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脱掉马甲后我成神了[电竞]在线阅读 - 第3章

第3章

        贺晚做了一晚上的梦。

        梦里有一个少年操纵着游戏里的人物骑着摩托上山,枪声停下来的那一瞬,火光四起。掌声和荣耀中,有一个人温柔地跟他说:“打的不错。”

        再一转眼声音变成了另一道,低低沉沉、慵懒随意,“活下去。”

        最后被吵醒却是一段刺耳的手机铃声,他扯过被子蒙住头,铃声停了又响起来。他没办法,最终还是接了,“喂?”

        “你在哪?你就待那别动,刀枪剑戟斧钺棍棒,你选个死法。”

        基友骆招招的声音,他一下就被逗笑了,坐起身揉了揉蓬松的头发,“出什么事了?”

        骆招招吼:“你还好意思问我出什么事了?你昨晚直播的时候都干了什么!?”

        直播?贺晚记忆回溯,脸微微僵了一僵,底气不太足的说:“我就抽了个水友打了几局游戏,没犯法吧?”

        “我去你二大爷的!”骆招招骂道:“你知道你抽了个谁吗?”

        “谁?”

        “LightT!SUN的LightT,余神,你等着被鞭尸吧!”

        ·

        SUN,圈内名门俱乐部,为国多次出战,捧回奖杯无数。历来一队队长都是明星人物,而这一代PUBG分部的队长是余究,ID:LightT。

        贺晚昨晚玩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当时也只是以为01是LightT的粉丝。

        没想到碰上真货了。

        他打开微博,截止昨天不过才六万的粉丝量已经直逼十万了,还有不停上涨的趋势。私信炸了一样,他随便点开几个:

        【请问你昨天是真的和余神打游戏了吗?】

        【请你删掉那些视频,不要蹭余神的热度谢谢。】

        【哪里来的野鸡,要点b脸好吗?我们余神也是你能强行拉郎配的吗!】

        视频?拉郎配??

        贺晚一阵头疼,叫了个外卖开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般来说,录屏组发视频之前会跟他说一声,而剪辑视频的事都是由他来做。有的时候粉丝会按捺不住自己动手,剪一些娱乐性或者路人cp感很强的视频,毕竟他平时直播也剪不了技术流。

        可是这次热门的那条视频上标题起的斗大:

        瞎鸡儿玩玩教你18杀七连鸡!!

        贺晚:“……”

        贺晚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装的太过了,七局杀了十八个人也值得粉丝这么奔走相告。

        点进下面评论一看,第一条就是:我看到了什么?LightT???

        【高仿吧,余神哪有那时间跟主播玩游戏。】

        【不像高仿啊,技术很六,而且声音很像啊。】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是余神小号啊?】

        再往下反而是时间很早的一条评论:啊啊啊啊01大佬好宠啊!我把民政局搬过来了,请你们原地结婚。

        贺晚脑门一黑,都不用看就知道下面是什么回复,点进去:

        【guna!看到两个人站一起你们就yy,脸全都塞回娘胎去了吗!】

        【卧槽你们消停点!我余神在专心准备比赛,你们别特么哔哔哔个没完行吗?】

        【菜鸡主播没技术只能靠卖腐出道了是吧?抱走余神,我们不约。】

        ……

        多么似曾相识的一幕啊。

        操了。

        贺晚关掉微博,私戳了房管的企鹅:帮个忙,把视频删掉,这次的录屏也别往外发了。

        房管小姐姐正在微博舌战群儒,看到他消息,切出去回:你不用管了,一点实锤都没有就过来碰瓷,我不撕碎他们我名字倒过来写。

        贺晚:……

        贺晚:是真的,你们不删视频的话我可能会被扒皮撕碎。这次是我们的锅,没征得对方同意就发视频了,先给删了吧,趁还没发酵的太厉害。

        骆招招赶到公寓的时候,贺晚正抱着桶泡面追剧,见他来了,指一下厨房,“今天外卖点错了,放了番茄,你要不帮我做顿饭?”

        骆招招青筋差点跳出来:“我做了你信不信!”转眼见到他没事又松下一口气,去厨房给自己泡了碗方便面,抱着出来跟他坐到一起,“你真的吓死我了。”

        骆招招和他是铁磁儿,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在一起玩儿,后来他爸问他想做什么,骆招招说我要跟着贺晚混,于是找他爸拿了创业基金和贺晚合资办了云星。

        贺晚笑了一下,伸筷子夹了他碗里火腿塞进嘴巴,含糊不清地说:“有什么好吓死的,又出不了事。”

        骆招招皱了皱眉,“你忘了你当初,我现在看到这些消息就……”

        “行了行了,小爷我现在活得好得很,还涨粉了。”贺晚打断他,用叉子指了指平板,“我靠!这家人挺逗的啊,这样还能和好?”

        骆招招扫了一眼,又是一些家长里短的电视剧,没心情陪他一起煲剧,纠结半晌还是开口:“贺晚,要不然咱不直播了吧,回家你爸还能不给你钱吗?要做什么不行?”

        贺晚像看傻子一样看他,“爷我是缺钱的人吗?”

        房子是前年买的,靠着黄浦江,复式二层,精装修。

        骆招招想了想,还真不是。

        “行了,出不了什么事,SUN那边就是再厉害也不会找到我头上的,而且是LightT他自己撞上来的,跟我真没关系。”贺晚解释,“视频我也让人全部删掉了,最近有联赛,他一个一队队长没空再来找我麻烦的,你放心吧。”

        贺晚心特别大,安慰完骆招招当晚七点还是准时开了直播。

        一进直播间就发现已经很多人在蹲了。

        【是这里吗?昨晚七连鸡的?】

        【是是是,是这里,欢迎新来的小伙伴!】

        【可算找到了!就你们捆绑余神炒cp的吧!要不要点脸!】

        真的操了。

        贺晚给房管发消息说今晚一切带节奏的直接禁言,然后让他们别回复所有有关这件事的弹幕。互联网是有记忆,但是几天十几天不管,该忘的也全忘了。

        昨晚七连鸡是意外,今天他按着平时正常水准打,连续三场,一场落地成盒、一场鸡屁股,最后一场落地G港。

        【主播真的飘了。提前默哀/蜡烛】

        【什么菜鸡啊,昨晚余神带你都没活着出来,今天单排还敢往这跳。】

        贺晚瞥到这个,突然觉得烦躁,心下冷笑了一声,说:“接下来给大家表演G港刚枪,我活着出来给我刷满天星行不行?不要多,一个就行了。”

        满天星是云星平台的礼物,一个满天星折合人民币一百块,主播和平台五五分,会在全平台发出公告来直播间抽免费礼物,是土豪玩家拉人气的一个好办法。

        他这么说纯粹是为了激一下那些黑子,谁知道几个一直护着他的粉丝当即刷起了小星星。

        一个小星星折合人民币一元,贺晚看到那几个微弱的光亮心里一暖,笑着说:“好了好了别刷了,我快看不到人了,乖啊。”

        G港地形复杂,昨天四排加起来都有四个队二十一个人跳在了这,单排有人苟有人刚,但是G港作为热门刚枪点还是落了十多个人。

        贺晚落地捡了把S686,再往前两步又抓起来一个大盘鸡:DP-28。一把轻机枪,因为它的弹盘又圆又大,一眼望去锃亮锃亮的,所以被玩家戏称为大盘鸡。

        杀伤力强,子弹多,除了装弹慢之外,缺点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是落地起手的一把好枪。

        贺晚跳伞很快,捡枪装弹一气呵成之后,抬头看还有一个降落伞在飘。他勾了勾唇,对准扫射。

        [xjerw使用DP-28淘汰了paohui1]

        “开张了。”他笑,张扬放肆的不像话。

        弹幕一堆刷666的,黑子也没停止喷,贺晚全当没看见,绕到蓝色集装箱后面,箱顶有脚步声。

        他半蹲下,顶上那个似乎在躲对面扫过来的枪,慌不择路往下一跳,正好出现在射击范围内。贺晚没有一丝犹豫,换了枪一枪过去,2淘汰。

        【hhh传说中的喷子面前,众生平等吗?】

        “近距离霰弹枪毕竟无敌。”贺晚笑笑,跑到盒子身边舔包。对方挺肥的,手里一把AKM,一把SCAR-L,贺晚换了枪扒下他身上的二级甲套上,转身朝着粮仓方向跑。

        他刚刚扫了一眼,粮仓正对着集装箱,落了四个人,被人打死一个,现在还剩三个,正在和集装箱上面的人斡旋。

        配件不齐,倍镜也只有一个刚刚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三倍。他装到了SCAR-L上,躲在墩子后面,侧头开镜,粮仓前一个黑色二级头正好露了个脑袋。

        贺晚几枪打过去,冒了绿血,但是没死。那人往后躲,再出来的时候,贺晚的位置已经被人发现了,身前身后都有人,他索性就蹲着身子从后绕到了另一边,和过来偷袭他的人撞了个满怀。

        “我靠!这是要吓死人啊!”

        贺晚连镜都没开,直接一阵腰射,敌方倒地,自己身上也丢了半管血。

        弹幕这时候已经开始兴奋了。

        【啊啊啊啊三个了!玩玩今晚牛批!】

        【你快出来!我的满天星已经饥渴难耐了!】

        贺晚当时只是随口一说,没真想着让粉丝给他刷礼物,毕竟黑子只长一张嘴,喷就完事,跟他们计较到最后伤的还是自家人。

        右侧有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贺晚估摸了一下,大概隔了有两个集装箱,还是蹲着走的。

        他想了想,当做没听见,药都没打,转身回到墩子后开始和粮仓那个人对枪。

        嘭嘭几声扫过,屏幕黑了。

        [下次一定会吃鸡!]

        射击游戏毕竟能够解压,贺晚玩过几局,虽然最后还是死状凄惨,但已经整个人都出了一口气,看到弹幕里带节奏的也能自动过滤,故作遗憾地说:“可惜了,刚刚要是打了药也许还能苟一苟。”

        【没事没事,已经很棒啦!给你小星星。】

        【哈哈哈你落地就死我都不意外,下一把四排吧,想看队友了。】

        【在G港还敢半血就跑,真的是菜鸡,走了。】

        贺晚抓到后面两个字,心里一阵舒畅,刚想笑着说一声“大爷再来玩啊”,屏幕突然暗了暗。

        周围光源全部黯淡了下去,一点一点灯火却自远方亮起,逐渐靠近;屏幕中心的位置,从下自上升起一轮弯月,弯月中间有一个立体的卡通人物形象。

        那是他的头像。

        月灯,全站最贵的礼物,一个月灯抵一千人民币。送出去的一瞬间会有全站公告抽奖,可以进直播间抽出一定的收费礼物和百分百的免费礼物。

        贺晚看了眼弹幕,一阵惊叹大佬有钱的白色弹幕中出现了个紫的。

        LightT:出来了他们送你满天星,出不来我去接你。

        贺晚:“……”这事过不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余究:晚晚,我来接你啦!

        贺晚:滚!老子不认识你,莫挨老子!