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9章

第9章

        余究这个人,从小就不是什么正经孩子。早早的辍了学、早早的自讨生计,从阴暗潮湿的角落里站到最光明的顶点,谁也不知道他究竟付出了多少。

        余究打职业以来,除非面对敌队选手的时候,早就将刻在骨子里的痞气和匪气全都收敛了起来,是以冷不丁在训练室这样下一次胡斌的面子,在场三个人全都噤了声。

        他走回自己的位子上,抽了张湿纸巾擦了擦手,扫视一圈,沉了声,“退出来,打训练赛。”

        贾成和王六六心里一突,各自对视一眼,暗道不好。

        他这是直接下了面子不够,还非要去赛场上让胡斌认识到自己有多垃圾?

        胡斌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但也不敢忤逆队长的命令,四个人一起匹配了一局。

        SUN一队这四个人很少一起打匹配了,是以这一进场,很多盯着他们训练时长的人就留了心思,花眠甚至将消息发到了余究手机上。

        花眠:难得啊我的余神,你们SUN也有一起训练的时候?不追你那小主播了?

        余究扫了一眼,看见“小主播”三个字的时候不自觉就将刚刚染上的戾气散掉几分,随手回复到:嘴巴放干净点,叫哥。

        花眠一噎,那天晚上已经当着所有观众的面喊了那个小主播一声哥,现在再要他喊不如杀了他。

        花眠:我不。

        花眠:你跟那个小主播是不是有一腿啊,没事好好的去别人直播间带节奏干嘛?

        余究弯了弯眼,看来今天晚上他去贺晚直播间问的那句“小哥哥网恋吗”已经传开了,他一边按F跳伞一边打字:没带节奏,也没一腿,我想追他。

        这句话发过去之后花眠似乎被吓到了,很久都没有回音。余究也乐得清净,倒扣起手机就开始打训练赛。

        贾成他们一开始以为余究是想教训教训胡斌,但进了游戏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队长还是那个熟悉的队长,甚至在嘲讽buff冷却的时候还会教他们该怎么做。

        比以前每一次都要温柔耐心。

        可是胡斌却不这么觉得,一局终了,见余究没有要继续打的意思,起身道:“我出去抽根烟。”

        训练室里不能抽烟,这是夏祖上个星期才定下的规矩,所以谢天绕了好几条街终于将前辈们要的东西买回来之后,看见三楼的阳台在一片黑暗中有微弱的烟火,看起来非常孤寂落寞。

        他闭了闭眼,告诉自己不要管闲事,结果走到玻璃门边的白墙的时候,突然就走不动了。

        胡斌在打电话。

        “嗯……烦的一批,真当自己多了不起了,不就是一网吧里出来的垃圾,狂什么狂,还教老子打……什么就他很强了!大逃杀玩的又不是他妈的单人赛,我要是不在我看他SUN还组不组的下去!”

        胡斌说着将烟按到栏杆上掐灭,谢天慌了慌,连忙快步走回训练室里,将其他人要的东西全都分过去。

        前辈刚刚……什么意思?

        胡斌要是不在,SUN还组不组的下去?

        他想了想,好像…是有点难。

        谢天给自己的念头吓了一大跳,赶紧摇摇头晃散自己这些想法。不会的,SUN这么多年了,前辈们感情很好,不可能突然就说要走的。

        前辈们感情很好…那为什么胡斌要说这样的话?

        谢天懵了一下,想到刚刚余究他们明显是在支自己出去,不由地就愣了,抬起头很茫然地看了一圈。六六接收到他扫过来的视线,笑道:“小甜甜在看什么呢?”

        这孩子心很细,给余究和贾成买了夜宵又担心他和胡斌饿着,便按着他们的喜好各买了一份带回来,就是胡斌不知道会不会吃罢了。

        六六话落口,余究靠在椅子里看过来一眼,谢天嗫嚅了两下,“我,我没看什么。”

        说完便闷着头把自己扔进了训练场。

        不会的,SUN是业界神话,前辈们关系很好,刚刚胡前辈就只是说了一句气话,他以后听话点不惹几个前辈闹矛盾就好了。

        嗯,不会有事的。

        马上就预选赛了,内部一定不能出现问题。

        都怪他不好,不好好练还害得队长帮自己出头,跟前辈起了矛盾。

        谢天眼眶红了。

        ……

        余究正玩着手机,瞥见小替补突然就跟打了激素一样怼着键盘鼠标一通按,眼睛都跟杀红了,甚至有泪水在眼里打转,愣了愣。

        不对啊,杀红了眼眼睛都干了哪来的泪水?

        他眯了眯眸子,清清嗓子刚准备开口,手机响了一下。

        被他一句话吓得消失了很久的花眠终于回消息了:或许,你知道晚哥回来了吗?

        ……

        花眠只当他是在开玩笑,余究暗恋贺晚这件事他是不小心撞破的,从此就再也不觉得余究会喜欢上别人。

        去年国际赛的赛事是在柏林办的,那个时候余究才打响了一点名头,SUN从低迷往上走,拿下了最后一个入围的名额。圈里所有人都在说SUN这次拿不到金锅了。

        可是他拿到了。

        他坐在赛场上的样子,带着耳麦眼神犀利的模样跟贺晚一点也不一样。

        贺晚是那种就算打决赛圈都能笑着跟你讨论晚上吃什么的性子,他有着天生王者的自信和淡然。而余究,他能看出来,他将那场比赛看得很重,全身的神经都绷在了一起。

        那是不成功便成仁的决绝。

        比赛结束后,SUN如愿拿下了四排的金锅,余究也得到了SOLO赛的金奖,狠狠地给了所有看他们笑话的人一巴掌。

        当天晚上,几个中国队的选手在一起聚餐。到这种时候,其实不管是谁拿下的冠军他们都是开心的,在别人的主场上,他们拿下了冠军,让国旗和国歌嚣张地霸占所有人的眼睛和耳朵,这难道不该自豪吗?

        说到底,他们这群来自东方的少年,有着藏在骨子里的骄傲血性。

        一群职业选手玩着闹着,很自然地就喝醉了。余究年纪小、风头大,自然被灌的死死的,席间他出去上了趟厕所,花眠见他那副路都走不稳的样子担心他掉进去,等了几分钟没看到人回来便也跟了上去。

        还没进洗手间就听到一道低低的抽泣声。

        他慌了一慌,走近看了一眼。

        那个在赛场上恣意张扬,身披国旗眉目冷峻地站在颁奖台上俯视众人的少年,此时竟像一只无助的小狗,蹲在地上,抱着水管哭,哭的撕心裂肺,红了脖子哑了声音。

        花眠以为他是激动坏了,喊了一声,“余究?”

        少年茫然地抬起头,看着他辨认了半晌,眼中光圈聚焦又涣散,最后花眠听到他哑着声音试探着喊道:“队长?”

        花眠一直被人喊花队长或者队长,听见他这么喊,一下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应了一声。结果余究一下就不哭了,抹了把眼泪想去抓他,伸到一半似乎又怕自己手脏了他衣服,小跑着到水池搓了搓手然后用队服擦了干净才伸手抓住他衣角。

        花眠一下懵了,想说些什么余究却只带着他跑,从酒店宴席厅跑到了客房。

        眼见着余究要把他往自己房里带的时候,花眠赶忙制住他,“你要做什么?”

        可余究眼里亮亮的,明明带着哭肿的红,眼中光芒却旺盛,花眠噤了声。

        进到房间里以后,他被余究按着坐在了床上,正茫然间,他见到SUN那个张扬的不可一世的新晋队长出去又进来,一手捧着个奖杯放到他面前,蹲下身像宠物看主人一样,哑着声音说:“队长,我给你把金奖拿回来了,你…你回来好不好?”

        地上摆着的,是国际赛四排和单排的奖杯,金光璀璨。

        那是圈子里所有人梦寐以求的荣耀,是竭尽一生想要去触摸到的光芒和星河,可是拿到这个荣耀的人却将它们放在地上,说“我给你把它们拿回来了”。

        只为了问一句:“你回来好不好?”

        花眠不知道怎么的,当场眼眶就湿了。

        他知道他问的那个人是谁。

        他也想问他一句回来好不好,可他连找人都找不到。贺晚最出色的那三年里,他好歹还见证了一年多,一起为国出征了一年多,可是余究,明明一直都查无此人。

        他甚至怀疑,贺晚如果不退役,电竞圈里是不是连LightT这个名字都不会有。

        LightT,lighttracker,追光者。

        Lustre,光芒,荣耀。

        ……

        眼睛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心闷闷地疼,花眠再也忍不住,放任自己哭了出来。

        余究见他这样子立马就慌了神,找出纸巾来想帮他擦眼泪,可是伸到一半又像在洗手间里的时候那样缩了回去,小心翼翼地将纸放在他手间,喃喃道:“我不问了,队长你别哭,不回来,我们不回来……不想回来就不回来。”

        说着又像是怪奖杯惹他哭了,孩子一般赌气地将两座奖杯踢倒,又嫌不够,全给它们扔到了客厅。再回来的时候脸上无措的表情几乎都快溢出来,怯怯地站在光照不到的地方小心地看着他。

        花眠想起余究在洗手间的时候,最后是抓住他的衣角走过来的。像是所有害怕走丢的小孩抓住大人的衣角一样,茫然、无助,又卑微。

        那是暗恋到了骨子里的卑微,连触碰都不敢。

        这样一个人,现在跟他说他想要追一个主播?

        花眠看见消息的时候整个人是懵的,等反应过来胸腔里却又升起了一股无名火,像是在气连余究都要忘了那个人,强迫自己出去抽了根烟才镇定下来。

        想了想,他冷着眸子将晚上听到战队经理说的话发给他:或许,你知道晚哥回来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花眠:或许,你知道晚哥回来了吗?(生气)

        余究:我知道啊,我要追的就是他。(开心)

        花气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