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17章

第17章

        两个队友闻言一愣,当即就有人小声嘀咕一句:“我们还有队长吗?现在玩匹配都这么正式?”

        而另一个立马就兴奋了起来,“队长好!跟着队长走有鸡吃!帅的啊,这种打法是不是职业选手的打法了!四舍五入我也是能打职业的了对不对!?”

        【哈哈哈这兄弟有意思】

        【这个四舍五入也就跟我看到余神和玩玩同框就四舍五入到洞房差不多吧】

        【前面的姐妹,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他们真的当众给我们撒狗粮了呢】

        【补充:虽然现在也差不多狗头.jpg】

        耳麦里叽叽喳喳,弹幕上吵吵闹闹,贺晚深吸一口气,明明手抖标错了点,还是秉着早死早超生的念头头铁跳了军事基地。

        结果一下去就后悔了。

        一直特别激动的二号兄弟听了余究的鬼话,一下地嘴就没停过,一直在问:“队长,我们怎么打啊?”

        “是正面突击还是背面围攻?”

        “我捡什么枪,要喷子近战吗?”

        “……”

        贺晚忍无可忍,低声斥了一句,“安静!”

        余究自从跳伞落地之后就开始搜物资,不管队友怎么问反正他是一句话都不说,贺晚被二号闹腾的时候甚至还能听见耳麦里那道辨识度特别高的低笑声。

        他深吸一口气,觉得余究就是过来整他的。

        好好的一个职业选手,跑他直播间来要他指挥个屁啊指挥。

        只不过……

        好久没有认认真真地按赛事规矩打一场,他还真的有点手痒。而且这场必须得赢,还有点别的原因。

        贺晚揉了把头发,再看向屏幕的时候眼神微变,放大地图标了个点,“先搜物资,搜完之后去绿标集合。”

        基地不是一个适合久待的地方,从跳伞到缩圈,总会有人源源不断地过来。队伍如果在这里打持久战一定会有消耗,一个不小心可能就被后来的队伍吞了。

        贺晚以前在SUN那段时间,除非solo的人头赛,他一般不会直接跳基地,风险太大。

        是以这次四个人花了几分钟搜好物资到绿标集合的时候,一号二号身上都挂了彩,就连他自己也是掉了半管血。

        余究见状二话不说丢了个药包,道:“我来开车,你先打药。”

        贺晚也不迟疑,很自然的下车捡了药换位,等快到安全区的时候,他道:“报数。”

        两个队员一阵怔愣,“啊?报什么?”一二三四么?

        贺晚暗道不好,可能是因为余究意识太好他太习惯了,所以才会这么随口一说,刚想解释的时候,余究开麦了,“二二三。”

        【两个药包两瓶止痛药两瓶饮料的意思吗?】

        【好像是,我之前看职业赛里面SUN都是这么报数的。】

        【感觉余神和玩玩默契很好诶,而且这一局玩玩莫名控得住场,有吃鸡的希望。】

        队友这时候也懂了意思,各自打开人物栏看了眼,道:“一二三。”

        “三四三。”

        贺晚点头,“我这边二二四,一会装备平分,一号二号多拿两瓶药,没问题吧?”

        两个队友被照顾自然没问题,余究便也浅笑,“没事,都听你的。”

        他这话说的要多暧昧多暧昧,贺晚偶尔眼睛一瞟就能看见满弹幕的cp粉,发的小段子简直就没眼看。他敢肯定,如果余究现在在他面前,他一定能直接给他一键盘砸过去。

        但是现在这种状态下,他除了觉得脸有点热也没别的想法。可能是天气转夏了。

        贺晚探身开窗才略微好了点,回到游戏中四处看了一下,迅速占领房区,分配好配件和药品之后给队友各自分了一个方位观察。

        “是…只能打那边的人吗?”一号弱弱地问。

        “你傻呐!队长意思是观察那些方位有没有人,要是你看到别的地方来人了当然也可以说啊!”二号回他,一号便赶紧小声道:“知、知道了。”

        然而事实情况是他明显不知道。

        观察方位的最大一个目的就是发现敌人了要通报才好集中火力,可是话刚说完没两秒钟,贺晚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枪声。

        还是远战力相当差的ump9。

        一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在房顶看到了人,没先跟队友说,自己开枪了。结果没两秒被对面四个人几声狙狙死了。

        贺晚皱着眉头,碍于直播没有说话。队伍里因为他这一死,四个人位置全部暴露,二号兄弟咂舌无语凝噎,半晌才躲进屋子里喃喃,“这是个小白啊。”

        “对…对不起!”一号死了之后并没有退队,一听见自己被提起立马道歉,贺晚也不好责怪他,只能耐心道:“没关系。”

        声音不轻不重,一边安抚队友另一边架枪。

        余究坐在机子前,半眯着眼看向绿色标队友所在方位,直觉贺晚有一些不高兴。在团队比赛里最忌讳的就是私自行动,一号这样的放在战队里,他能让他现在立刻就去写两千字检讨。

        但是队长为什么不高兴呢?

        余究只反应了一瞬就明白过来,这是贺晚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担指挥位啊,碰见个不听安排的,的确是闹心。

        而且在SUN打比赛的时候,一队二队、哪怕是青训生都只要说一句就立刻懂意思。贺晚虽然不打职业了,可也早就习惯了那种快速高效的指挥方式,甫一碰到个新手小白,整体节奏都被拖慢了。

        但是也不至于这么不高兴啊。

        他还有些不太明白,可接下来贺晚就打的很猛,用步枪一枪一枪点着对面山顶,每一枪都能冒出绿血。

        对面那一队离得不近,手里又是满配98k,在一号死亡,二号位置暴露的情况下,轻易就又狙死了二号,才转过来跟贺晚刚枪。

        余究暗道一声“哦豁,小哥哥又该不高兴了”,刚拿起m24准备教对面做人的时候,贺晚开麦了。

        他声音一贯都是清朗的,直播麦音修的很过,但还是清爽干净的少年音,这时候却染上一层薄霜和不耐烦,他问:“余神手里是不是有一把m24?借我耍耍。”

        余究立时就愣了,弹幕怔愣一瞬开始疯狂刷屏。

        【玩玩你醒醒!】

        【麻麻求求你要点命和脸!乖,我们回家!】

        【我的天哪我听到了什么!这世上还有人敢从余神手里要狙的吗!】

        【主播生前是个体面人,上香。】

        不怪他们反应这么激烈,看PUBG职业联赛的人都知道,圈内有三狠:一是huahuaya的霰弹枪,二是Hunter的ak,三是LightT的狙击。

        有一个词叫百步穿杨,放在余究身上一点也不为过,一手狙甩的出神入化。没有人敢在他面前玩狙,更没有人敢从他手里抢狙。

        所以当贺晚说出这句话之后,全直播间的粉丝都在为他们的主播捏把汗,远在SUN基地三楼的余究却瞳孔皱缩,连手腕都不自觉颤抖了起来。

        他放掉鼠标双手交握了一下,克制住有些颤抖的嗓音,问:“你刚刚说什么?”

        【完了完了,玩玩你快认错吧】

        【余神应该不会生气的吧,没事没事,鱼丸不会有事的。】

        【哇的一声,我好慌,我先退了,出事了你们也别跟我说!】

        绝地里的枪就像女朋友,轻易不会让的,要不然也不会发生杀队友抢装备的傻逼事。贺晚也知道,但是他难得一次有些想坚持,开麦道:“我想用一下你的……”

        话还没说完,楼下脚步声就传过来了,余究想也没想就将手上那把枪扔到地上,附带又放了三十发子弹,

        “给你给你……八倍在上面,子弹够吗,不够我这还有。”

        声音急促地哪还有一点之前在直播间调戏他的样子。

        贺晚愣了一下,勾唇道:“瞧不起谁呢,打四个人我还要三十发子弹?”

        他侧手换枪,一瞥眼看见余究已经站在了墙后,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拿,就将脸对着他这边死命地瞧,活像是怕他把自己枪弄坏了一样,不由地嗤道:“你紧张什么,不就用你一把枪,还能用坏了不成。”

        说着便走到窗边架起了枪。

        余究真不是刻意不拿武器的,他只是……有点动不了。

        他很紧张。认出贺晚是一个很巧合的意外,他找他找了很久,每到基地放假他便去各个地方碰运气,到后来名气渐渐大了不敢随便出门便开始想着贺晚会不会继续玩PUBG。

        榜单上没有他就去高端局碰运气,高端局没有他就去鱼塘局搂一眼。

        结果真的搂到了。

        贺晚那时候直播为了效果,在广场里开全部麦说了一句话,余究听见就愣了神。

        那声音不是他,可是说话的方式和语气,每一点都是贺晚。

        他绕了半个地图找到在广场上看见的女性人物,在他打死人的时候记下了ID,队友随口提了一句这个ID有点熟悉,好像是某个主播,余究便去了529直播间。

        他潜水了很久,不断肯定又不断否定主播的身份,直到那天终于忍不了上线跟他玩了一晚上。

        是他,他从来没跟贺晚一起打过四排赛,但是一上场他就知道,这个人是他。

        余究不知道贺晚为什么不用狙了,从第一局他就想将m24留给他,可他从来不用,黑粉抹黑说他不会用狙,直播间的观众对此也习以为常。

        只有他知道,贺晚一拿上狙,那就是神——旁人不可企及的神。

        ……

        他视线渐渐模糊又聚焦,余究狠命地闭了闭眼再睁开,紧盯着屏幕上的人。

        防具是最普通的二级头甲,很自然地站在窗边,手上一杆紫皮m24璀璨夺目,那人开镜再瞄准。

        余究突然觉得,那杆枪对准的——仿佛是自己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