这一句话,愣了一愣,恰好队员满编进了决赛圈,贺晚瞟了眼右上角人数,还剩六个,怎么都能吃到鸡了。

        决赛圈刷在了山顶,贺晚便直接往各个方向扔雷,嘭地几声之后,血红了,人物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弹幕陷入了死一般尴尬的寂静中,队友看到他炸人把自己炸倒了,一下就笑了出来,“兄弟好准头,做爆破工程的?”

        弹幕开始嘲笑,

        【……】

        【散了吧散了吧,就知道玩玩帅不过三秒】

        【不,我还想再挣扎一下!】

        【挣扎个屁啊!你看过几个决赛圈能把自己炸死的!散了散了,太丢脸了】

        贺晚脸皮很厚,直接跟队友扯:“实不相瞒,我家这边前两年修隧道,山都是我炸的。”

        队友愣住一瞬,无情的大笑。

        余究却开麦揶揄道:“那请问能炸山的小哥哥,你能往我这边挪挪吗?”

        贺晚一愣,向他那边看去,余究正在一块掩体之后,半蹲着身不知道在干嘛。

        见他半天不动弹,这人索性一气儿扔了四个烟雾弹就往他这边来了。

        贺晚懵的彻底,猛地反应过来之后低声道:“你疯了?决赛圈不救人不是常识吗!?”

        决赛圈圈小,而且一般到决赛圈的时候很少是全员队伍,没有人会冒着被敌人发现并快速补死的风险去救队友。与之相比,能安全吃鸡可重要的多。

        可是余究这傻子,这时候封烟救人这傻逼事也能做的出来???

        贺晚气结,已经有敌人的枪声响起了,他便不停地往旁边爬,导致余究救了两秒就断救了两秒就断,终于无奈地出声道:“别动,乖一点。”

        贺晚一直都觉得这个人声音是真的好听,所以当这一句话含着不加掩饰的宠溺从耳边响起的时候,他真的怔住了。

        等到烟渐渐散去,右上角队友击杀公告跳出的同时,他听见自己身边这个傻逼小声道:“队长倒了必须要救才是常识,我的傻队长呐。”

        贺晚突然觉得……天气是真的转夏了,不然为什么窗户都开了脸还是这么热……?

        ·

        直到贺晚下播,余究脸上的笑都没有撤下去过。

        听着耳麦里那道干净清朗的男声念着答谢礼物名单,余究恨不得再去给他砸十个月灯。

        但是王六六见他这副模样,有点想把队医老何请上来。因为他趁着两局中间的空档期点进云星529直播间看了一眼,恰好听到小主播在cue他们队长。

        “感谢LightT送的月灯,谢谢大佬……感谢LightT送的满天星,谢谢大佬……感谢LightT送的十个月灯,谢谢……诶不是,余究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说了钱多了烧去,你砸个屁啊。下次再这样,自己死在队伍里给我念完感谢名单再走!”

        凶得很。

        像只炸毛的猫。

        送了礼物还被骂,被骂还在笑,笑了还一边打字。

        LightT:我谢我自己?好啊。

        王六六脸一黑,毅然决然地点了叉,下一秒匿名论坛上就多了个帖子:

        [独家消息:LightT余神是个抖m,千真万确,骗人睡不到偶像!!!]

        -老子信了你的邪!guna!

        -这年头还有人这样造谣的吗?余究多A一个人,你说他抖m?你问过gay吧那些“姐妹”了吗?

        gay吧“姐妹”,据说是一群能为了余究含泪做0的兄弟,愿望单第一条就是:睡余神。终日为了见余究在赛场上飒爽的英姿奔波于各个电竞馆。

        王六六一颤,继续往下划刷新,一条新的回复映入眼帘:

        -六六不想训练?我给你放假啊。

        他心下一惊,抬头看见余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摘了耳机半靠着似笑非笑地看他,唇边勾起的弧度是令万千少男少女着迷的温度,在他看来却像腊月里的大雪、夏天的冰雹,要多瘆人就有多瘆人。

        王六六扯扯唇,哂笑着放下手机,“我没……”

        “嘘——”余究单手食指竖了起来,又点点他身边,示意他别打扰贾成和谢天。

        这两个人训练跟着了魔似的,一个是老将,担心跟不上年轻人的手速;另一个还不够成熟,却因为胡斌突然退队被迫扛起大梁,心里慌的不行。

        余究心下微暖,勾唇笑了笑,拿起手机发了两条消息出去。

        等到谢天和贾成一局打完还要继续的时候,余究拍了拍手,“停下,休息二十分钟,我跟别的俱乐部约了训练赛。”他看了眼时间,“十二点准时开始,去洗把脸。”

        能这样随时说约训练赛就约的,也就余究能做到了。

        这机会过于难得,谢天闻言立马就去洗手间洗脸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王六六看着少年的背影,啧了一声,“孩子都快逼疯了,你好歹松点儿。”

        贾成检查着外设,道:“这人刚进队那段时间,一天就没睡超过四个小时,他哪知道心疼人。”

        余究笑笑并不反驳,转手建自定义房间,在群里给各家队长发过去。

        真不知道心疼人的话,他也不会在那个节点顶了上来。

        ·

        另一边贺晚习惯性地刷了会论坛,看见一个帖子上带了余究大名,很自然地点进去,紧接着就好笑地挑起了眉。

        洗漱回来的时候微信上多了条消息。

        余究:小哥哥不考虑网恋的话,要考虑来看我比赛吗?

        贺晚挑眉,打字:

        是看你还是看为了看你的那些“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